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侠客传无限刷vip  豪情侠客传游戏  神雕侠侣2侠客传郭芙  风云侠客传手游  江湖侠客传  


 

 金陵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重地,大江流。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诚倩悲风吹泪,过扬州······ 金国侠客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当时奸臣蔡京当道,收刮民脂民膏,在上蒙骗皇上,在下欺压百姓。搞得当时宋朝乌烟瘴气,民不聊生,朝政荒废,兵无斗志,使女真族壮起了大灭辽征宋的野心。1115年金攻辽,1121年金宋合力灭辽,1126年金兵南下攻大宋京都汴梁城。此时徽宗才觉大事不妙,可已完矣,1126年正月下诏传位于赵桓,即钦宗皇帝,昭告天下。钦宗继位又不得以将蔡京流放,将其子斩首示众。次年正月春,钦宗召集三个大臣于紫宸殿商议是否出巡避事,此事便发生于钦宗正月春。。

  话说钦宗帝召集三臣集于紫宸殿,大殿之上,龙椅上正坐着一个中年胖美男,那人身着明黄龙袍,发髻上扎有一个金龙吐珠簪,阳光照耀下光彩照人。见他眉间锁成个“儿”字,硕大的脸庞下有一留美须,此人年纪四十左右,这便是当今圣上钦宗帝赵桓。大殿这下跪有三位大臣,从左边起第一个,是满脸雀斑,脖颈后竟长有一黑痣,这人身材削瘦,已有三四十岁的年纪便是当朝宰相白时中。第二个满脸横肉,胖的走形,年纪大约三十出头,此人也是当朝宰相,名曰李邦彦。最后一个身材修长,下巴尖削,年纪四十出头,此人便是当朝兵部侍郎李纲。只听那钦宗帝开口说道:“爱卿,尔等商议,如今朕是出巡还是留守?”话音刚落,便听李纲向前开口说道:“启奏陛下,臣以为当留!”钦宗听罢“噢?”了一声,问道:“爱卿何以如此认为?”李纲回道:“回奏陛下,愚臣以为,今太上皇传位于陛下,自是希望陛下能整顿钢制留守京城,如此时金兵南下威逼京都之际,陛下便要出巡,只怕百姓有怨言,太上皇那也不好交代。”却原来,当今皇上,见金兵攻到都城,十分害怕,心中却想着弃城而逃,而当时兵部侍郎李纲却主张陛下留守京城与金兵开战,当时朝廷便称李纲这样的人为主战派。在说那钦宗听后“嗯”了一声不再言语,站起身来在龙椅前来回走动,此刻白时中开口说道:“启奏陛下,臣有不同见解。”钦宗问道:“卿有何见?”白时中笑道:“陛下,金兵号称百万,而据愚臣所知,京城兵将却不足二十万,陛下,愚臣又听说,此时金兵大营驻扎地离京城不过二十里,一旦金兵攻取京城,只怕,只怕京城守将难以应付。”这白时中虽官拜宰相,但一心只想与金人求和,一直主和,故朝廷又称这样的人叫主和派。那钦宗听罢,便长叹一声,坐在龙椅之上,心中十分得意,但有不好向主战派的大臣说出自己的想法,此刻有人提出,正合我意,何不利用他来完成朕的心愿?想到这开口问道:“那卿认为这该如何是好?”话一问完,白时中刚要开口,李纲便接道:“陛下,四方援兵已闻讯赶至京都护驾,愚臣相信最多不过一个月便可抵达京城,到时陛下就不用怕他金兵了!陛下那时在一声令下定可退敌!”白时中一听忙道:“李纲你想让圣上落入金人之手吗?难道李大人早与金人勾结不成?”话音刚落,忽听殿梁之上传来一阵狂笑,这笑声传入耳中十分刺耳,让人听后十分闹心。众人听罢心中大吃一惊,不知何人竟隐于大殿之上,竟未察觉,想出声却被这声音所镇,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李纲许久才反应过来大叫道:“不好有刺客快护驾!”此话一出这些个殿前侍卫一一拔刀护驾。只听一笑声说道:“大宋国君懦弱无能,奸臣小人共处一堂,难辨真理又有谁怪?只怕江山断送此堂!”说罢便从殿梁上落下一个影子,众卫士一见忙全挺刀而刺,谁知那黑影武功了得竟将卫士手中之刀全部踢掉破门而逃。霎时间宫中大乱,所有卫士搜查皇宫,白时中借机说道:“陛下,怕那人是李大人的同党,臣有报,李大人勾结金人,怕那影子······”话还未说完,便听钦宗问道:“那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话音刚落,一卫士跑来报信说道:“陛下,刺客怕是已逃出宫外!”钦宗帝怒道:“什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卫士一听吓道:“小人知错,望陛下恕罪!”钦宗下令不去理会,当下众人告退。

