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柄爱在征途  权柄三戒大师  权柄大明  权柄下移  权柄的拼音  权柄百度百科  权柄TXT下载  权柄是什么意思  权柄全文免费阅读  权柄小说  


 

 一位男人中的男人,因一次命运的玩笑,化成一个年青人质子,也自此拉大了一段皇图霸业的序幕——几多忠臣良将,演一出可歌可泣:几许美人情重,完一段悱恻缠绵缱绻;几分赤子之心,留一个泱泱天朝!为确保大家深度阅读快乐……,现郑重承若:第一声春雷随即炸响。伴着震耳发聩的雷声,豆粒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的砸向地面。顷刻间,这雨越下越大,把夜色中的都城笼罩起来。。

屋内床边立着一位虬髯巨汉,手持长剑、侍卫打扮,正目瞪口呆的歪头看着地上躺着的白净青年,就连破门而入的刺客们见到那文弱青年突兀才惨叫后,直愣愣摔在地上,也不禁有些呆滞。

只是这认识太过荒诞,所以他要用一夜的时间说服自己接受这个荒诞——他,一个二十九岁的特种部队教官变成了一个最多不过十五六的小屁孩了。

整个院子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拉风箱般的喘息声……

好在他天生乐观,奶奶的,大不了逃出去,小萝卜头不是逃出去了吗,他自我安慰道。念书时不用功的秦雷当然不知道小萝卜头是就义的。

那刀失去控制,横飞出去,隔着地上刚诈尸的人,向刚要扶床爬起来的巨汉脑袋扎去,巨汉本能施展铁板桥功夫,直挺挺重又躺下,刀‘噌’的一声入木三分,距巨汉脑门仅一寸……

~~~~~~~~~~~~~~~~

两人继续在小院里踱着步子,秦雷思量一番,决定先搞清楚状况再说,于是他边走边揉着太阳穴,自言自语道:“不知怎地,这头疼的厉害,脑子也乱糟糟的,似乎啥也想不起来。”

他仍保持着躺下时的姿势,心却无法平静,昨天晚上他便已经发现自己不是自己。

解决一个,秦雷没有乘胜追击,实在是有心无力啊!这身体虚弱得很,几次动作下来已经接近虚脱。另两名刺客见他下手阴毒,每每断人子嗣,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攻势,双方对峙起来。

干巴巴的回答,却全面准确,就像秦雷熟悉的作战文书,所以秦雷很喜欢:“我们这边的伤亡呢?”

看不是中国古代,而是一个类似的世界。神经粗大到爆掉的秦雷默默的想,便脱口问道:“我为什么不待秦国,而在这里?”

窗外的战斗还在继续,防守的黑衣人渐渐习惯了夜战。如屋内情景一般,十分狼狈但万分顽强的坚持着。房顶上的白衣人眉头轻皱,刚要对身边老者说什么,那老者侧耳凝神片刻,对白衣人缓缓摇头。

“哦……”秦雷点点头,接着问道:“什么人干的?有眉目了吗?”

铁鹰不会在意这些,他拱手道:“昨夜殿下醒来后大发神威,用的什么功夫?卑职从没见过。”

黑暗重新笼罩了屋子,秦雷凝神听着窗外淅沥的雨声,没有再睁开眼睛。

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穹,瞬间把夜空照耀的白昼一般。

身后的青年似乎吓死了,巨汉错愕之余知道今日已是必死之局:自己保护的人一死,就算是杀退刺客,他也没有活路。现在唯有以身殉主,或许还可保全万里之外的家人。

这些刺客终究精锐无比,又人多势众,十几个回合便重新掌握主动,转守为攻,刀剑相交间,巨汉的兵器被一个刺客架住,几乎同时另一个刺客的剑毒蛇吐信般刺向巨汉左胸,眨眼就刺破他的的皮胸甲,似乎避无可避,巨汉目眦欲裂……

刺客中有人先回过神来,箭步上前,举刀下劈,就要平分了这个让人难堪的混蛋。当众人准备迎接一刀两断的血腥时,那举刀的刺客却‘嗷……’的一声,瘫在了地上,双手捂着下腹部,虾米一样蜷缩着,全身痉挛起来。

白日里喧嚣的城市在雨中分外安静,雨水砸落在屋檐下、天井中、马路上,发出嘈杂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又那么和谐,催人入睡。绝大多数人也确实早已安然入睡。

请假条

2022-11-23

书评(95)

我要评论
  • 什么,&,对白

    窗外的战斗还在继续,防守的黑衣人渐渐习惯了夜战。如屋内情景一般,十分狼狈但万分顽强的坚持着。房顶上的白衣人眉头轻皱,刚要对身边老者说什么,那老者侧耳凝神片刻,对白衣人缓缓摇头。

  • 棱上的&慢慢掩

    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巨汉差点没憋死,腹诽几句,双手抱拳,瓮声说道:“属下告退”,拔出插在窗棱上的火把,轻手轻脚出了房间,慢慢掩上门。

  • 就像在&……

    身体很无力,就像在生大病一样,动作全都变了形,刚才明明是一脚踢向那人小腹,却低了三寸……

  • 这招‘&后肘击

    这招‘迎风挥袖’在旁人眼里实在是太歹毒了:先拳击裆部,后肘击肋部,便是个铁人也要被打坏了。

  • &牌教官

    秦雷强行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特种部队王牌教官的素质令他将荒谬感压在心头,专心应付眼前的危机。

  • 仿佛从&没来过

    听到呼哨,刺客强攻几下,便潮水般退走,眨眼间无影无踪。那些防守的黑衣人竟也不声不响的离去,仿佛从没来过。

  • 啊!这&毒,每

    解决一个,秦雷没有乘胜追击,实在是有心无力啊!这身体虚弱得很,几次动作下来已经接近虚脱。另两名刺客见他下手阴毒,每每断人子嗣,不由自主的放缓了攻势,双方对峙起来。

  • 砸向地&刻间,

    第一声春雷随即炸响。伴着震耳发聩的雷声,豆粒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的砸向地面。顷刻间,这雨越下越大,把夜色中的都城笼罩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