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山血海下总国漫画  尸山血海下总国攻略  动漫尸山血海图片  形容尸山血海的句子  尸山血海壁纸  


 

 末世降临到,世界深陷一片混乱不堪,人类的因为未来将何去何从。 末世之尸山血海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电视报道称这种病毒为X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来源未知,传染途径有空气传染与体液传染,感染初期为咳嗽发烧,与流行感冒的症状和相似,但感冒三天左右便会咳血,继而病毒入侵大脑使大脑死亡,被病毒所控制,只能进行简单的生物行为,最直接的表现为吃,而且只对同类有着强烈的食欲,被空气传播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身体较弱的群体,如果病毒没有成功通过空气传播,死亡的病毒便会留在宿主身上一些记号,新的病毒便不会再继续试图寄生,但体液传播的几率是100%,所以说,被咬到的人,100%都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个体,而且由于病毒寄宿在大脑中,破坏身体躯干只能使他们丧失行动能力,并不能死亡,只有击打其头部,才能使其死亡,电视台称这些被寄生的人为丧尸。并且,现在军队,警察均已经暂时发生混乱,请居民自己设法自救,并关好门窗,等待救援。。

  为了救胖子,我只好独身出去找药品,将胖子所处的房间锁好之后,我拿着唐刀准备出去寻找药品,街道上面空荡荡的,没看到一只丧尸,这并不代表这块区域没有丧尸了,我知道这些丧尸一定躲在建筑物内,准备给寻找物资的人们致命一击,随眠知道前面危险重重,可是我却不得不向前,这条街道过往前直走五十米左右再往右拐300多米便是一家小型超市,那里面有药品出售。我低着身子快速的走动,可刚过拐角,我就被前面的丧尸惊呆了,那家小型超市里面可能还有幸存者,丧尸将那超市附近的街道围的是密密麻麻,根本没一点机会进去,我只好放弃了这家超市,转而向远一点的一家药店走去,一路上有惊无险,就在我距离胖子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我的脚下突然发出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李海洋这王八蛋站在天台上往下扔一些餐具想砸我,可是没砸中,砸到我脚下的地面上,瓷器碎裂的声音顿时引起了丧尸的警觉,丧尸随即像潮水一般向我涌来,我撒腿就跑,丧尸在后面疯狂地追赶,我冲进了楼道里,刚想把门关上,可是一只丧尸已经先把手插了进来,即使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关门,也没能让他把手拿出去,后面的丧尸越来越多,我抵挡不住,只好接着往天台上跑,一路上楼层里的丧尸也在疯狂的撞门,有几只甚至已经冲了出来,我被追的没办法,只好继续向前跑,刚跑上天台,急忙将天台的门锁上,又用消防斧把门插住,这才安全了一点。

  李海洋还在楼顶叫骂,他想把他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出来,忽然听见外面有女人的尖叫,我急忙伸出头看,原来是他把他的女朋友雅琪推到了天台上,正在用刀划着她的脸,他看到我看着他更是用菜刀把雅琪左边脸的半张脸皮给割了下来,我看的牙根痒痒,却并没有办法过去制止他,他一边划,一边对我们说:张野,刘胖子,你们不是挺喜欢上这个骚货吗,来呀,把这骚货给你们好好玩玩,说着便把雅琪身上所有的衣服全都脱了下去,雅琪此时已经被他的禽兽行为所震惊,只懂得傻傻的捂着自己的左脸,左脸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连眼睛都已经掉出了半个,他又大声喊道:你们接好了,我把这骚货送给你们。说完便一脚将雅琪给从天台上踢了下来,雅琪落入了下面的尸海中,瞬间就被丧尸们大快朵颐,甚至连内脏都被丧尸分食,一点渣子都没有剩下,我没想到他竟然能做出这么疯狂地事情,用如此残忍的手法对待自己的女朋友,这时候我感觉到肩膀一重,原来是胖子支着他那把刀,靠在了我的身上,胖子看着李海洋的禽兽行径,附在我耳边说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想杀一个人。