  不知,这老丐带他过了多少个大街,拐了几道弯弯,终在一个林中破庙前停下脚,却已出城。这一停下,那书生却未有丝毫准备,竟摔个大跟头,成了一副残样。老丐忙将他扶起笑道:“实在对不住,忘了书生不会千斤坠的功夫?”说罢哈哈大笑。那书生心中并无怨言,恰恰相反,心中对这老乞丐十分佩服,却想着自己也有如此武功便心满意足了。老丐笑问道:“想不想学这功夫?”书生一听忙使劲点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老丐见罢哈哈大笑,点头道:“那你想不想拜我为师?”书生一听又是一阵点头。那老丐忽拍自己脑门说道:“老糊涂了不是,还未请教书生贵姓呢”书生一听忙道:“不敢,在下姓张,贱名德峰,表字终诚。”老丐点头道:“好忠诚!来!”拉着书生的手奔庙门去了。说是庙门,可这庙破的连门都没有,到庙门与进庙中无异。待一进庙,却让那书生大奇,奇的不是结网落灰的庙墙;也不是破的只有半个身子的如来佛像,而是一群躺在地上的乞丐,油乎的脸,破烂的衣服长疮的腿,磨出老茧的脚。此刻他们正在鼾睡,鼾声如雷。这帮乞丐少说也有三四十人,更奇的是这些个乞丐左肩头各背着数量不同的布袋。张德峰心道:“这些个布袋小巧得很,不似装东西用的。”那老丐一瞧这些个乞丐,脸却是一红。当下走到门口一乞丐身旁轻推这乞丐说道:“大白天有什么好睡了快快起来。”谁知,那乞丐却闭着眼睛道;“没醉,我没醉。”那老丐一听疑道:“甚么?”随即一想这是梦话,随即哈哈大笑,笑声连绵不断,真的庙中佛像嗡嗡作响。原来这笑声,包含了这老丐两成力道。震得地上的乞丐慌乱站起······

  当下,众人在破庙中饱餐一顿,吃得到也奇怪,有的像鹿角,有的像羊角,张德峰倒不认识。只听帮众弟子叫它“烹金菜”,却不知为何叫烹金菜。就在此时,王大肚走到张德峰面前笑道:“峰儿,为师若没猜错的话,你定是在想此菜为何叫‘烹金菜’”张德峰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王大肚见状可奇了怪问道:“你这是何意?为师猜错了?”张德峰说道:“徒儿刚才听弟兄们说这菜叫‘烹金菜’,却不明白为何叫‘烹金菜’?”王大肚听罢哈哈大笑道:“峰儿,‘金’自是指金国,何为‘烹金’?便是将金贼烹了。”话一说完,张德峰大吃一惊。王大肚倒没注意张德峰的表情,续道:“这些个菜都是女真族金人的东西,不是鹿角,就是羊角,都是些野味。”张德峰点点头,心中道:怪不得我不认识呢,原来是金国的东西。只听王大肚续道:“峰儿,其实丐帮的弟子,甚至是全中原的汉人,都恨金人入骨,都想抽他们的筋,喝他们的血,你可知为何呀?”张德峰点头道:“金人行为恶劣,生性残暴。只要有金人的地方,我们汉人便不得安宁,甚至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王大肚愤道:“不错!这些个蛮夷,你可知他们打猎时竟让汉人披着鹿虎野兽的外皮,像捕杀猎物一样的杀死他们,居然拿我们汉人不当人看。这都是好的,甚至有的汉人被他们折磨生不如死!女真这帮禽兽不如的东西!你说,我们汉人有没得罪过他们,何以对我们汉人下此毒手?”说到这二人皆不语,连连长叹。他们哪里得知,但凡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为得到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如狼似虎。一个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野心勃勃的民族。汉人本比金人多出十倍不止,以当时金人的想法哪里会容得下比自己族人多出数倍的它族。

