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天天在洗白  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潇湘  穿越  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免费阅读  


 

 本书又名《熊掌摘星辰》 陈星言一朝穿越,竟是一个险些落入青楼的可怜人。书香门第的庶出小姐,一朝被人所害,只得自尽以保全名节。好巧不巧地,被一头笨拙又憨实的大熊给捡回了家,自此,陈星言有家了。从末世穿越而来的陈星言,凭借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快就和大熊一起过起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只是,好日子总是要有一些坎坷的。大熊亲奶奶算计她,大熊的亲姑姑也想卖了她,大熊的亲叔叔竟然还想侮辱她……丫丫的,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哈喽凯蒂吗?整治完了这头,没想到原主的娘家人闻声而来,妄图再坑她一回?啧,陈星言冷笑,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大治国,昌和三年,农历三月。

一辆有些破旧的马车,在还算是平整的土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车辕上除了坐着车夫之外,还有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坐在另一侧,而后面的车厢里,则是被帘子捂地严实,什么也看不见。

在离着东平府城不远的安阳县,有个稍微偏远些的村子叫卢家村,村子南面有个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大院子,这户人家看起来不算很寒酸,即使是土房子,那也是有一整排,仔细数数,有七大间呢。

在村子里,能有这么多屋舍,那也绝对是大户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群讨债死懒的破落户怎么还不起来?不用下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了?”

扯着嗓子喊的,正是这一家的女主人。

随着她一句接一句的谩骂和贬低声出来,各个屋子里也先后有人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往外走。

“二柱,你今天不用下地了,去码头帮着搬货吧,昨儿我遇到有财了,他说搬一天货,能挣回来三十个大钱儿呢!”

卢二柱一脸麻木,讷讷道:“娘,我这个岁数了,再去搬货,怕是要在床上躺好几天呢。”

卢老太脸一沉,两手在腰上一叉骂道:“反了你了,还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觉得你爹不在了,眼里头就没我这个娘了!”

这个帽子扣地有点儿大。

卢二柱可不敢接。

一大家子的人基本上也都出来了,卢小柱伸个懒腰道:“娘,这都分家了,你怎么还一大早地就叫嚷呢?各家过各家的,你别再这么吵吵了,五福昨儿晚上可是熬了半夜呢。”

卢老太最是心疼小儿,更心疼三房的孙子,立马放轻了声音,“咋样?五福可是被我吵醒了?”

“没呢,估计也快了。”卢小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卢二柱也没跟他们多说话,反正他是没打算去码头上,再说了,这家都分了,自己也没道理再额外给老娘拿孝敬呀。

让他去码头上搬货,不就是为了能让他多出些钱?

“哟,你们家都起来了?快去村头看看吧,听说你家大熊回来了!”

“谁?”

一时间,卢家所有人都像是被人给下了定身术一般,便是连眼珠子都要挪不动了。

“就是你家大熊呀!哦,不对不对,不是你家的,是卢老憨家的,瞧我,忘了他被你们给过继出去了。这张嘴哟,当我没说!”

村民赶忙改了话头,扭脸儿走了。

太尴尬了!

而卢二柱和他媳妇陈小芳听到这个消息后,则是不自觉地都红了眼眶,他们家的老大,真地回来了?

所以,他还活着?

没死在战场上?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呀!

马车上,陈星无奈地蜷缩在一角,身上搭着一个又薄又有些陈旧的灰色被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还算是干净。

陈星的脚再往里缩了缩,然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惊惧地看着刚刚钻进来的男人。

大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额头,那上面还缠着纱布,仔细看,还有些红色透出来。

“你的伤还没好,躺着吧。”

陈星眨眨眼,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大熊当着她的面儿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叫陈星言,你想自杀,没死成,被我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陈星的眼睛瞪地更大了!

所以眼前这头熊是自己未来的男人?

陈星,呃这具身体本名叫陈星言,之前迷迷糊糊中醒了几次,也知道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只是,当时伤地有些重,所以看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迷迷糊糊地觉得对方长地很高大,如今再看,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可是真重呀。

只是醒了这么一会儿,陈星言就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晕了。

身子歪下去的时候,好像是被人扶了一下,再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卢家村是一个朴实且贫穷的村子。

卢家村上头还有一个清水镇,寻常村民们能得了闲去镇子上转一转,就觉得是很开心了,鲜少有人会去县里。

毫不夸张地说,有些妇人一辈子都没有去过县城的。

马车进了村子,因为有些稀奇,所以引得孩童成群结队地追赶过来,有的孩子手上还拿着柳枝,边跟着跑边挥舞着柳枝,嘴里头还喊着:“驾,驾!”

