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到那个小皇帝说要娶她为后,龙小凤才意外发现身在的世界有点儿不对劲儿。原来是……自己始终都在一个故事里。可省悟回来的龙小凤并也没回现实里。所以简言之的“现实”,像是是个梦。她该怎么办?她也很无可奈何啊!如果……没办法破梦了!破开楚门的世界的世界,瞧一瞧真实的的人间世!(友情提示:本文架得很空,一切全是瞎扯。未经允许各种考订,嘛作者君肯定不听!)走马上任已经第二个月了,但她心中的郁卒未减分毫:。

就在他们背转身的瞬间,她的眼皮动了一动。

门一开一合,寒风从外头吹进,叫人忍不住一个哆嗦。

临走前,他吩咐道:“人你处理掉,干净点,不要……”

也没什么可震惊的。知道他真面目之后,就能想到他原本不是那样的穷小子、普通人。

陆聆涛:“我就拆了你这诊所。”

从车窗看不见车里的人,倒是映出她自己的样子:青春健康,活力四射。

我,不想死……

除开前三天的危险期,身体素质相当好的她,本不应该至今无法苏醒。

“除了我,不要让别的任何人接近她。”

门外那人小心地道:“别苑来客。”

“难道你真想我拆了你的诊所?”

沈一白诊所。

顾名思义,以人名来命名的诊所,它的主人必然就是这个人。

一股热流在脑海中经过,龙小凤仿佛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男人弯下身,将鞭子缠在女人脖子上。

能动了?

交织着的女人尖叫则是短促的“啊!”“啊!”

那女子目送走男人后,转回身来。

但既然是“来路不明”,那么“自己”断然不是和这一对男女一伙的。

“不,不……官人,我要,我要……”女人急促地道。

第20章 碰头

2022-01-07

第57章 十年

2022-01-07

第90章 吊卓

2022-01-07

书评(87)

我要评论
  • :“官&来。官

    女人的喘息更加急促:“官人,快来。官人,求你了求求你……”

  • 对话声&死”。

    从两人短短的对话声中,她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死”。

  • 打在皮&声音;

    “啪!”似是皮鞭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而随着皮鞭落下,一个女人尖叫起来:“不要,不要啊!”

  • 是怎么&可既然

    不记得是怎么落在那女人手里的,可既然会落在她手里一次,保不准会有第二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