  他也和其他的丧尸一样,猛地冲过来,但是他强壮的身体带来的冲击力是其他身材娇小的丧尸所不可比拟的,我用三角铁想去支他的嘴,可是却没顶到,三角铁扎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地嵌入了他的肌肉中胖子想用刀砍断他的腿可是也没能成功,我的力气没他大,我死死的抓着三角铁,却被他顶的快要摔倒,终于三角铁卡在了一块砖缝里面,我才得以喘息,这丧尸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胖子的唐刀,也没能将他斩首,我也没能成功的控制住他。我急忙从走廊的缝隙里连滚带爬的准备逃跑,可这丧尸却比其他的丧尸更灵活,其他的丧尸有一种很僵硬的感觉,他的身体柔韧性却很好,转身就抓住我的外套后摆,将我提溜了起来,我顺势直接把衣服脱了,这才得以脱身,和这强壮丧尸的交锋,我们一点便宜都没占到,他还拿着我的外套死命的撕咬,把我的外套咬了个稀巴烂才发现自己上当了,恼羞成怒的向我们冲过来,正在这时候,我手里已经没有了武器,胖子的唐刀对丧尸的伤害也没那么高,我急忙将身上最后一件短袖也脱了,直接扔在强壮丧尸的脸上,他的双眼被蒙住,但速度却没减下来,我一个懒驴打滚躺在地上,他被绊了个狗吃屎,头上还蒙着我的短袖,我回身捡起三角铁用尽了全身力气扎向强壮丧尸的头部,胖子也手起刀落,直接将他的头给砍了下来,我全身已经满是汗水。险些摔倒。

  早上我爬了过去将背包自行车都先挪了过去,然后我和胖子回到我们居住的地方,不禁有些感慨,这才几天,整个世界的秩序全部崩塌了。我们把李海洋和雅琪放了出来,李海洋还是那一副窝囊的样子,头发长的把眼睛都盖住了,身上一股子酸臭味,我和胖子都很膈应他,问了他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走,他说不愿意,他女朋友雅琪也同样,他们都觉得留在这里等待救援会比较好。我们也不强人所难,况且就他俩这个样子,带出去也会拖我们的后腿,我们告诉他说我们把食物都留下来给他们了,足够他们货近俩个月时候,李海洋甚至跪在地上抓住胖子的腿,不住的说谢谢,看着他那没骨气的样子,我心里没来由的烦躁,催促胖子赶紧走。

  看着胖子已经决定,我也不好说什么,天渐渐黑了下去,我们回到了六楼的一间小房间里面去,我和胖子百般无聊的打着扑克,雅琪一边给胖子捶腿,一边在那发浪,正在此时,电灯闪烁了几下,便黑掉了,寂静的夜里,胖子催促雅琪去拿蜡烛,自己随后也跟着去了,雅琪回头妩媚的一笑,回身便牵着胖子的手,我看着他们这样,想劝阻胖子,可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罢了,他喜欢玩就去玩吧。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胖子才带了蜡烛回来,回来看到我还没睡冲我嘿嘿一笑,说道:张野,你要不要也去玩一下,我才给了那骚货一盒牛肉罐头,她就随便让我玩,要不也去试试,她这技术绝对可以啊。我没有接他的话,胖子看我脸色有点不对又凑到我的身边说道:哎,咋了,兄弟,现在这世道已经乱成这样了,就算我们把它们俩个干掉也不会有人知道,现在是我们比他们厉害,所以他们就得在我们手底下捡食吃,等以后,如果我们也被别人抓住了,我们的下场不会比他们好过多少,你呀,就是心太软,那李海洋现在恨不得扒我的皮,可是他敢吱声吗?胖子看我还是不搭理他,便自己回到自己的床上去躺着了,还哼哼着什么丶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什么的。我不知道他的行为到底是对是错,可是他是我的兄弟我也不好说什么,这一天便在这样的荒唐中度过了。

  对面的李海洋看到了我,对我大喊到:张野,刘胖子呢,还没死吗?哈哈,你们两个王八蛋,敢玩我老婆,我他妈就弄死你们两个,你们不是很牛吗,过来杀我啊。我看着他那精神病人一样的姿态,没有去搭理他,开始顺着绳子滑到三楼,此时胖子已经清醒了,但还是脸色苍白,我急忙先用找到的急救包里面的针线先把胖子的伤口缝一下,由于没有缝过,胖子的肚皮被我缝的歪歪扭扭,像一只蜈蚣盘踞在他的肚子上胖子这时候疼的已经是满脸淌汗,疼的都说不出话来,我又喂了他几片消炎药,我也不会其他的救治办法,只好听天由命如果胖子命大,就一定能挺过这个难关。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便把胖子叫醒,我准备开始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我们楼下围着的全都是丧尸,可能城里面的活人都被杀光了,所以他们围着我们的这栋楼不肯散去,从楼下走是不行的了,我们开始决定从天台上搭个绳索到对面的一栋居民楼上,没有绳子我们就把床单撕碎,编在一起,这样绳子就够长了,又把床角处的一块角铁拴在上面,扔到对面,试了试,很牢固,我身体较轻便由我先爬过去,楼下的丧尸看着我在绳子上攀爬,全部在疯狂地吼叫,可是他们没有办法抓到我,只能徒劳的撞着墙壁,试图冲进来,却吧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发出了一阵阵的臭味。我爬过去后,将绳子固定在一根水管上,便又爬了回来,我们又将所有的肉干和巧克力等等高热量的食物准备了两大背包,又把我俩仍在楼下的自行车勾了上来,这将是我们的逃生工具,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又快到了晚上我们计划好明天后,胖子又食髓知味的去找雅琪去了,等他回来后,我对他说:胖子,别耽误了正事,胖子红光满面,冲我猥琐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哥哥我心里有数,明天咱们就走了,能有什么事啊。我说:那明天他俩呢,怎么办?胖子说:明天咱俩走了,还管他们干吗,他们想跟着我们走就走,不想走就继续留在这里,反正咱们剩下的那些吃的喝的都够他们一个多月的了,你还管他们干嘛,我想了想,也是,跟着我们出去,危险很大,说不定不小心就会被丧尸咬到,在这里安心等待救援则安全的多,想着想着,便有渐渐有了困意。

