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玉晴再次穿越了!!!哎玛!带了一座大图馆吖!哎玛!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各种文学作品,科学书籍,应有尽有,环境很陌生点怕啥,有馆手上,天下我有!什么?这是乱世?!!!什么?想看图书馆得有权杖?!!!什么?有了权杖还得有权力点?!!!艾玛!这算啥金手指,万恶的旧社会!我要回去啊!!!此图书馆颇为老旧,听上一任管理员老阿姨说从建国初期就开在这里了,图书馆的馆长是一个老革命,身无长物,唯用全身积蓄开办了这么一个三层旧楼的图书馆,近些年网络图书风行,众多新式书店林立,这座不卖考卷、习题、杂志以及各类笔墨作业的图书馆日渐没了营生。。

肖玉晴终于摸到了趁手的东西,拉了一下没有动,再拉一下突然光芒大盛,她恍恍惚惚的刚感觉自己是拉到了图书馆的玻璃门,就被门外的光芒吸了出去!

图书馆里没客人刚刚好,她也不用忙䟿招待各色人等,每天擦一个区域的大书架,整理一下上面的书籍,累了就习地而坐抽读一本好书,日子过得再松快不过了。

“是啊,是啊,周爷从温柔乡里一出来,对着个小女子都开始怜香惜玉了。”

对方骑着马,她就往山下跑,也不管什么杂草荆棘纵生,头疼脚疼身上疼,潜意识里的逃命要紧让她摒弃一切杂念,只想逃出生天。

翟老先生的背很直但是呈坡度向前倾着,全身的重量依靠着一根拐杖,听前一任管理员李阿姨说,他今年将近九十多岁,以前做过什么指挥官之类的,他现在的身家能养活像她们这样的管理员十个不在话下,李阿姨也没说能养活十个管理员多少年,惹得肖玉晴总是心里犯嘀咕。

这么一想肖玉晴不惊反喜,天上貌似又掉下来了第三个大馅饼?

肖玉晴没有接话,她不知道说什么才不会打断老人回忆光辉往事,这些故事她听李阿姨说了,李阿姨当时自豪的说她的前一代管理员手中出了很多有学问的大学生,到现在市里县里的一些大人物还叫那一代的管理员为老师。

她扯了扯头发,没掉,疼!

这下肖玉晴不迷糊了,她自小就是一副假小子模样,头发从来没长过耳朵,前夫刚恋爱那会儿说最爱她爽朗不作伪的性格——离异那会说我娶你跟娶个兄弟差不多,我觉得我真的需要一个女的,对不起,请您退位让贤吧!

果然不出意外,翟老先生的第一句话就是:“这里要拆迁了,我的图书馆开了五十多年了,一直没有等到要等的人。”

众随从羡慕的看着那人,此番周爷抓那女子失利,定然恼羞成怒,先前他们那般凑趣的调笑便成了错处。一干随众屏气静神,只等着周爷发落,却没想到周爷只是皱紧了眉头,什么话也没说的就扯马走了回头路,一众随从绷紧了心神跟随其后,唯恐呼吸声大了会惹来伤身之祸。

周爷头都没回,直接甩了那跟随一鞭,直接把那跟随打到了马下:“滚!”

空旷的图书馆里的怪笑声似乎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吓得“嗝”的一下,终于恢复了平静。

翟老先生话不多,自肖玉晴入职六个月以来,只见过三次,每次来总是在各个书架前转转,也不抽书出来看,貌似是在检查卫生?所以肖玉晴每天都会认真的擦洗书架,整个图书馆四十五个双面八层的书架,擦一次就要把所有的书转移到活动书架上,然后用湿毛巾沾了水细细的擦一遍,再拿干毛巾擦干水份,晾个十分钟左右,再把每本书检查一下摆回去,虽然馆内没人,她却从来也不曾偷过懒。

拿马鞭的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顺手一扯,没扯掉,再扯仍是纹丝不动!只憋得那人脸红脖子粗张嘴便骂:“间人!还不快快撒手,看爷打不死你!”

“等人?”肖玉晴愣了,这倒没听说过。

不过此番周爷轻拿轻放的模样实非正常,一随从暗暗回头看了眼肖玉晴逃跑的地方,要追也不是追不上,为何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呢?

“小银花,快跟爷们儿回去,不然待会有你的苦头吃!”那些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剧组,但这份无知并不影响他们恃强凌弱。

马队里的其它人见了也不相帮,却在旁边说笑起来:“周爷,昨晚莫不是在小玟红身上下了死劲?这连个女子的力气都不如了?”

原本此刻是正午时分,太阳光线本应该热烈的照着的图书馆大门不见了!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书架,

    图书馆里没客人刚刚好,她也不用忙䟿招待各色人等,每天擦一个区域的大书架,整理一下上面的书籍,累了就习地而坐抽读一本好书,日子过得再松快不过了。

  • 的夕阳&脸上折

    书店外的夕阳余光照在他的脸上折射出一种光芒,让人不能直视。

  • 老人已&的名字

    “给我?”肖玉晴盯着老旧桌子上的各种证件,老人已在所有的转让手续上签好了名,并贴心的按好了手印,受让人的名字空着,好似不是假的?

  • “后来&各地的

    “后来我有钱了,我便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买书,全世界各地的买,有时候为了等一本好书,我等在印刷厂的门口。。。。。在我年轻的时候,这个书店基本上都是人满为患,别处没有的书,我这里都有。”

  • 。。。&似被肖

    “哈哈哈。。。。。。。”那个怪声音好似被肖玉晴的举动逗乐了,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

  • 人已经&走了,

    她认真的擦了擦因长久目瞪口呆而流下的一串晶莹的口水,老人已经走了,她甚至都没有想起来跟老人说声谢谢,而且好像如此大的恩说多少个谢都不够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