  当下睁开眼睛一瞧,只见王大肚神情紧张,似有要事。在瞧四周丐帮弟子却已不见,未待张德峰开口寻问,就听王大肚言道:“形势有变,事情不妙。”张德峰一听惊问道:“师父,发生了什么事,怎如此慌张?”王大肚回道:“刚得到的消息,金兵已得知中原武林名门正派要阻止金兵南下,已广招天下英雄,企图统一武林。”张德峰一听大吃一惊,此时王大肚已提起张德峰走出破庙,展开轻功,一路向西去了。

  王大肚将手一挥,众乞丐顿时鸦雀无声。他打开书信言道:“这便是第一件事”信中这样写道“启禀帮主,金兵此次南下攻取京都,密谋夺取中原,后取大理,在灭西夏。其野心勃勃,今日妄想利用五虎帮收取中原武林。金兵将首名唤完颜斡离不,此人心机莫测,实为小心。金兵十天后攻取京都,今写此信特告帮主,待帮主定夺。”读罢,朗声道:“众弟兄我丐帮自唐朝建立以来,号称天下第一帮,丐帮自开创以来,吃百家饭,做百家事就是帮规,都以武林安危,天下安定为己任!如今金贼南下侵我大宋国土,杀我大宋汉民,所占之地,汉人尸野遍地,就连未满岁的孩童也不放过。而今皇帝懦弱无能一味忍让,竟让金贼打到京都,要遭遇亡国之险,众弟兄咱们决不能让金贼践踏我大宋国土,欺我大宋汉民。”话音刚落,底下丐帮弟子个个义愤填膺高骂道:“滚他娘的金贼,他若敢来,老子便将他四肢斩下,掏出他的心肝拿去喂狗!””操他娘的金狗!”“没错!他奶奶的,看老子不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只要帮主您老人家一句话!”“对!对!帮主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当下一片叫喊。王大肚哈哈一笑道:“好!众兄弟!老朽第一个号令是······”当下众人凝息而听。“五袋弟子前去各省联络分散的弟兄,聚于东京,准备抗敌!”人丛中走出十多个背负五个布袋的乞丐,抱拳道:“遵命!”

  当时奸臣蔡京当道,收刮民脂民膏,在上蒙骗皇上,在下欺压百姓。搞得当时宋朝乌烟瘴气,民不聊生,朝政荒废,兵无斗志,使女真族壮起了大灭辽征宋的野心。1115年金攻辽,1121年金宋合力灭辽,1126年金兵南下攻大宋京都汴梁城。此时徽宗才觉大事不妙,可已完矣,1126年正月下诏传位于赵桓,即钦宗皇帝,昭告天下。钦宗继位又不得以将蔡京流放,将其子斩首示众。次年正月春,钦宗召集三个大臣于紫宸殿商议是否出巡避事,此事便发生于钦宗正月春。

  众人吃过晚饭后,便在这破庙中睡下。庙中多是杂草,那些个丐帮老弟子东走西闯什么地都睡过,莫要说是杂草,便是坑包也照睡不误。而张德峰则不然,他乃一介书生,在宋朝那个重文轻武的年代,书生的待遇可好得很,直到金兵攻宋,书生的待遇就降低。张德峰平日睡觉被褥必全,先不说好坏,单说他娇生惯养,炕席都曾未见过,更何况杂草?此刻,张德峰一躺,但觉寒气透骨,杂草扎背,委实难以入睡。如此一来,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张德峰还未入睡。恰在此时,忽觉耳边隐隐作响。待仔细一听,却是有人叫他的名字,只觉此声甚是耳熟,这才猛然想起,这是师父的声音。