  在这个末世里面生存实在是太难了,稍有不慎便会变成向外面一样的丧尸,我们还活着只是因为我们比较幸运,抽完烟起身一间一间的搜索,因为不是星期天,所以房间里面的丧尸并不多,只有大概七八个房间才会有一个房间有丧尸,我们配合的越来越熟练,让危险一点点的离我们远去,在楼道口处捡到了一把消防斧,这让我们的速度更是如虎添翼,用一整天的时间便清理完了整个上面的三层楼,这让我们有了很充足的食物储备还有水,不过失望的是整整3层楼都没有发现一个活人,这让我们有些失望,毕竟人还是群居动物,虽然以前我们习惯宅在家中打游戏,不怎么出门,但是在这种时候还是希望有一大群人探讨一下生存的办法。

  第二天,我们早早的就起来了,平时上班的时候8点钟上班7点半起来还不够睡,现在没人管了,反倒是6点半起来了我想去叫胖子,发现他早已经起来了,拿着他那把买回来就没动过的唐刀在客厅里面练,胖子是个冷兵器迷,这把唐刀是他半年前花了6000多块买的,他一直想收藏几把军用匕首,可是真正的军用匕首外面根本买不到,高仿的他又不屑于要,所以他的收藏品还只有这一把刀,他还替我准备了一把,是他床下面拆下来的一块三角铁,有近2米的长度,虽然不是很锋利,但是胜在够长,一寸长一寸强,把丧尸能够抵在外面,使我们自己更安全,我们将自己尽可能的武装了一下,胖子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皮夹克,并且用床单将左手围了一大圈,还让我试试能不能咬透。装备弄齐全了,我们就开始制定了计划,先由我用三角铁顶住丧尸的头,让他们不能攻击到我们,然后由胖子手持锋利的唐刀进行斩首,如果实在来不及,就由胖子将左手递给丧尸,让他们撕咬胖子手上缠的厚布。

  清理好了,我们将一些不容易保存的蔬菜以及冰箱里面的肉类,先集中起来,在天台上支起了一些炭火,胖子把一处住户的床给劈成了柴火,我又在下面翻到了一箱啤酒,我们两个在天台上好不快哉,很快一箱易拉罐喝完了,我们俩又摇摇晃晃的去下面抬了一箱啤酒上来,继续喝着,喝着,胖子又在天台上唱了一首空城,唱的我有些心酸,唱着唱着我猛灌了一汽啤酒,将酒瓶子扔在楼下丧尸的脑袋上,丧尸愤怒的吼叫,我和胖子在酒精的麻醉下笑的十分开心,一边喝酒一边将空瓶子往下面扔,附近几条街道的丧尸都集中了过来,我和胖子便开始比谁嘘嘘的远。

  我们到了天台上,物资已经全部拿过去了,此时我们的武器只拿了一把唐刀及消防斧,我先爬了过去,胖子第二个爬爬到一般的时候,突然李海洋冲了上来,手里拿着一块碎瓷砖,疯狂地割着绳子,,我看见了,急忙对胖子大喊,胖子回头一看也火烧了屁股似的往前爬,我吓得心都快跳了出来,可是我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期盼着胖子快点爬,可是我的期盼并没有什么作用,绳子被割断了,胖子直直的摔了下去,幸好在绳子被割断的一刹那抓紧了绳子没有直接掉到下面的尸海中去,可他也受伤不轻,先是撞了一下,然后又了下去,紧接着被空调的安装架把肚子处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横流,更引发下面丧尸的狂暴,我肝胆欲裂,此刻胖子还被挂在三楼的空调外置上,我身上一点武器也没有,只好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到了下面才发现胖子的情况很不乐观,我取下他背后的唐刀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李海洋夸张的笑着,一边笑一边叫骂,我现在没有时间搭理他,想办法救了胖子才是重中之重,3楼窗户处有一只丧尸,被我拿着唐刀直接捅了个通透,然后我便把胖子拽到这房间里面,胖子的血还在流可是我们身上什么医疗物资都没有,只好从我的衣服上割下来一块布现将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我们打开了房门,猫着腰慢步的走,我们都换上了鞋底比较软的鞋,这样走路时候的声音会小点,走廊里面静悄悄的,和我们昨天上来时候一样,一只丧尸都没有我们住的地方是2楼,所以我们一层一层的往上清理终于在5楼处发现了一只丧尸,是一只女性丧尸,个子不高又很瘦,由于被X病毒寄生的人类没有智慧,只懂得进食,他们看到人类只会直着冲过来,所以一只难度并不大,我们俩个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配合的还是很默契的。还有最后一层楼,由于楼道里面并没有什么丧尸,所以我们很轻松的就清理完5层楼,休息了一下后便走了上去,只见楼道里站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身高有近两米,身材十分强壮,穿着一身满是血迹的运动服,身上已经开始有了阵阵的恶臭,我看了看他,手心里捏了把汗,这家伙也太强壮了吧。

