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涅浴火生  


 

 

  长者便是祭祀的巫师,而此时上官炙双目紧闭,大喝一声。四处火光齐聚他的身旁,火苗越来越盛,直至聚成一点,而从那一点处却悄然生出一柄剑。此剑尚未从剑鞘中取出,而剑鞘亦是火蛇缠绕,似巨大的力量欲喷薄而出,让人不敢直视。可想要是此剑一出鞘,该是何等的宏大场面。

  蓝衣人退下,上官炙便向上官昊此处望去,示意他过来。上官昊见此内心大喜,心想终于可离开死鱼脸了,便头也不回的往上官炙处跑去。

  巫师怔怔的立在坛中,忽而大声的喊道:“大凶之兆,大凶之兆啊。”

  “不行,少主你才刚醒,万一又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不早叫我,快去、快去···拖住他。”少年一脸焦急。

  “别说了,钟钰!以前我事事依你,而唯有此事,休要再提!”上官炙似出现了少有的坚决

  “你是被太师背回来的,回来时你就是昏迷的。你都睡了三天三夜了,真是吓死我了,你是没看见太师和尊主的脸色。太师也就罢了,就连尊主的脸色也很难看。哎,想起来都可怕······“

  “好了,好了。还是这么口无遮拦,一会儿祭祀开始了,你就跟着我吧。”

  上官昊立住,心想着师父终究还是变回一副死鱼脸了,早上温和之容早已不知影踪,此刻亦是无奈的跟在师父身后。

  正在众人期待下一任继承人出现之时,忽然,神兽幻象发出震耳般的哀鸣。顿时天空中乌云密布,神坛上的火焰霎时间全数熄灭,正空中,云海形成一个大的漩涡,似有何物欲降下。钟钰见状不好,风一般的掠过人群,直往上官昊所立之处。

  院中只留下一地跪伏着的婢女,上官炙深吸一口气道:“都起来吧,此事并不怪你们。”

  “恭迎朱雀之灵!”巫师于神坛中跪地伏拜。接着一甘众人皆是跪地伏拜,上官昊忙从惊讶中抽出身形,随着众人跪地伏拜。

  “那我走了,哈哈。”还没说完上官昊便已穿好衣物直接从屋后的树上翻了出去。

  天煜殿乃是焚皇的主殿,但却不似他国大殿那样辉煌壮丽。反倒多了些温婉之感,此时焚皇之国的大多主心骨正候在殿中。直至太师带着上官昊出现在殿门,端坐在殿上的上官炙微微点头,随即起身,霎时间现出平时少有的王者之气,挥手而言:“诸位久等了,此刻便启程吧。”却是只字不提上官昊耽误时间之事。

  “嗯,昊儿,今天的祭祀你可是主角。要好好对待,不可草率。”

  “小芸,求你了。看在我整天被那死鱼脸折磨的份上,你就可怜我一次吧,就这一次”上官昊见状却是撒起了娇

  “是,属下遵命。”

  这位少年便是焚皇之尊上官炙的独子上官昊,或许是受上官炙的影响。上官昊生性亦是散漫,对一些清规戒律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上官炙深知其性,自知自己是教导不了他,于是便由太师钟钰代为管教,而这也成为了上官昊的噩梦。平日里太师不仅令其背诵古文典籍,祖宗礼法,就连晚上也要让他练习吐纳真气。上官昊苦不堪言,几次在其父亲面前抱怨,而上官炙却总是不管不顾,倒不是不想管,只是每次听到抱怨后和太师求情时,太师总是回应倒:“尊主若是认为在下教导无方,还请尊主将少主领回。在下愚钝,恐难胜任。”

  “上、官、昊!”随着一阵雷霆般的脚步声,一位中年男子愤然立在门口。左眼的一道疤痕更是天了几分煞气,让少年不寒而栗。“你可知道到今天是什么日子,竟还如此慵懒,我平日是怎么教导你的,还不快起床。”言语中带着不可抗拒的霸气。旁边的丫鬟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少年也只得乖乖服从。

  “休得乱跑!”钟钰带着命令似的正色道。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不可&”

      “嗯,昊儿,今天的祭祀你可是主角。要好好对待,不可草率。”

  •   “&爹!那

      “爹!那个死鱼脸整天念叨,连你也这样说。我都快被烦死了。”

  • 上官昊&看,似

      钟钰看着上官昊的背影,神色愈加难看,似乎心中总有一丝担忧。

  • 待上官&众人已

      正待上官昊思索之间,众人已置身于一片荒原之中。上官昊正欲跑出,却被钟钰一把拉住

  • &挥,坛

      上官炙走上神坛,众人便候在神坛两侧。坛中,一位长者模样的人手执法杖一挥,坛外四方顿时火光四起,遂对众人道:“祭祀开始!”

  • 话一出&太师,

      此话一出,上官炙顿时哑口无言,只得哄着太师,不再多问。

  • 昊儿已&了。”

      “师父,昊儿已洗漱好了。”上官昊紧张的站在钟钰面前。

  •   “&可知否

      “如此便随我来,众人都在大殿候着你,下次切不可如此慵懒,可知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