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活人突然不见了怎么找  梦见活人突然不见了  不见当年整活人  


 

 我爸杀超群,并且还杀过很多人。六十年代那会陈家坳都明白出了一个泼皮,扣痞子,挂马子,追疯子,草傻子,最后还扒人家的裤衩子,三十多的青头成天没正事,用村里的人说,好事没做过,坏事没缺过。我下意识跟着就想跑,可没几步,我就站住了,一来前面女的跑的太快,二来我这么走了,万一真的压的人需要抢救可就来不及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这焚烧尸体这一行当也讲究说法,就跟去庙里烧头香一样,烧尸也讲究头炉,说是福气好,有经验的焚烧师傅,还能把这尸体烧出青烟来,这更是祥气。当然也有那师傅故意使坏,或者钱没送到地,还能给尸体烧出焦臭的黑烟。

大学毕业后,我学的这专业没地方去,只能回到县城接他的班。

我看见前面不远处亮着几根蜡烛,然后有个妇人斜坐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江三桂没好气的喊:“别哭了,死都死了,你这不是不肃静么。”

这身份一当就是小十年,县里面的死刑犯九成都是被他处决的。

我凑着胆子往车底下走的时候,那底下的人好像是动了下,我心里叫着坏了,赶紧喊着没事吧往前凑。

不见活人001 欠债

我爸杀过人。

所以我待的火葬场总共有四个员工,我,我爸,看门老刘,还有厂长老于,虽然有职位分工,但实际上大家都是一把抓,从化妆到焚烧,人人都会。

而且还杀过很多人。

没人知道他这痞子是怎么获得这官家身份的,也没人知道他从哪带回来的媳妇,不过他性格倒是变了。

我嘴里话还没问出来,前面江三桂带我绕过一个转角,说了声,到了。

我想三想四的时候,那腰上的绳子可没停,缓缓的往下落,几下我的脚就沾到水边上了,我叹口气,只能硬着头皮冲亡人拜了下,然后下手捞。

我叹口气跟他说了声节哀,说到时候起炉的话让人照看点,让老人走好。

老刘头一拍大腿,说,又来这事,我说呢,你快点走吧,我知道你爹去哪了?

他醉着说。

我一开始没听明白,后来气直接顶脑门了,搞半天这人还没把自己娘从井里捞上来?还让我去帮忙捞!

刚巧这会东北脚传来哐的一声,吓了我一哆嗦。我抬眼看去,焚烧炉那边灯是打开了。

这会我知道这人姓江,家里老人卧病很久,好像是心脏病引发一些并发症,家里治病花了很多钱,老太太心疼钱,而且估计忍不住病痛折磨,趁着家人不注意,跳井了。

我们县火葬场成立于1956年,下了302国道一直往北走在县城郊区,晚上基本上没人。这里交代下,我们虽然算是事业编制,但都是合同工,而且虽然说工资高,但除非是真的家里有从事丧葬行业的,一般人都不会去里面工作。

我估计他是喝高了,他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你要让你来火葬场吗?

我头上戴着矿灯,低头看见水面大概离着井口有三四米,那亡人趴在水面上,姿势有点怪,四肢跟头都是扎在水面上。看到这我就有有点不想下去了,之前在殡仪学院上课时候老师就是讲过,虽然现在都讲究科学,但风水上讲一个势。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我也挺&了人也

    我也挺憋气的,但没办法,谁家死了人也不能说心情好,况且我爸确实没早点过来,我只能赔不是,问现在能走了吗。

  • 上车,&们村子

    我把纸人扯出来后就上车,前面黑伞女跑的地方应该是就是他们村子,在这地方都能看见灯光。

  • 我叹口&手捞。

    我想三想四的时候,那腰上的绳子可没停,缓缓的往下落,几下我的脚就沾到水边上了,我叹口气,只能硬着头皮冲亡人拜了下,然后下手捞。

  • 女的下&万万没

    不见活人002 捞尸

    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撞死人了,哆嗦的喊车上的女的下来一起看,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听见车门子猛的一摔,回头一看,车上的那个女的打着伞往前面跑起来。

  • 沿着他&天,我

    江三桂带着我沿着他们屋后面往半山坡上走,农村根本没有路灯,又是麻阴天,我们所有的光源就来自他手上那晃晃的手电筒。

  • 前面不&好气的

    我看见前面不远处亮着几根蜡烛,然后有个妇人斜坐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江三桂没好气的喊:“别哭了,死都死了,你这不是不肃静么。”

  • 始没听&捞上来

    我一开始没听明白,后来气直接顶脑门了,搞半天这人还没把自己娘从井里捞上来?还让我去帮忙捞!

  • 婆媳关&样子,

    都说这婆媳关系不合,看这刘大娘是真心难受的样子,估计生前跟老太婆关系不错。

  • 自己身&她。

    加上我刚才下来时候露怯,所以怕自己身上的势压不住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