  在一旁的张德峰越听越糊涂,不禁悄声问王大肚道:”师父,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王大肚皱了皱眉头,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楚,但这二人之间必有一场恶战!“话音刚落,就听那矮胖人对渔夫道:”你现在才明白又有什么用?看枪”说罢一招“探花刺头”扎向渔夫面部,渔夫见罢大赞了一声好!当下起身一个正踹踢向矮胖子头部,矮胖子忙侧身躲过。

  王大肚续道:“第二个号令就是由六代弟子率领汴梁城中众弟子三天后到城东门接应各省弟兄,到此处会合。”当下又有几名弟子回应。张德峰瞧在眼中,心中对这王大肚佩服的五比投地,想到自己若入了丐帮,当真是求之不得。只听王大肚说道:“这第三个号令,算是一桩心愿。”说罢冲张德峰一笑,续道:“张书生,老朽有一事要与书生讲。”张德峰听罢心想:怎么?让我入丐帮,怎会有这等好事。忽听王大肚说道:“书生可曾想入我丐帮成为我丐帮弟子,再拜在老朽座下,传授你武功。今后共谋抗金大事,不知你意下如何?”张德峰听罢大喜,想到我一介书生,承蒙老前辈看得起,要收我为徒,今后也有个依靠。当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小生漂落于此,承蒙前辈指点,如今又不嫌弃,收小生为帮众弟子实感荣幸,小生不求拜在前辈座下,只希望小生为帮众一打杂的便已心满意足。”王大肚将其扶起,言道:“书生说的哪里话,今你入丐帮便是自家弟兄,便是自家弟兄也休要说两家话。”话音刚落,王大肚便走到庙檐下大叫道:“谁在房檐上偷偷摸摸的,是英雄便出来报上名号!”众人一听大乱,纷纷冲庙檐上叫道:“谁?快给老子出来!”“就是,难不成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无脸相见?”叫了半天并无反应。就见王大肚挥出一掌直奔庙檐,只听“哗啦”一声,竟将庙檐打破。又听“哎呦”一声惨叫,竟从破口处滚下一个“肉球”,待那“肉球”一站定竟是一个人。见那人圆圆胖胖倒是可爱,矮矮的个往地上一站,便如一水桶摆在地上,身后背了一块洁白之布,长约有五尺左右,布中所包似是一件兵器。王大肚细瞧此人,只觉脸生,江湖上不曾见过。当下抱拳道:“不知这位仁兄是何许人?却在庙檐之上偷听我丐帮机密?”那矮胖人“呸”了一声尖细声道:“老东西,老子刚到屋檐上便被你一掌打下来!我不曾问你居心何在,为何拦本大爷去路,你却倒问起我来!”众丐帮弟子一听大怒,不等王大肚开口便骂道:“你是什么狗东西!”“就是,在这你还没有说话得分!”“你妈的······”当下骂声不断,竟有些乞丐摆出架势便要动手。王大肚忙将手一挥说道:“倘若真如仁兄所言,仁兄便请自便”。众丐帮弟子一听都愣住了,“怎么?这么便宜就让这狗东西走了?”“就是,老子还没出手教训他呢!”“就你那能耐,帮主自有安排。”“这······”

