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庄园有良田  


 

 不喜欢冒险的的美少女林芮可,不幸被北衍神君的坐骑——七彩巨蟒吞入腹中,意外变为了一枚蛇蛋!误闯灵洞蛇蛋破壳而出而出,带着复活的神仙小师父做美食,种良田,采灵药,和极品亲戚与女神仙斗斗智斗勇勇……女主:别看我是枚蛇蛋,待得破壳而出之日也是倾国倾城、悬壶济世的白娘子——哦,即使会医术,虽然我会挣钱!男主:吃了这么多仙草仙果、琼浆玉液,原来是都被你这个蛋抢去了……我只不认得草药,你真的要拜我为师?吃瓜群众:他是个采草药的穷小子,么但是天上的神仙不成?吃瓜群众:别看她长得好看能赚银子,据说她但是从蛇蛋里蹦出的!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站在破败不堪的屋子里抹着眼泪,一对气势汹汹的男女,用棍子把本已破败的家又砸了个稀巴烂。。

北衍拿起一个小背篓,这是二叔唯一没有砸坏的东西,因为要用它来装药材,推开嘎吱作响的破屋门,向大山里走去。

“好香啊,那果子怎么会长在山崖上?一定不止两枚,吃了准能够填饱肚子!”

“蛇!”北衍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蛇,看起来就像一节粗壮的树干,他忘了自己腰间还插着匕首,也忘了自己还在树上,退了几步,扑通掉了下去,大蛇带着一阵腥风,瞬间来到树下,张着大嘴,等他掉进嘴里。

山洞中央的大树上结满了红彤彤的果子,看着北衍吃的香甜,她只能在蛇蛋里不停地咽着口水。

他终于爬到了一棵树杈上,随手摘了一枚红果果,轻轻的咬了一口,汁水丰富,清香甘甜,七八个果子下肚,北衍终于有了饱腹的感觉。

北衍被摔的晕头转向,缓了一会,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爬了起来,还好洞壁光滑,他只是磕了一下并没有受伤,背篓已经严重变形,索性丢弃一旁。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难道就要做为一枚蛋看透人间百态?白娘子修行千年还能得道,待我哪一日出去了,也会倾国倾城、悬壶济世,一定会让那两个只知道欺负人的二叔、二婶儿好看!”

天色渐暗,北衍采到了几棵草药,磨磨蹭蹭的回到家,推开破旧的房门,屋里一片狼藉,他把草药放起来,默默的收拾了屋子,用仅有的一点玉米面做了糊糊。

北衍深吸了一口气,如猿猴一般,灵巧地板着石头,终于够到了树杈,他稳稳的抓住了树枝,那红果果近在咫尺。

林芮可除了发发牢骚,没有任何办法,她不知道人死之后是什么样子,如果都像她变成了一枚蛋,真的很悲催。

北衍把鸟蛋塞进怀里,匕首插在腰间,抱着树干,嗖嗖向上爬去。

虽然她莫名其妙的葬身蛇腹,又莫名其妙的破壳而出,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不过,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

这是一条他从未走过的路,山路比较崎岖,路上连个脚印都没有,越向上树木越茂盛,林子里传来瘆人的鸟叫声。

瘦小的身躯在岩壁上小心翼翼的挪动,终于看到了那棵果树,原来它是从山洞里伸出的枝丫,翠绿的心形叶子,枝头有两枚红艳艳的果子,香味更浓了,不停的钻进鼻孔。

北衍看了看陡峭的山势,用手一碰,有石头滚落下来,这样的山不利于攀爬,但是那两枚红果果似乎在向他招手,他终于咬了咬牙,把身后的背篓紧了紧,义无反顾地向山上爬去。

“我这是破壳而出了?是不是从今以后就不用躲在那个蛇蛋里了?”

林芮可有些愤然,她喜欢冒险,和几个同伴一起穿越亚马逊热带雨林,突然窜出一条七彩巨蟒,不由分说把她一口吞下,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巨蟒身死,而她变成了一枚蛋,一枚可以看清外面,却被一层坚韧的薄膜包裹的蛇蛋。

“我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不知多久你才能孵出小鸟,如果我也是一只鸟就好了,可以张开翅膀飞上去。”

北衍又冷又饿又疼,忍不住悲从心起,眼泪哔哩啪啦掉了下来。

“咦?你还会发光?”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背篓里&,围着

    北衍以两年的采药经验知道,这样的山虽然寸草不生,但是山上必有珍稀药材,他坐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休息了一会儿,从背篓里拿出一枚绿色的野果子啃了两口,似乎有了力气,围着石山转了一圈。

  • 子上狠&,又忍

    那个被男孩叫做二叔的,在他的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北衍飞了出去,又忍痛爬了起来,抹了抹眼泪向大山里跑去。

  • 赫然出&座石头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座石头山,山上光秃秃的,怪石嶙峋。

  • &都没有

    北衍在怀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掏出了那枚蛋,蛋十分漂亮,蛋壳是七彩的,异常结实,几次他被二叔打得飞起来,蛋都没有摔破。

  • 从此,&意捡到

    从此,北衍成了孤儿,不对,还有爹爹在山上无意捡到的一枚蛋。

  • 北衍看&。

    北衍看了看陡峭的山势,用手一碰,有石头滚落下来,这样的山不利于攀爬,但是那两枚红果果似乎在向他招手,他终于咬了咬牙,把身后的背篓紧了紧,义无反顾地向山上爬去。

  • 一般,&灵巧地

    北衍深吸了一口气,如猿猴一般,灵巧地板着石头,终于够到了树杈,他稳稳的抓住了树枝,那红果果近在咫尺。

  • 蛋:“&们叫的

    北衍摸了摸怀里的鸟蛋:“不怕!将来我的小鸟蛋也会孵出一只大鸟,比你们叫的还要吓人。”

  • 芮可能&林芮可

    屋里有些昏暗,几缕月光从破败不堪的窗子透进来,门和窗子不停地灌进山风,林芮可能够清晰的看清屋里的一切,虽然瘦小,却又眉清目秀的北衍,眼角还挂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林芮可叹了口气,忍不住伸出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