龙皇仙尊归来  


 

 上古纪事,神州大陆原为一体,幅员广袤,尊修尚武精神,玄门一座座,百家争鸣。后出一绝世奇才,号曰苍擎,此人清玄通神,以凝灵之法创炼丹之术,穷毕生之力炼成神剑一柄,名日霸天,以神州大陆为校场试之神威。此人手拿神剑,又配以天尊彻地之能,竟画地为线,将大金洲大陆以南边陲,金洲河下游至入海口沿岸坐落着一个国家,名为大黄国,严州府位于大黄国的最南端,内辖包括凌波城在内的八座城池,这当中以凌波城风光最为秀丽,物产最为丰富。而凌波城外的凌波山,天灵毓秀,更是整座城市的制高点,也是大黄国南端一个显眼的地标,最适合修道之人采天地之灵气以炼体凝灵,故而凌波城的修道学院凌波监,也是设在此处,我们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砰!”两滴灵液在接触的瞬间,龙渊的丹田内便传出一声清响,旋即一股强烈到龙渊无法承受的风暴在两者之间形成,硬生生将龙渊催动紫阳诀形成的包围圈彻底摧毁,一股鼓胀的痛感从丹田传来,旋即龙渊便是绝望地看到,他花费了大半夜的时间在丹田内强行凝聚到一起的九滴灵液,又回复到了原本的模样,只是那灵液的表面比原先光亮了一些,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异处,这一夜的努力彻底白费了。

  “紫阳诀,给我凝!”龙渊收回平摊的双手,快速而有节奏地在身前交错而过,左手附于丹田之上,右手在身前划出一个玄奥的印符,催动全身之力,运起功法,灌注于丹田之中。

  龙渊心神内视,熟练地运用导气之法将气旋内的灵气导入体内丹田,此时的丹田内正漂浮着九滴翠绿色的灵液,随着灵气的导入,这九滴灵液不停地吸纳,其表面的光泽也是越发明亮起来,见此情状,龙渊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欣喜。

  可是,家到底是什么呢,他也不知道。龙渊从小便是在凌波山长大的,可以说,这里就是他的家,至于自己的来历,除了知道自己今年十四岁外,其余的他也知之不详。

  “好了,”手持折扇的男子挥了挥手打断两人的对话,略有些感触般地看了看这没落的林轩阁,然后转向一旁面色沉静的龙渊,或许是因为两人同出一门的缘故,他的眼中并无一丝轻怠,“龙师弟,这个是本月的物资,天快转凉了,林轩阁又靠海,祭酒特地吩咐我给你准备的。”

  龙渊的特殊,不仅是因为他修道七年无法突破天科境,更因为他是如今林轩阁唯一的弟子,这是凌波监祭酒的安排。对于那个每次见面都慈眉善目的青袍道人,除去那高深的天明境修为不说,即便是每次其投射过来的慈祥和蔼目光,也值得龙渊对他抱以最大崇敬的无条件执行,至少他不会害自己。况且龙渊本就不喜欢热闹,一个人能有一座殿阁为家,他也乐得清静。

  “我什么时候才能凝聚成灵元踏入天科境呢?”长时间的修炼加上凝元失败的打击,龙渊早已疲惫不堪,所以在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一头栽在床上,累得昏睡过去。

  望着窗外发呆了好一会儿,龙渊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掌平摊于身前,运起凝神聚气之法。旋即房内气息微波,烛影晃动,龙渊摊平于身前的双掌上缓缓出现两个快速旋转的气旋,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灵气,灌注进体内。

  金雷阁是目前凌波监内弟子实力最强的殿阁,原先一直仅次于凌云执掌的林轩阁之下,因为屡次在监内比试中输给林轩阁,故而其与林轩阁的矛盾最为突出,相互之间时有争斗。而在凌云失踪之后,金雷阁吸纳了极大一部分林轩阁的精英弟子,成功顶替林轩阁成为凌波监第一大阁。那位容貌俊秀,白衣折扇的青年,便是出身于林轩阁,现为金雷阁首席大弟子,冯毅,而另外两人,也是在金雷阁内颇有些名头的弟子,凌鹰,陆明。

  “再凝!”感受着丹田内那股越来越强大的斥力,龙渊也是咬紧牙关再一次运起紫阳诀,强行将压缩的范围再缩小了一半有余。

  “嗯,我会好好修炼的,谢谢几位师兄关心。”对着那离去三人的再度抱拳,龙渊也是清点了一番物资,然后拿回到阁内储藏室放好。

  说起这个林轩阁,也是个极为奇特的存在。这是一个曾经名动凌波城乃至整个大黄国的殿阁,因为十余年前执掌这林轩阁的阁主,正是那名满大黄的“霸剑”凌云,此人一身天明境修为,堪称大黄国第一高手,曾以天凌剑斩杀六名同境高手,自此声名鹊起,执掌林轩阁期间,其门下人才辈出,为凌波监之最强。只是后来不知何故销声匿迹,而这凌云为人狂傲,素来我行我素,与凌波监内其他殿阁之间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矛盾,起先因为他“霸剑”之名过于响亮,所以众阁主都是敢怒不敢言,及至其失踪数月,林轩阁备受排挤,终至一蹶不振,门下弟子纷纷转投他阁,只留下那空荡荡的殿阁,昭示着这里往昔的繁盛与辉煌。

