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她声声备受折磨的喘息似乎在召唤着这片浑浑噩噩的大地,也召唤着这个期盼从浑噩中走出的孩子。米勒踱了过去。他轻触她的额头,忽然,少女展开了双翼。。

平地霎时卷起飓风,密闭空间里扬起室外才有的沙土,烛火与魔石点亮的微光摇摇欲灭,人们有的躲在原地,有的慌乱起身四处逃窜,在未能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视线又猛然昏暗一片,紧接着便是更加剧烈的风沙扑面而来,只听你撞我,我撞他,不知如何是好。

“真是让人好奇,你是怎么打的,居然伤成这副德性。”

晴向马车外一众高个子大哥哥小叔叔施以微笑。但尽职的秋梧桐商团雇佣兵们没有一个感受到她炙热视线,只有库尔大叔,她的爸爸,欣慰的朝心爱的女儿挥挥手。晴当即露出不耐烦的表情。额,可怜的大叔啊,你的女儿眼里只有帅哥哦。

“小爱,你要找的是不是这里?喂!快醒醒。”

“武器?我只能给你天宫里有的东西,那里怎么会有武器呢?”

__

小爱把这神力用的理所当然,她并不知道这是天使的力量,更不知道不管看几次都深觉震撼的怀姜多希望拥有它。

“那你呢?那个男人是你揍的吗?”老头慢悠悠问,目光灼灼的瞧着她。

姬怀姜则扯过玫瑰的手,让她这个大高个子低一些,低到足够说一句悄悄话。“还是要感谢您让双子星手下留情。”说罢,便挥挥手,拉着小爱步入风之国的领地。

至此,我告别了陪伴我度过枯燥石林的秋梧桐商团。晴拥我入怀哭哭啼啼,舍不得这满是大人的商团中,难得获得的同龄知心朋友。我也舍不得她,但终日耳鬓厮磨的曾经再次提醒我,历史和该实现的未来需要忘记个人才能达成。我割舍了不舍,与他们郑重告别。

“哦,我们到沙丘之国了。”她说。

直到小爱想起又一个疑惑,“怀姜,商贩们为什么只找我不找你呢。”

“怎么?这人不是你们要找的吗?”姬怀姜又问。

“他们有魔法使,实力或许比你的神力更厉害。我是指武器。”

我笑笑,抚平被风刮乱的白发,“是啊,不过一个大白。”

“小姐,来杯葡萄汁吧。”一个大一些的孩子递给小爱一杯葡萄汁。

那孩子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我好像明白他们要展示什么了。只见她的血汩汩流淌,像水一样向外迅速蔓延,却竟在大概三秒后毫无征兆的停滞,那皮包骨头上刚还明显的大口子,开始逐步结痂,不多时,便毫无流血迹象。

我这才发现,他的笑来自豁达,那是一生善良的人在临死之时保持的宽仁之态。我不由悲伤,这悲伤在十年间的天界生活中,目睹一个又一个灵魂的转世也毫无得已消散。我包裹住他的右手,拿半只灵魂在这冷寂的小巷赋予他最后的祝福与宽慰。

我花了一个金币获得入场卷。地下交易猖狂的进行着,汗臭味席卷足有十个酒窖大的卖场,我攥紧木牌,静待一个金发孩子的出现。

她声声备受折磨的喘息似乎在召唤着这片浑浑噩噩的大地,也召唤着这个期盼从浑噩中走出的孩子。米勒踱了过去。他轻触她的额头,忽然,少女展开了双翼。

红蝎子

2022-12-22

关于姬怀姜

2022-12-22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们的雇&做你的

    “哎呀没关系啦,我们的雇佣兵哥哥可全是帅哥,总有一个能做你的梦中情人。”

  • 实,爬&污她,

    当米勒看到窗边奄奄一息的少女的时候,天空逐渐沉下有如那日刺穿心脏般充满哀嚎的血色,血色的天化作真实,爬上她如雪的面貌、纯洁的白发,玷污她,立时布满殷红。

  • 说奴隶&人手里

    怎么回事,大白不是说奴隶都在凶神恶煞长相的人手里,难道他骗了我。亏他还当自己是万人敬仰的智慧存在呢。

  • 的孩子&跟你们

    “玩弄神祝福的孩子,会犯忌讳的吧,我还是不跟你们抢了。”

  • 我笑笑&是啊,

    我笑笑,抚平被风刮乱的白发,“是啊,不过一个大白。”

  • 马桶大&害,独

    马桶大叔顿然瞠目。我挥挥手,拜拜大叔,你可不能知道我的秘密,就用那看傻孩子的目光替我惋惜吧,不过放心,我超厉害,独自深入的哪怕是虎穴都没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