  在说东街之上,平日里热闹繁华的东街此刻却是死般寂静,大街之上人人低头叹气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却说,东街上有两个妇女一下子相撞,而摔在地上,起身后并未责怪对方只是相视一下各叹一声便离开了。此刻,紧挨着城门口有一个茶馆,茶馆门口正坐着一个美貌书生,只见他右手端着茶放在嘴边却也不喝,双眼死死盯着东城门,哪有丝毫饮茶之意。此时的东城门紧紧关闭,突然城门打开,打城门外进来了一队人马,那书生紧张的睁大眼睛,待人马一走进,打的是大宋的旗号,这才回色。只听那队人马进城便大叫:“前线告急!前线告急!金兵移营!金兵移营!离城不足十里!离城不足十里!”之后这队人马一路向西而去,声音也渐渐消失。街上的百姓一听个个唉声叹气,甚至有些人竟哭出声来。那书生见官兵远去幽幽叹道:“不想我大宋何时沦落到如此地步?如何才能收复失地,重振我大宋国威?”话音刚落,便听一声长叹说道:“怕是不能了。”这声音是从这书生身后传出,书生一听心中大疑不知何人竟说出如此犯上的话,猛一转身只见身后站着一个满头白发蓬乱,长白须飘在胸前,身材瘦小肚子却大,衣服破烂不堪,右手捧住个破饭碗,左手拿个鸡翅,边嚼边吐骨头,吃的满嘴是油,衣服上下都是油点,看上去让人作呕,已有七八十岁的年纪是一个老乞丐。那书生一见笑问道:“不知前辈何出此言?”那老丐将口中最后一块骨头吐出笑回道:“你若只当今圣上现想何事,便知老朽何出此言。”书生一听放下手中茶碗问道:“前辈知当今圣上所想?”老丐点了点头,那书生一见忙问:“圣上所想何事,还望前辈赐教!”那老丐听罢却不作答,只是抚须一笑。书生见罢心想:我当真愚蠢,这老丐又不是神仙何以得知当今圣上所想。想到这也是一笑,坐下喝茶。那老丐一瞧疑问道:“秀才所笑何事?”书生一听并未作答反而反问道:“那前辈所笑何事?”那老丐一听愣了一下,随后笑道:“秀才是报复?哈哈,秀才你敢跟老朽打一个赌吗?”书生听后回道:“不知所赌何事?”老丐笑道:“赌一赌,一会儿圣上会下旨昭告百姓,他将会留守京城,与大宋共存亡。”书生一听摇摇头道:“不会的,当今圣上胆小怕事那是出了名的,如今金兵号称百万南下攻宋,离京城不过十里,当今皇上又如何能留守京都呢?前辈这······”话还未说完,那老丐拦道:“秀才莫要多言老朽只是问你赌不赌。”书生一听“嗯”了一声,心想这老丐何以如此肯定,我赌不赌?当今皇上又如何能留守京都呢?当真是笑话,想到这回道:“也罢书生便与前辈赌上一赌,书生就赌皇上不会下诏,便是下诏也是出巡之诏。”那老丐一听“哦?”了一声回道:“好,如若老丐赢啦秀才可愿入丐帮成为老朽的弟子?”书生一听想了想回到:“如果前辈输了呢?”老丐一听也想了想笑回道:“那老朽便传一套武功与你。”书生一听仔细瞧着这老乞丐,如何也不肯相信眼前这个邋遢老头会什么武功,当下只是想老乞丐年纪过大也过于寂寞,只是淡淡一笑,便坐下喝茶,见老丐可怜,便与他同坐饮茶。二人谈天论地,倒也快活,二人政见相同,谈起大宋政治都是一叹。那书生举杯说道:“我大宋汉人也,本不善骑术,剑术,不似金人蛮夷天生好斗,自幼体格强壮,这为我汉人所不及。操兵练甲应及时不可耽搁半天,领兵之将也应懂用兵之道。可我宋朝近年来并不练兵,所用领兵之将多为文官如何懂得兵营之道?时间一长军无斗志,文官又不懂领兵之道一味强加训练只会引起怨言,并无善果。”说罢长叹一声,那老丐一听点了点头,许久回道:“我大宋汉人却不如金人蛮夷强壮并且还体若多病,当今圣上不懂钢制,

  王大肚将帮中规矩与张德峰简说一番,只要他牢心记住,帮中的弟兄应互助互爱,不可因一见分歧,坏了弟兄情意。

  许久,从西边来了一队人马,只见为首之人,年纪甚轻,派头却大,右手紧握长枪,乍一瞧威风凛凛。这将领好神气,左右亲兵少说三百,多说五百不止。见他右手高举一张黄卷,待走近一瞧,见那黄卷之上秀有双龙戏珠图,图画两旁各有大字写的是“圣旨”二字。那将领走到大街中央便停下,见左右亲兵将大街团团包围,左右百姓皆站在大街两侧。