马车停到了一排明显破败的院子前,然后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大步进了院子。

卢老憨正坐在院子里编竹筐,乍一看到一位大汉进来,吓得不知所措,等人近前了再一看,则是惊呼道:“大熊?”

卢大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几间屋子,跟自己离开时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娘和小牛呢?”

“你娘陪着小牛去镇上看大夫了,估计要等晌午饭过后才能回。快,快进屋坐。”

大熊转了一圈,发现自己以前住的屋子还是那样,没动过,眼神微闪了一下。

“爹,我去把媳妇儿抱下来。”

啥?

卢老憨都听懵了!

媳妇儿?

大熊不是去打仗了吗?咋还带回来一个媳妇儿?

卢老憨家的房子很旧了,而且也矮,总共三间正房,还有几间偏房。

这乡下人说的偏房,其实就是厢房,只是叫出来没有那么地好听罢了。

陈星言被大熊抱进屋内,此时她头上的伤已经好地差不多了,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也都接受完了。

知道自己是被人陷害,而且陈家已无她立足之地,她便想着若是这个男人可靠,暂时在此屈就一段时日也无妨。

最重要的是,她不是真正的陈星言,所以完全没必要回去认那些所谓的亲人。

“大熊,是你,真地是你回来了?”

大熊的身子一僵,好半天才转回身来,对上了眼前这个妇人热切的视线,却是无动于衷。

陈小芳眼看着亲儿子和自己如此生分,心中委屈万分,竟是直接号陶大哭了起来!

卢大熊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一个媳妇儿,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卢家村。

而被人们议论地最为热烈的陈星言,则是在这里休息了几天之后,终于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更为全面的了解。

陈星言现在这具身体里的魂魄叫陈星,来自于末世。

陈星是木系异能者,在一次丧尸围城中,被自己的身边人所害,命丧城下,再睁眼,就成了陈星言。

陈星言已经接收了原主的所有记忆,知道也是一个可怜人,轻轻地叹息一声,“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陈星言本是书香门第,而且出自江南水乡,只因她是庶出的,可偏偏人又生地好看,所以被当地的权贵公子看中,订下了婚期。

而陈星言的嫡母自然是嫉妒不已,干脆趁着陈老爷外出之际,将她给绑了之后偷偷卖了。

两家既结为同姓之好,自然不可能轻易地退婚。

所以,陈星言一死,那么这婚事自然就落到了陈家嫡女的头上。

陈星言也是感慨不已,为了一桩婚事,一个男人,这陈家主母也真是心狠,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这几天,陈星言一直都在暗中观察带她回来的大熊。

也逐渐从几人的口中弄清楚了卢大熊的身世。

卢大熊原本应该是卢二柱家的长子,只是因为当年不满意卢家老爷子的偏心处事,所以被处处针对。

大熊为家中长孙,十一岁时,被其祖父祖母算计,顶替了其小叔服瑶役。大熊一怒之下,提着斧头逼着卢家老爷子写下了契书,将大熊过继到了其堂伯的名下,也就是卢老憨。

大治国在几十年前,也是经历过十几年的战乱的,所以先帝和新帝都是一力主张休养生息。

而边关的兵丁,那是为了戍边,不得已而为之。

大治国法定的成丁年龄为十八岁,若是征瑶役,男子十六岁也可以,再小就是违法了。

而卢家老爷子却因为心疼自己的幼子,逼着年仅十一岁的卢大熊去服瑶役,自然也就被全村的人看不起了。

也因此,这让卢大熊拿到了错处,自请离开这个家。

不想,十二岁时,大熊又被算计参军,大熊的养父卢老憨有心拿银钱来赎,却被大熊阻止。

这一走,就是十年。

前几年的时候,卢大熊还会经常托人送一些军饷回来,可是后来送回来的军饷越来越少,再后来,竟是三四年杳无音信。

也因此,卢大熊被认定是死在了战场上。

谁成想,人家现在又回来了!

