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最很脆弱的生命来说,我我以为活到极致便好。而爱情若也不是唾手可得的,就算球。但是我的爱人,鲤仙没办法说你:  我所期盼的,我们正巧赶上了了趟儿,也没半丝的挣扎,也没一点儿喜悦之情。那而已我从你的脸上看见了了自己影子,也许你也是。  干万要宽恕我,去理解我啊……这是二十岁以前的我的想法,很幼稚。。

  林一陌是大一新生。我在第一章说过,他正在相思一个不知姓名的女生,泥足深陷。

  我们预先知道故事结尾的好处,极大满足自己的“求知”欲。坏处,是惊讶之余我们不再关心故事本身,就像一种zhan有的结束,完事走人。

  我倒不觉得。我说,好奇是一个宅女必备的缺点,而不是优点。她们酷爱搜奇、收藏,故事就是其中之一。热爱动漫,喋喋不休,有一搭没一搭,只是成为宅女的前提而已。

  对于最脆弱的生命来说,我以为活到极致便好。而爱情若不是唾手可得的,就拉倒。可是我的爱人,鲤仙只能告诉你:

  差点忘了说明,鲤仙是我的Q名。

  “鲤仙,难道你真的要寡守一辈子不成?”

  中国人的名字似乎也最不紧要,花儿的年纪叫王某某,工作了就叫小王,久而久之便混成老王,有了资历后叫王老,死了呢又恢复为王某某。

  “我也不知道”

  现在,也就是二十岁以后的我,正走在慌张的大街上恣意地享受着首都北京的阳光。我喜欢这样的遭遇,一个月间你很难碰见一张相同的脸,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和你擦肩,只有微笑是熟悉的,亦如阳光一样单纯。

  啊……这是二十岁以前的我的想法,很幼稚。

  寂寞,也是一种声响,赤裸而强悍,撕心裂肺。不管谁打败了谁,都是胜利,因为寂寞越多想法越多,想法越多寂寞越多。

  过去好几天,我常见一个穿着整齐的老人,头发纹丝不乱。骨瘦,文弱。洁身自好。

  刚才挨得实在太近,男生没看清她的样子,但他想象女孩应该是漂亮的。

  落日跳入咸池,只剩下一大片不再热烈的红,慢慢逝去。热闹了一天的城市,随着夜的降临呼吸渐匀。

  林一陌似乎真的被女孩吸引了,因为她脸上有一种普通女孩脸上无法采集到的气质,一笑有点媚,(鲤仙现在先将就用这个词)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可理喻的,甚至是排外的。

  写作,一种有意识的冒险。

  我彻底彻底的是一个腐女了。

  他的自我介绍实在拙劣,吞吞吐吐,言辞紧张,你稍不留神还以为他在窃窃私语。他不时整理一下他的眼镜,大约五分钟左右,他准会将眼镜腿向上推一推。在那一刻,我十分同情若瑜,一个如此清高的女人怎么找了一个如此猥亵的男人。

  景若瑜有了男朋友,他们要请客,我也在被邀请之列。我实在不愿出席,虽然我有巨多的时间,虽然我一直在腐,可心里纠结了一个疙瘩。说白了我惧怕一个人被晾在席上,因为主角不是我,是若瑜。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有时&今天它

      要知道人对陷溺的发觉,有时是毛骨悚然的。就像早上的梳子上不小心发现的一根头发,洁白,恐怖。可能你一直就有,只是今天它太个另了,不得不被你发现。但你的发现像一枚炸弹,炸毁了你以前所有美好的陷溺。

  • 擅长的&事之一

      作家最不擅长的事之一,提前说出故事的结局。幸好,两者我都不在行。

  • 蓝色的&镜,深

      灰蓝色的上衣,干净,看不见有一处褶皱。脚上是双星球鞋。他偶尔戴一副眼镜,深色的,可能是遮阳的。

  • 等我…&楚好算

      小楚是我接下来要描写的第二个人物,我现在只想到这个姓,至于叫什么好,等我……咳!就叫她楚好算了。

  • 学的牢&不逊和

      那小楚就是一个刚从大学的牢笼里逃出的学生,请原谅我对大学的出言不逊和不怀好意,就像我还没工作以前,我想象工作的地方应该是一栋楼那么大。可有了工作之后,大失所望,所谓公司只是一层楼,甚者更小。

  • 个男士&,我们

      “难道像你一样,浪漫地等一个男士说‘小姐,请给我你的右手,我们……’”还没说完,她和我就一起笑到缺氧。

  • 亮和英&俊,都

      漂亮和英俊,都是风景,装饰他人梦的风景。我实在想不出一个理由,不把林一陌描写成一个俊朗小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