  笑着笑着我们又都哭了,因为这该死的病毒,我失去了我的父母,我的朋友,胖子虽然他的母亲还健在,可是她却孤身一人在远在东北的老家,我们相隔了几千公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的机会不知道有多渺茫我举起最后一瓶啤酒对胖子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有愁明日愁,咱们兄弟干一杯,庆祝咱们还活着。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举起啤酒说了一声:干了。我俩便咕咚咕咚的干了这最后一瓶酒。

  迷迷糊糊中,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我看了看胖子,他还在旁边的一张床上留着口水,我只记得昨晚我们喝了很多酒,连怎么进的这间房子都不记得了,我起身去天台上,昨晚喝酒剩下的东西还原封不动的放着,只留下了一地狼藉。我从楼下往下看去,昨晚被我们吸引过来的丧尸已经把我们所处的这顶房子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时候我才有些后悔,尼玛,昨晚实在是玩大了,楼下面还有3层没清理呢,万一跑出个丧尸,我俩喝的像死猪一样,连反应都没有就被他给吃了,幸亏运气较好,这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一楼的门是反锁的,当时我们是砸开小饭店的窗户才进来的,并且有一些桌子椅子堵在1楼的楼道里。想到这,反映了过来,这楼里除了我们肯定还有其他活人。

  没经历过可能不能明白,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人怎么就会累的近脱力一般,可是当你真的经历,那种神经完全紧绷,生死攸关的关头,你的每一次都做都是超出平时的极限。我和胖子坐在地上吸烟,才遇到强壮丧尸让我们提起了警惕,如果在一次遇到这样的,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幸运的渡过难关。

  电视报道称这种病毒为X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来源未知,传染途径有空气传染与体液传染,感染初期为咳嗽发烧,与流行感冒的症状和相似,但感冒三天左右便会咳血,继而病毒入侵大脑使大脑死亡,被病毒所控制,只能进行简单的生物行为,最直接的表现为吃,而且只对同类有着强烈的食欲,被空气传播的大部分都是一些身体较弱的群体,如果病毒没有成功通过空气传播,死亡的病毒便会留在宿主身上一些记号,新的病毒便不会再继续试图寄生,但体液传播的几率是100%,所以说,被咬到的人,100%都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个体,而且由于病毒寄宿在大脑中,破坏身体躯干只能使他们丧失行动能力,并不能死亡,只有击打其头部,才能使其死亡,电视台称这些被寄生的人为丧尸。并且,现在军队,警察均已经暂时发生混乱,请居民自己设法自救,并关好门窗,等待救援。

  看完这些,我们对外面的丧尸也有了一些了解,对外面的局势也有了一些了解。胖子说道:嘿,妈的,这外面的东西真的和电影里面差不多,你说他们会不会也是哪个丧心病狂的组织投放的。我说道:这些先不用咱们去想,咱们还是想想明天怎么活着吧。胖子自嘲:也是,当个太监的命,却操着皇帝该操的心。咱们今晚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把这公寓扫荡一下,把吃的喝的集中到一起,咱哥俩在这公寓里面当上个山大王,这公寓里面应该能翻出好多吃的,够咱们兄弟吃个几个月的。

  我们回到家,先是将所有的食品全部集中到一起,然后美美的吃了一顿,我们统计了一下,食品如果省着点吃大概可以吃6天,而水的话只有3天左右的量,我们接着又将所有的器皿都接满水,这样又可以多维持几天。我们打开了电视,希望能从电视上看到一些外面的消息,说起来,这还是我们进入这公寓第一次看电视,平时一回家就各自奔着自己的电脑玩去了,打开电视,每个电视台都在播放着关于疯子的消息。

书评(41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