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

    作者:顾佳

    类别:历史 | 连载

    编辑:书信起笔 | 在读:17616 人


我要风生水起  顺德美食风生水起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免费阅读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txt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txt下载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zip下载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起点中文网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下载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手打  


 

 炸弹能源舱的那一刻,林蓁真的我以为自己要出徒未捷身先死了,可没想起自己再一睁眼——居然像是反倒“走捷径”到了地球?而已她已已不再是她,而成了大坡村一枝花。快活容易割断了原主的烂桃花,又被塞了个未婚夫,拿不出三百块钱别想悔婚的那种!!她而已想苟着享尽地球原生美食而已,为什么要让她立艰苦奋斗发迹致富之路的人设?***秦崝偷偷的被干扰了匹配结果后,本我以为成了林蓁配偶的事十拿九稳了,自此自己就也可以高枕无忧。结婚前除了机会来个长途旅行,但是二人世界的那种,真是是美滋滋!但他万万想不到也没想起,历经磨难生离死别好不容易把人再找回去后——怎么尤其是这两天有一股往年少见的寒潮南下,整个大坡村就像是被罩进了架在开水锅上的蒸笼里似的,睁眼看去,整个世界哪哪都是水雾。只不过那些水雾不是热蒸汽,反而冰冰凉,一直冰凉到能浸入人的骨头缝里去。。

“朵丫,你感觉怎么样?还晕吗?”酱红脸妇人仔细地查看她的脸色,脸上的怒意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紧张。

常建城眼睛马上一亮:“阿朵!”

常建城拿出了一个馊主意,他说这彩礼就相当于在婆家和娘家眼中这待嫁姑娘的价值,所以想要把彩礼降下来,就得在议亲的时候死命说女方的坏话。越是把原身说得一文不值,张大丫就会越抬不起头,就会没有底气多要彩礼。

她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在这个村民个头普遍受营养不|良影响的年代里十分出挑,又长了一张五官精致的巴掌小脸,加上在村子里一众的灰头土脸中让人眼前一亮的白净肤色,所以虽然因为个头高从而显得格外单薄瘦削,不符合当前农村婆婆挑儿媳妇更喜欢珠圆玉润型身材的要求,但是却格外吸引同年龄层的村里村外小青年的目光。

但是常家穷呀,怕是拿不出让张大丫满意的彩礼,而且就算掏空家底乃至举债把彩礼给凑齐了,回头俩人结婚时,这彩礼张大丫肯定是不会让原身带到常家的。

“我呸呸!什么免费劳力,你家李朵丫才挣这么点工分,都不够自己口粮的,瘦得跟个小鸡崽似的,面无三两肉,身无四两骨。进了门还不是得靠我们家建城养?!也就建城瞎了眼才觉得她可怜想对她好点,非要逼着我上门。”

“她能有什么事?又没人碰到她!”对面那道聒噪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看看,难道我有说错吗?身子骨这么弱,嫁了过来能当什么用?气性这么大,被说几句都能一口气上不来,要是让她挑担草,不是得去掉半条命……”

村南头一个用破篱笆围起来的小院里走出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被带着冰沁气息的小风一吹,俩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一边伸手紧了紧厚硬的粗布外衣,嘴里一边含含糊糊地咒骂着:“这都什么鬼天气……”

“不是说好了今天我们过来是谈建城和朵丫的婚事的吗?”姚三凤吊梢眼四下环顾,“怎么家里就你们俩?你们老李家就是这样对待未来亲家的?”

就算正当午时分,也别想见到日头的踪影,只能凭着薯粉灰色的天幕上那光线的明暗来判断昼夜和大概的时间。

说话时嘴巴张合间居然能呵出白气来,可见是有多冷。

首先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蓁随意地一瞥就收回了目光,余光看到姚三凤旁边坐着一个眉眼跟她有几分相似的黑瘦男青年,这会正眼巴巴地望着她。

张大丫用脚勾了几张板凳到门口。

她狠狠剜了眼对面讨好地看着自己的黑瘦男青年,“你家常建城不要脸,我家朵丫可自爱!他俩的事十划都还没有一撇呢,姚三凤你再敢乱叫就给我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这样的话,她过门后要怎么生活?

四张板凳分列门口两侧,摆出两两对阵的架势,张大丫把脸色苍白的姑娘摁到板凳,自己也在她旁边坐下,这才抬了抬下巴示意姚三风和常建城坐对面,语气十分不耐烦:“你们来是有什么事?”

二月刚过去一半,位于华国南方的亚热带海滨小城虽然常年无雪,但是早春的气温对于当地人来说还是颇有些冷的。

视线交撞的瞬间,林蓁头部的涨痛突然剧烈起来,她“啊”一声痛呼,双手紧抱头部,再次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抵抗着那股突如其来的疼痛。

第097章 买

2021-12-26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且那人&。

    有人扶住她后背,在她睁开眼又闭上之间,耳边的声音陡然拔高,而且那人还用钳子般的手牢牢握住她的肩膀不停地摇晃她。

  • &,就只

    这间开阔的厅屋因为除了东北墙角摆了一张老旧的八仙桌以外,就只有门角叠着放的几张木板凳而显得空荡荡的。

  • 算,还&让人进

    张大丫又翻了个白眼,不过想到这母子俩的目的以及自己的盘算,还是侧身让人进了门。

  • 进门就&这样了

    “……这还没进门就已经被欺负成这样了!要是真的进了你们常家的门还得了?”

  • 里走出&,俩人

    村南头一个用破篱笆围起来的小院里走出一高一矮两道身影,被带着冰沁气息的小风一吹,俩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一边伸手紧了紧厚硬的粗布外衣,嘴里一边含含糊糊地咒骂着:“这都什么鬼天气……”

  • 垂着的&,指尖

    林蓁能感觉到自己正半躺在地上,垂着的手下意识摸了一把,捻一捻,指尖都是泥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