  在说那矮胖人见众人大笑也不理会当下对王大肚说道:“划下道吧!”说罢竟“呼”的一掌打向王大肚面门,这一掌来得极快,王大肚一时竟躲不开,当下只好挺间走险右手化指点向矮胖人“章门”穴,若点中此穴,力道正好,此人肝脏便会破裂,阴血伤气。这一下到让那矮胖人惊怕,硬生生收回那掌,闪到一旁,尖细声道:“没想到你这老东西会有两下子!看招!”说罢右手化掌为拳,一拳挥出,这回他可长了记性,同时左手护住全身大穴。二人一交手便拆了十余招,那矮胖人净使一些下三滥的招数,完全脱离武学正道。而王大肚却使的纯正通臂拳,如此二人又拆了三招,这矮胖人便破绽百出,王大肚见罢抓住了这矮胖人后心一破绽,直拿其后心,暗使了三成力道将那矮胖人跌出老远,竟差点跌出庙外。那矮胖人落在地上摔个半死,全身只觉疼痛难当。便是如此,嘴上也不吃亏,当下开口便骂道:“斜他奶奶的,老子今天真他妈撞邪,不想竟输在你这老不死的手里他妈的·······”众丐帮弟子听后大叫:“**嘴里放干净点,技不如人便不要再放屁!”“放屁?好臭,好臭!”······那矮胖人听罢气得肺子快要炸开了,当下勉强站起,向王大肚抱拳道:“请教阁下贵姓名号?”王大肚道:“老朽贱名不足挂齿,你如想报仇便在这找我!”胖人点头道:“好!一言为定,三年后再会!”说罢便匆匆离去。武林中人,但凡有敌手将自己打败便约下日子待自己武功有长进,到了约好时日,在指定的地方约好再斗,倘若这次输了便再约,直到将对手打倒为止。所以,那矮胖人就相当于向王大肚下挑战书。待胖人一走,众人欢呼。王大肚哈哈大笑道:“似这般无赖,老朽可见的多了。”这回可让张德峰长了见识,此时又跪在王大肚身前说道:“前辈收我为徒吧!教我武功吧!”王大肚忙扶起张德峰道:“老朽已收你为徒,日后定将全身武功尽数相传。”说罢转身道:“安排新弟子入帮!”当下安排张德峰入帮。过了礼节,行了拜师礼,王大肚朗声道:“即日起,你张德峰,便是我王大肚的徒儿,明日起,我王大肚便正式教峰儿武功!”张德峰听罢大喜连叫数声师父,叫的王大肚心里美滋滋的,笑道:“只因形式紧急,为师便教你一些初浅的武功!日后再教你高深武功。”张德峰点点头,王大肚续道:“带你学会后,为师要你做一件事。”张德峰一听问道:“什么事?”见王大肚正色道:“为师要你投靠李纲!”(第一章完)

  见那老丐一同跪下齐叫道:“恭候帮主驾到!”原来这老丐正是丐帮帮主王大肚,这叫声动天震地。如此之阵势,张德峰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惊这下竟说不出话来。老丐见罢哈哈一笑,不做理会,径自走到佛像下,当下笑道:“众位弟兄,今日老朽叫各位来,有四件事与众兄弟商议!”说罢打怀中掏出一封书信。见佛像下中丐帮弟子顿时议论纷纷:“什么事要帮主亲自出马与众兄弟交代。”“听说五虎帮的来了!!”“五虎帮是什么?”“那小子谁呀?”“看样子是个书生”

  张德峰点点头,却不知师父要干事么。

  北宋都城名曰汴梁(即今河南开封),是一个富盖天下的古都,由于此城为都城,故又叫它东京。早在仁宗年间此城中店铺达6400多家,家家有名,各有特色。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北宋都城梁城,东华门外,市井最盛······凡饮食、时新花果、鱼虾鳖蟹、鹌鹑兔脯、金玉珍玩、衣着无非天下之奇。”当真是天下珍宝尽有的古都。据说当时有一位画家据汴梁城中的景象画了一幅远近中外的图画名曰《清明上河图》,此画家正是张择端,由此画便知当时的宋朝国都多繁荣昌盛。可如此之仙都,传到北宋倒数第二个皇帝徽宗手中却变得一片荒凉。