  龙渊打开殿门,只见三个人的身影负手而立。一人身形颀长,容貌俊秀,白衣折扇,望之有种神清气爽之感,另两人同样身着白衣,相貌出众,但那看向龙渊的眼神中傲慢之态展露无遗,而他们的白衣上均绣有一道金色闪电,龙渊知道,那是金雷阁的标记。

  “再来!”见状,龙渊收起脸上的欣喜,再次沉声催动紫阳诀压制着丹田内的灵液...

  这般不断的排斥和压制约摸过了两个时辰,待天边微微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龙渊的丹田内终于只剩下了两滴灵液,一滴融进了四滴小液滴,而另一滴则融进了五滴,而反观龙渊,早已在这般不断催动紫阳诀的过程中脸色苍白,看情况即便不是强弩之末,也差之不多。只是他凭着过人的毅力,硬生生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紧盯着丹田内被压制在极小范围内漂动的两滴灵液,龙渊脸上闪过一抹狠色,再一次运起紫阳诀加大压力,强行将两滴灵液压缩到一起。

  第二章没落的林轩阁

  “哎!”看着那九滴灵液表面泛着越发闪亮的光芒,似是对自己这一夜白费功夫的嘲笑,龙渊无奈地摇了摇头,拿起桌边一本纸页略微泛黄的旧书翻开一页,愣愣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只见那一页上面写着:修仙之道,道分七天九品,初为凝灵境,凝灵煅体聚元,至凝灵一品,以功法为辅凝聚灵元,方可入道,成天科境。天科之后,为天煞、天清。天清一品历经飞升,方为天明,可御空而行,其后为天浩。天浩一品,渡劫重生,方为天玄,至天玄一品,化元为无,方为天元,及至天元,可翻云覆雨,开山填海,自古至今,仅有苍擎一人而已...

  太古纪事,神州大陆原为一体,幅员辽阔,尊修尚武,道门林立,百家争鸣。后出一绝世奇才,号曰苍擎,此人道玄通神,以凝灵之法创炼器之术,穷毕生之力炼就神剑一柄,名曰霸天,以神州大陆为校场试之神威。此人手持神剑,又辅以通天彻地之能,竟画地为线,将大陆一分为四。奈何霸天初成,竟不堪重能之威,现出残态,苍擎疼惜爱剑,日夜苦思复剑之法,竟三日白头,终有所悟。苍擎将平日炼器心得尽授门下弟子三人,月余后不告而别,从此再无音讯,销声匿迹。世传其未悟出复剑之法,郁郁而终。亦有传其终有所得,卒于复剑之途。究竟事实如何,众说纷纭,但以苍擎通天彻地之道玄神通为纪,命其试剑分陆之年为太初元年。此后千年,世事变迁,四大陆各自发展,亦各有其名,号曰:金洲,玉洲,玄洲,元洲。

  “陆师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龙师弟这叫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自己无法修炼,自然该吃吃该睡睡,人生苦短,须尽欢呐,你说是不是,冯师兄?”凌鹰接过话头,同样冲着龙渊露出一个满是不屑的笑脸。

书评(395)

我要评论
  • 着丹田&半有余

      “再凝!”感受着丹田内那股越来越强大的斥力,龙渊也是咬紧牙关再一次运起紫阳诀,强行将压缩的范围再缩小了一半有余。

  • 晚的凌&着一股

      夜晚的凌波山显得特别宁静,由于坐落在海边的缘故,空气中都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咸湿味,这味道并不难闻,至少对于龙渊来说,从中他总能够感觉到一点家的味道。

  • 紫阳诀&身前交

      “紫阳诀,给我凝!”龙渊收回平摊的双手,快速而有节奏地在身前交错而过,左手附于丹田之上,右手在身前划出一个玄奥的印符,催动全身之力,运起功法,灌注于丹田之中。

  •   “&灵液.

      “再来!”见状,龙渊收起脸上的欣喜,再次沉声催动紫阳诀压制着丹田内的灵液...

  • 栽在床&过去。

      “我什么时候才能凝聚成灵元踏入天科境呢?”长时间的修炼加上凝元失败的打击,龙渊早已疲惫不堪,所以在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一头栽在床上,累得昏睡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