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

    作者:沫沫呀

    类别:都市 | 连载中

    编辑:愁蝶未知 | 在读:22703 人


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下载  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免费阅读沫沫呀  宠翻萌宝亿万总裁爹地免费  


 

 被新婚“丈夫”抓奸赶出家门,是出乎意料但是骗局?到底是谁一夜之后杳无音讯?八年后高调再次回归,去追寻真相,惩处渣男,更有萌娃相伴左右,浪漫邂逅神秘的男人,“你是赖帐叔叔!”“热……好渴……好热啊……”蔡诗茹躺在民宿房中,娇小的身躯不住的在宽大的绵软的床上扭动着,翻滚着。。

她裸露在外白皙的藕臂上,星星点点的密布着深深浅浅的吻痕。

闻言,蔡诗茹微微愣神,吃痛的蹙着眉,目光却澄澈不染,似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裸露在外白皙的藕臂上,星星点点的密布着深深浅浅的吻痕。

恍惚间,她感觉到身上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正当她回忆之时,只见傅金言直接夺过汤辰手中的相机,顺手就直接给这副模样的她拍了几张照片,准确无误的将蔡诗茹裸露在外的痕迹尽数收纳到了相册之中。

刚还说着话的汤辰看到了屋内的情形,一下子就愣住了。

“蔡诗茹,你倒是好本事啊!我们来这边度假,我这才一个晚上不在,你就在外面找野男人?嗯?”傅金言伸手便拽起了她柔长的头发,目露凶光。

“我没有……”她攀上他的手臂。

她从未见过他这种神情,慌乱和恐惧如洪水般将她淹没。

傅良玉的讥讽之声还在继续,但蔡诗茹却是半点都听不进去,她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脑飞速的运转,想要挽回什么。

傅良玉的讥讽之声还在继续,但蔡诗茹却是半点都听不进去,她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脑飞速的运转,想要挽回什么。

“金言,这么凶干什么?”汤辰漫不经心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脖子上还挂着他的相机,“乘着天光正好,我们早点出发去……”

但当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斑驳的痕迹之时,她这才恍然想起来!

“金言,你回来了,工作忙完了吗?”她软软的声音还带着刚起床的慵懒,问到。

那不是一场梦,昨晚是真的有人来了!

蔡诗茹脑子依旧是一片空白,连遮掩都忘了。

紧接着,她觉得身上一沉,一股陌生的气息钻入她的鼻尖,她的唇被紧紧地衔住,然后是攻城略地一般的掠夺。

迷迷糊糊之中,她伸手在空中抓到一只手,冰凉。

“蔡诗茹,我们才刚结婚两个月!”他缓缓开口,冷面如罗刹一般,一张脸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之时海上的天空,眼神尖锐如刀。

“够了!还解释什么?!解释你昨晚跟哪个男人在一起滚?!解释你昨晚玩的有多高兴?!蔡诗茹!你真是好样的!”

第3章 骗局

2021-02-22

第3章 骗局

2021-02-22

第4章 赔钱

2021-02-22

第4章 赔钱

2021-02-22

第7章 好戏

2021-02-22

第7章 好戏

2021-02-22

第12章 包扎

2021-02-22

第12章 包扎

2021-02-22

第14章 夺回

2021-02-22

第14章 夺回

2021-02-22

第15章 密谋

2021-02-22

第15章 密谋

2021-02-22

第16章 成长

2021-02-22

第16章 成长

2021-02-22

第17章 谣言

2021-02-22

第17章 谣言

2021-02-22

第18章 奉还

2021-02-22

第18章 奉还

2021-02-22

第21章 试镜

2021-02-22

第21章 试镜

2021-02-22

第23章 绘画

2021-02-22

第23章 绘画

2021-02-22

第24章 回忆

2021-02-22

第24章 回忆

2021-02-22

第28章 出行

2021-02-22

第28章 出行

2021-02-22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她裸露&在外白

    她裸露在外白皙的藕臂上,星星点点的密布着深深浅浅的吻痕。

  • 上一凉&心裂肺

    恍惚间,她感觉到身上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 “蔡诗&雨来临

    “蔡诗茹,我们才刚结婚两个月!”他缓缓开口,冷面如罗刹一般,一张脸阴沉的像暴风雨来临之时海上的天空,眼神尖锐如刀。

  • 清晨的&梅香带

    清晨的阳光落进屋内,塞北简约粗犷的民宿房中,凌冽的风掠过空气,裹挟着一阵梅香带到屋内,一声清脆的鸟鸣划破空气。

  • &都听不

    傅良玉的讥讽之声还在继续,但蔡诗茹却是半点都听不进去,她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脑飞速的运转,想要挽回什么。

  • 绵软的&动着,

    “热……好渴……好热啊……”蔡诗茹躺在民宿房中,娇小的身躯不住的在宽大的绵软的床上扭动着,翻滚着。

  • 度假,&光。

    “蔡诗茹,你倒是好本事啊!我们来这边度假,我这才一个晚上不在,你就在外面找野男人?嗯?”傅金言伸手便拽起了她柔长的头发,目露凶光。

  • 得一阵&是她洗

    等到她回房间的时候,就觉得一阵昏沉,只当是北方的酒太烈了,于是她洗漱一番也就准备睡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