  二人穿过数个丛林,行了三里多路,来到一湖前,王大肚这才停步,将张德峰放下,这一会放的倒稳,张德峰并未跌倒。张德峰仔细一瞧,才见此处群山环扣,围住一小湖,船边有一个渔夫,王大肚大步走到渔夫面前笑道:“船家,我有急事,可否带我师徒二人度湖到对面的岸上去!”渔夫搔了搔头,说道:“今儿个我家有点急事,这度岸······恕我不能办到。”王大肚笑了笑,打怀中拿出十两银子递与那渔夫,笑道:“我这有十两银子,只怕老兄打十天鱼也挣不了这么多,还望老兄辛苦一趟,将我二人送到对岸。”话音一落,渔夫笑道:“老爷小瞧我了不是,钱,我一个臭渔夫穷一辈子了,我倒不在乎,在下确实有要事在身,这位老爷还是请到别处去!”王大肚向四周望了望,这小湖旁除了眼前的这艘渔船,哪还有别的船只,当下又要劝那渔夫,只见那渔夫冲王大肚摆摆手,说道:“老兄别说我没劝过你,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不然待会儿出了麻烦,丢了性命,可不值!”王大肚一听,心想:什么事竟要这渔夫如此害怕?当下开口问道:“不知这会出什么事,竟要陪上性命?”渔夫不耐烦道:“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话,让你离开就马上离开,别问东问西的,不然到了时辰,你想走也走不成了!”王大肚本是好奇心极重之人,一听渔夫要赶自己走,当下“呵呵”一笑,道:“你让老叫化子走,老叫花子偏就不走,今儿个老叫花子倒要看看,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倒是怎么闹出人命的!”渔夫“嗨”了一声,怒道:“你这人可真怪,人家一听有性命之忧,跑还来不急呢,你可到好,还敢留在这?快走!”王大肚“哼”了一声道:“我偏不!”那渔夫刚想开口,就听不远处传来尖细声道:“张兄弟,别来无恙啊!”话音刚落,就从一棵树上滚下来一个“白球”,眨眼间,已滚到了渔夫脚下,渔夫大惊,忙退后了三步,待一站定,便对王大肚喊道:“刚才有机会逃命,你不逃,现在好了,想逃也逃不掉了,也是命中注定你要死在这小湖旁!没人能救你。”说罢长叹一声,此时那“白球”已站起,背对着王大肚、张德峰等人,王大肚见此人身高不足五尺,十分肥胖,好似在哪里见过,但一时竟想不起来,只听那矮胖子“嘿嘿”冷笑两声,说道:“今天在这里的人都得死!”此声一出,王大肚只觉此声十分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而此时,那矮胖人也正转回身看着王大肚,这一瞅,二人同时惊“啊”一声,王大肚惊的是眼前这个人,正是当日在破庙中,跟自己比武的狂人;而胖矮人惊的是,这个老叫花子怎会在这?王大肚哈哈一笑道:“我道是谁有这么大个本事,原来是你!“那矮人一愣,冷哼一声,续道:”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竟在这碰到你。“说罢反手就将身后的白布解到胸前放到船上,慢慢将白布打开,张德峰好奇往白布中一瞧,”啊“地大叫了一声,王大肚等人也忙将头探去,心中也是一惊。原来,这白布之中包着一根五尺银枪,银枪旁竟用黄布包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外层还有已干的血迹,显然布中包的是一个人头。那渔夫一瞧这黄布,立马就变了脸色,苍白的脸,张着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许久,那渔夫”哇“的大哭一声,说道:”李兄,不想你我相别三年,你却终了死在这帮恶魔手中,想这三年来,你我二人东藏西躲,苟且偷生,从未过过人的生活,不就是要躲过这一劫,以图日后东山再起,可如今‘’‘’‘’如今,你去死在这群恶魔手中,你死的好惨哪!“那矮胖子一听,开口说道:”你不用为他可怜,我们教主说了,只要你肯教出本《甘露剑谱》,到时自会放你一条生路!“那渔夫一听仰天长笑,回道:”你这话骗骗三岁娃娃还行,想骗老子,做梦去吧,到时我将剑谱一交我还有命活?“那矮胖子一听,冷冷道:”难道说你现在不交,我就不会杀你?“说罢,脚下一番,就将五尺长枪翻到手中,晃了一晃,问道:”姓包的,想你到底交不交?“那渔夫笑道:”你敢杀我?“矮胖子回道:”怎么不敢杀你?“渔夫回道:”杀了我,你们就休想知道剑谱的下落!“矮胖子一听笑道:”不错,我确是杀不了你,不过带你去见教主还是行的!“渔夫回道:”你可真卑鄙,明明知道李兄不知道剑谱的下落,还故意杀了他,引我出来!哎!惭愧,我竟中了奸人之计。“