大治国还不算是多么强盛的国家,而且周边也都是实力相差无几的大国。

所以,朝廷于兵力上,自然是十分看重的。

自大治国开国以来,但凡是入伍参军的士兵虽然军饷不高,但是家里人参军的话,可以免去家里的赋税,而当时卢大憨家的条件不好,所以大熊才会去参了军,好减免家中赋税。

在大治国,普通百姓几乎是家家户户都要有人去当兵,尤其是家里男子众多的家族,会派很多人去当兵,常年不间断,这样家族内部几乎常年都不需要缴税。

大治国虽然不算是多么强盛,可是商业很发达,朝廷免的赋税,也仅仅是农税,而非商税。

军营里的制度也较为宽裕,在不打仗的时候,士兵无论是回家种地还是回家练习骑射都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前提是你得离你驻守的军营近才成。

像是卢大熊这样的,那是根本不可能中途回来的。

边关离着他们所在的安阳县太远了。

陈星言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她自己这几天一直都在试着自己的异能来为自己疗伤。

木系异能是最具有亲和力的异能,也能起到治疗的作用,只是没有治愈异能那么夸张而已。

其它的问题都好说,可是真地要跟这个大熊一起做夫妻吗?

陈星言一时间有些彷徨。

在末世生活了那么多年,对于人心和人性,可以说是已经不再报有任何的期待了。

只是上天让她来了这里,而几天接触下来,发现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很淳朴,初时的戒心,自然也松动了许多。

家务活都是不用她干的,陈星言吃完晚饭就回了东屋,那是大熊的住处。

想到那个高大的男人,陈星言还是有几分的复杂,不知该亲近他,还是应该防备他。

不一会儿,大熊又打了一盆热水过来。

“我帮你洗脚。”

说着,也不管陈星言是拒绝还是答应,直接就把她的脚给抓了过来,开始去除鞋袜。

陈星言也没说什么,这几天一直如此。

大熊知道她是大户人家里出来的,也知道她爱干净,所以还单独给她准备了一套洗漱的用具。

“爹娘今天问咱们什么时候成亲。”

陈星言的眼睛瞪地溜圆,“你如何回的?”

“我说一切都看你的意思,我没意见。”

闻言,陈星言松了口气,小心试探道:“若是我说我有未婚夫婿呢?”

话音未落,便又咝了一声,感觉到自己的脚要被某人的熊掌给捏碎了。

“疼,疼,疼疼疼!”

大熊的力道松了些,不过还是没有完全放开,瞪着一双凶凶的眼睛道:“你是我的,只能是我媳妇儿!”

陈星言愣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罢了,跟你说不通。”

谁成想,男人一下子火气上来了,一把将人推倒了,直接压了上来。

陈星言被吓得不轻,“你干嘛?”

“只要你做我媳妇儿,我什么都听你的。”

陈星言考虑着如何跟他讲清楚这件事,眼神有些闪烁。

男人的手臂从她的腰下穿过,紧紧地箍住,“别想跑,你没有钱,长的还好看,会又被人拐了去,到时指不定会被如何处置。”

言下之意,你应该不会再遇到第二个我这么好心肠的人了。

莫名地,就是感觉到了一股不怎么有底气的威胁。

第4章 遇险

2022-11-25

第18章 急了

2022-11-25

第19章 借钱

2022-11-25

第21章 争执

2022-11-25

第22章 端倪

2022-11-25

第24章 爆发

2022-11-25

第34章 搬家

2022-11-25

第43章 喜宴

2022-11-25

第45章 巧合

2022-11-25

第46章 玉簪

2022-11-25

入V公告

2022-11-25

第76章 撒泼

2022-11-25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声瓮气&妇儿了

    大熊当着她的面儿掏出了一张纸,然后瓮声瓮气道:“我知道你叫陈星言,你想自杀,没死成,被我救了。以后你就是我媳妇儿了。”

  • 马车上&一角,

    马车上,陈星无奈地蜷缩在一角,身上搭着一个又薄又有些陈旧的灰色被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还算是干净。

  • 什么时&都不用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这群讨债死懒的破落户怎么还不起来?不用下地了?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吃饭了?”

  • 子的人&半夜呢

    一大家子的人基本上也都出来了,卢小柱伸个懒腰道:“娘,这都分家了,你怎么还一大早地就叫嚷呢?各家过各家的,你别再这么吵吵了,五福昨儿晚上可是熬了半夜呢。”

  • 头上,&再说了

    卢二柱也没跟他们多说话,反正他是没打算去码头上,再说了,这家都分了,自己也没道理再额外给老娘拿孝敬呀。

  • 一会儿&言就觉

    只是醒了这么一会儿,陈星言就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晕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