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当执剑大杀四方  


 

 是宿命,但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几个素不相识的少年到底为何相聚在一起在一起,是情,是爱,种种错综复杂的感情,让他们该如何可以选择,是兄弟反目成仇,但是亲人离散,结局是悲但是喜,都在耐心的等待我们一步步的走一直这样,他们的旅程,你我的再次相遇,在此时了将他云蒙并没有去打扰自己的妹妹,而是扶着韩子凌向屋里走去,却只有韩子凌缓缓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孩好像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此刻已是跳的越来越快,每走一步都像无意识一般却不曾将目光离开,那个女孩好像也是感觉到有一道熟悉又陌生的目光向着自己投射了过来,她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哥哥,她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回过头来看见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眼睛不眨的看着自己,好像是来自自己曾经最熟悉的人的目光,却是不知不觉的笑了,她的笑好像是分别已久终于在此刻相见的轻松,还有,从心底由衷散发出来的开心。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开心但是她已经从第一眼开始就已经喜欢上了韩子凌,然后羞涩的看了韩子凌一眼就迅速的把头扭了回去,却是不敢再看韩子凌一眼;韩子凌看着这个女孩心中一跳,看着女孩那一抹羞涩的笑也是在此刻一见倾心,由衷的微笑着看着女孩缓缓的向屋子里走去。屋中一个简单的大厅,却并没有摆设多少物件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大厅的两侧各是一间屋子,看来这就是云蒙和他的妹妹分别的卧室了,大厅的中央部分并没有画像牌匾什么的只是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贡桌,上面却摆的不是灵牌香炉而是两盆紫罗兰,居中是一个剑台(因为不知道叫什么暂时就叫做剑台了,摆放长剑的架子)上面摆放着一把古朴的长剑大概三尺左右比一般的长剑较短,比一般的短剑较长却有三寸半宽,跟普通的剑甚有差异剑柄处却是穷奇尾身其翼伸展着,前爪微抬似跃其首双目怒瞪,两颗獠牙凶狠的呲起,兽毛炸开好似将要跃起食人肉,剑身布满了褐色龙虎纹相互缠绕甚是奇异,橙黄色的剑身隐隐有着光华闪现。云蒙扶着韩子凌走进屋里之后,这把剑突然间光华大放,云蒙不经意间看了一下轻咦了一声,摇了摇头扶着韩子凌进了左面的那间屋子,将他带到床前,扶着他趴到床上“韩公子这是我的卧室,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去把我妹妹叫过来给你看看”说完云蒙就向外面走去,不一会就将刚才的那个女孩叫了进来,韩子凌看着女孩嘿嘿傻笑着说道:“呵呵......你......你好我叫韩子凌,那个云姑娘我的这个....这个伤。。。还是不要看了吧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上点创伤药就应该可以了......”韩子凌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这伤的位置有点特殊对方毕竟是个女孩子也是不太合适,“韩公子你想多了,我会一点的治疗法术对你的伤势应该有点作用的不用.......去查看的,还有就是.......你不必叫我云姑娘,叫我晓菲就.....就可以了.....我哥哥也是这样叫我的。......”云晓菲脸色有些红润了起来,害羞的说道,云蒙看着妹妹的脸突然变的通红,就紧张的问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红呢,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他哪里知道这是自己的妹妹在害羞,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情也很少与人接触对与这些还是不懂的,云晓菲听着哥哥说的话脸色就更红了,有些撒娇的意思“没有了哥哥你就别担心了,放心吧,我没事的,我这就先给韩公子治伤了。”云晓菲定了定神舒了一口气开始运功将一左手悬浮在韩子凌的身体上空,青色的光芒不断在韩子凌身上闪现,不一会云晓菲收起了双手站起身子,然后吐了一口气道:“韩公子你现在感觉一下,伤势是否有所好转了。”韩子凌从床上爬了起来转了转,感觉到没事了,有些高兴也有些惊奇于云晓菲的医术“哎,真的好了,云姑娘没想到你的医术竟然是如此的高明,本来我还在想这回要好几天才能痊愈没想到你竟然一下子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韩公子不必客气.....毕竟是我的哥哥才害的公子你受伤,这都是应该的,如果公子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晓菲就好.......”云晓菲含羞带笑的说着脸上的潮红依然还没有下去,“云姑......云......哦晓菲.......既然这样的话你叫我子凌就好,韩公子,韩公子的叫,让我也感觉到有点别扭,就算是交个朋友了。”韩子凌抬起头此刻却又是再一次与云晓菲的目光相遇,两个人的心都在彭彭的跳,好像有个声音在呼唤着对方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此刻又再一次的瞬间定格,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而,将此刻珍藏才会永久。。