  那胖矮人听后也是一愣,想了想,是了,他定是要从我背后偷袭,还好老子聪明,险些上了他的当,当下冷“哼”一声尖细声冷冷说道:“老东西,你让老子走老子便走了?”王大肚一听,心想:我既放他走,难道有错,惊问道:“那阁下想怎样?”那胖矮人回道:“老子问你,你在丐帮身居几袋弟子?”王大肚笑道:“老朽不才,尚未有布袋!”那矮胖人一听哈哈大笑:“你在丐帮便无地位了?”见王大肚并不回话,心中确定此人定是一个囊包!当下朗声道:“丐帮的朋友,今天是这位冒犯在先,并非我故意找丐帮的茬,为我也不是冤枉人的小人,谁的账便找谁算,今天是我二人结下梁子与他人无干,如有他人插手,到时传出江湖,与丐帮名声也不好。”这话的意思是叫丐帮弟子别帮他,若是群殴对丐帮名声有损,与己无干。话音刚落,底下早是一片大笑。那矮胖人却不知他们笑这身高不足五尺,说话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面前所站何人,就要夸下海口。

  那书生一见此将惊“咦”一声问道:“这是谁帐下部将?怎这番威猛?”这话自是问那乞丐。那老丐一见此将也是一惊,心中寻思:这人不似出自军营,打西而来,却是皇宫之人?刚想至此,便听那为首之将朗声说道:“圣旨在此左右百姓跪听圣旨。”话音刚落左右皆跪下除了那队亲兵。那将领续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金兵不日攻都,危在旦夕。因城中兵将不足抵敌,即日起,凡有志弱冠之年可于明日午时三刻,到‘东阳门’参军待命。明日起,城中一切军事大小事务由尚书左丞李纲大人全权负责,钦此。”说罢,令旁边亲兵将此诏贴在城墙上与众亲兵扬长而去。众人见官兵走远,一一站起。书生疑道:“当今圣上如何想征兵抗敌?”老丐笑道:“书生你输了!”书生一点头,便坐下喝茶。老丐笑道:“你该承诺你的诺言了!”书生一听问道:“什么?”老丐笑道:“你该当老叫花子的徒弟才是!难不成书生忘记了?”书生一听点头道:“没错,······可前辈又如何得知皇帝定会这么做?难道前辈会未卜先知之术?怪哉,怪哉。”老丐听罢哈哈大笑道:“老叫花子又不是神仙当然不会未卜先知,自是去过皇宫偷听皇帝说话了!”,原来,皇宫中的“刺客”便是这老丐。书生一听却觉的这老丐简直是胡说八道。皇宫大院守卫森严,何以让一乞丐入内,还听到圣上说话,当是无稽之谈。那老丐似乎看出这书生想法,哈哈大笑,大叫一声:“跟我来!”当下书生只觉自己身轻如燕,心中大惊,待向下一瞧,才发现自己已是离地“飞起”。开始时吓的心慌,啊啊大叫,随后便觉,自己犹如腾云驾雾一般,竟情不自禁闭上双眼静静享受起来。书生心想,这老丐少说也有七八十岁,提着我便如提着一只小鸡般轻松,难道这老丐真怀有绝世武功?这想法很快被飞起来的享受所吞并。其实这书生哪里知道,这门轻功对于这老丐来说,简直是九牛如一毛,不值一提。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他牢心

      王大肚将帮中规矩与张德峰简说一番,只要他牢心记住,帮中的弟兄应互助互爱,不可因一见分歧,坏了弟兄情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