  “呼呼......总算跑出来了,这几天在家里一直呆着都快闷死我了,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的玩玩了。”一位富家打扮的公子哥一边用扇子轻轻的拍打着胸口一边时不时的向后看去,“总算没有追来快都累死我了,不行我得坐下歇会。”说着这位公子哥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在这电光火石时刻,一个奇迹突然出现只见那公子噌的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就......然后.......“啊!啊嗷。。。。嗷。。。。。”一声尖叫便传遍了整个山谷,现在已是初夏,漫山遍野都已经开满了鲜花,一阵阵的花香随风飘散,小动物们都正在觅食,一只只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一切都是那么美丽祥和,可是随着这声尖叫这原本的祥和美丽瞬间被打破,风儿悄悄的将这声音扩散顿时惊起了成片的鸟兽,正在天上飞的那可怜的鸟儿听到这声音之后本来是飞的好好的,可是当这个声音想起的时候都停顿了那么一刹那结果就齐刷刷的摔在了地上,“哎呦。。。。这什么啊。。。。疼死我了。。。。我怎这么倒霉啊,是谁把这东西放在这的啊。”这位公子歌一边拽着屁股上的捕兽夹咧着嘴看向四周,是想找出这个捕兽夹的主人可却是一无所获在身后捣鼓了半天终于把夹子弄了下来“嘶。。。。。啊嗷。。。。嗷嗷。。。。”一阵鬼哭狼嚎瞬时间传遍了整个山谷。“阿.....嘿.....终于抓住了.......我在这里等你等了都有好几天了,今天终于抓到你了,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山谷深处一位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身上背着一张弓,这把弓表面上看上去古朴无华,上面却豪刻着上古凶兽饕餮符文可见这张弓的来历定是不凡。少年轻轻地把弓从背上摘下来抽出一支箭悄悄的搭在弓上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了这位倒霉的公子哥的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用手中的箭瞄准了那个模糊的影子悄悄地拉动了弓弦刚准备要松手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影子突然蹦了起来而且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尖锐的狼嚎“嗷。。。。嗷。。。疼死我了。。。。。嗷。。。”少年一听不对,心想:这难道是一头狼,怎么愈看越像个人呢,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他缓缓的把箭从弓上放下来插在箭筒,向着前面的那头“狼”跑去,不多时就近到了“狼”的跟前,这才发现这哪是什么狼吗,明明就是一个人吗,他看着这位捂着屁股的少年公子哥讪讪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这位公子你.......没事吧。”这个公子哥看着眼前的少年讪讪的模样就已经知道这个捕兽夹是眼前这个少年下的了,刚想要发作可是他感觉在这个少年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什么时候见过他一般他也很奇怪自己从来就都没有见过他,可却有一种特别熟悉而有奇怪的感觉,他自己也是想不起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结果,干脆就不再去想了,那个少年看他有点愣神就又招呼了他一声:“公子.....公子.....”“奥,没事只不过就是一点皮外伤罢了,不用太过介意......嘶......”“公子你没事吧......要不你先到我家,因为我经常在山上打猎受伤总是难免的,而且小妹也是略懂医术,所以家里准备了一些疗伤药不如你先到我那里敷上一些缓解缓解一下伤势。”少年将这个公子哥小心的扶好有些歉意的问道,“那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推脱就显得矫情了,那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吧。”少年搀扶着这位公子一边走一边跟这位公子聊着天:“哦对了,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看公子这身打扮想必一定是位大家少爷,怎会到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呢?”“在下韩子凌,安平县人氏不知兄台尊姓大名”韩子凌如是问道。“奥,我啊,我叫云蒙,你叫我蒙子就行,别人都是这样叫我的,走了快去我家敷上一些药吧,不然你的伤口会感染的。”“好吧,那我们就走吧。”云蒙搀扶着韩子凌向自己来时的路走去。不一会他们他们来到一座不算太大的小木屋前,木屋的四周围满了用竹子扎的围墙,在这围墙里面开满了粉红色的桃花,屋外都是郁郁葱葱的竹林将这个小木屋严严实的包围着,这座小木屋坐落在这座山的半山腰处,向四周看去就再也没有了别的人家,一条由西向东的的羊肠小路缓缓地向上蔓延而来却并不显的怎么陡峭一些青苔将这条小路给覆盖,抬头向山上看去一片青翠蔓延了整座山,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成片成片的森林随风轻轻地摇曳着,一阵阵的清风略过鼻尖一抹淡雅的花香让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韩子凌不禁赞叹道“这里真的是好美啊,如果有一天厌倦了外面的生活,我一定会来这里定居,噢对了,这里怎么就这一处木屋啊,没有别的人家了吗?”韩子凌看向云蒙疑惑的问道,云蒙沉默了一会这才淡淡的说道“我从小就是孤儿,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爹娘,只剩下我和妹妹在一起相依为命,就一直住在这座小木屋里,打从记事开始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里,也从来没见过又任何人来过这里,我偶尔下山打打猎来维持我和妹妹的生计,父亲在去世前留了一本医书,我不识字就把它给了我妹妹,她从小就爱学习,就学会了上面的部分医术偶尔我受伤的时候妹妹就会给我治伤,所以我的伤势就会好的很快,这也就是我要带你去我家里的原因了,不过说起来你还是来到我家里的第一个人呢。”“呵呵,这么说来我就是你家的第一个客人了,不会打扰到你吗,嘶......”“韩公子你没事吧,你还是跟我快进屋里去吧。”韩子凌本来是微笑着说的,后来就因为这一笑牵动了屁股上的伤,瞬时微笑就变成了呲牙咧嘴,手扶着云蒙,由着云蒙将他搀扶到院子里。当他来到院子里之后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正在院子里围绕一个大约十六岁左右的少女翩翩起舞,云蒙搀扶着韩子凌推开了木门走了进去,当韩子凌看到眼前的景象竟是痴了,看着这群蝶中曼舞的少女竟是那般的美丽清秀脱俗,好似那不小心被遗忘在凡间的仙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现出一种淡雅高贵,两抹清秀弯眉,一双仿佛天边的星星,又好似刚被捞起的水晶宝石一般闪烁着晶莹光芒的眼睛,两片如樱桃般水嫩的薄薄香唇,一只挺翘琼鼻和一张如蚕丝般滑润,水蜜桃般水嫩,羊脂白玉般的色泽,从未沾染过一丝凡尘的面颊,每一个动作,每一抹微笑都会让人忘掉所有的烦恼,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第一章初见

2021-01-13

书评(46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