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国术天才未救过街顽童不幸不幸身亡,所以他救下的小孩今后成就非凡,阴曹地府不允许其再次回归阴间。在再次回归阴间的途中因恶鬼逃出地狱束缚逃亡三国时代,无可奈何之下阎君将其传回三国时代巡捕这只了隐密于三国时代的恶鬼 。故事进而全面展开......随手关门大门佘浩来到街上,带上卫衣的帽子,从口袋中拿出蛤蟆墨镜漫步在街上上。看着街上的人群佘浩心中有一丝酸楚,二十多年的习武生涯让佘浩从来也没有接触到除了家人之外的女性,但是想到明天就能和久违的家人团聚心中有起了一丝暖意。正在佘浩沉浸于即将到来的团聚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循声看去一位年轻的母亲正在绝望的呼喊着,伴随这年轻母亲的视线,路中央一个小男孩正无助的站在那里。不远处一辆疾行的汽车正驶来,眼看就要撞到小男孩了,说时迟那时快佘浩一个箭步冲出去,将小男拉入怀中一把将其推向路边,而疾行的汽车却将佘浩撞出去尽十几米,佘浩落地之后一大摊血迹出现在其身下,最后的一丝神识见到小男孩倒在路边的花圃中哇哇大哭,佘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同时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年轻的母亲此时悲喜交加,一方面为孩子的获救而惊喜,一方面也因为一个年轻的生命离去而伤心。不多时救护车与警车相继赶到。年轻的母亲抱着已经过简单包扎的男孩接受警察的询问,不远处医生正在将佘浩的遗体抬上救护车。。

  我们的故事由此展开,且看一代良臣辅助少帝一统华夏的故事。

  随手关门大门佘浩来到街上,带上卫衣的帽子,从口袋中拿出蛤蟆墨镜漫步在街上上。看着街上的人群佘浩心中有一丝酸楚,二十多年的习武生涯让佘浩从来也没有接触到除了家人之外的女性,但是想到明天就能和久违的家人团聚心中有起了一丝暖意。正在佘浩沉浸于即将到来的团聚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惊呼,循声看去一位年轻的母亲正在绝望的呼喊着,伴随这年轻母亲的视线,路中央一个小男孩正无助的站在那里。不远处一辆疾行的汽车正驶来,眼看就要撞到小男孩了,说时迟那时快佘浩一个箭步冲出去,将小男拉入怀中一把将其推向路边,而疾行的汽车却将佘浩撞出去尽十几米,佘浩落地之后一大摊血迹出现在其身下,最后的一丝神识见到小男孩倒在路边的花圃中哇哇大哭,佘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同时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年轻的母亲此时悲喜交加,一方面为孩子的获救而惊喜,一方面也因为一个年轻的生命离去而伤心。不多时救护车与警车相继赶到。年轻的母亲抱着已经过简单包扎的男孩接受警察的询问,不远处医生正在将佘浩的遗体抬上救护车。

  佘浩不由自主的随着小路前行,不知道走了多久佘浩终于来到一个古老的城门之下。佘浩抬头一看古朴的城门上写着三个古朴的大字,佘浩的意识告知他绝对不认识这三个字但是脑海中却清晰的提示着—酆都城。确实死了吗?佘浩心中想着,来在城下之下,轻轻的叩响门环。卡卡一阵声响之后,大门打开从门后走出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青年手中握着一台白色笔记本电脑,打量了佘浩一眼青年低头在笔记本上查了找了一下问道:”佘浩?“佘浩答曰:”是的“随后男子继续读出佘浩从出生到死亡的前一刻发生的一切。最后青年问道:“可有纰漏?”佘浩答曰:“没有。”随后青年让开身形对佘浩说:“一入鬼门关,前生在与你无关了,跟我走吧。”佘浩点头答应随着青年的走入酆都城中。没有想象中的荒凉野地,引入眼帘的是整齐的街道,两旁是古朴的二层小楼楼前坐着各式买卖的商位排满整个街道。远处稀疏的立着几座高楼,看的佘浩越来越惊奇。见到佘浩的表现黑衣青年说的:“很奇怪吧,随着近些年人口越来也多地府接待的鬼混也越来越多,在原来的基础上酆都城扩建了几次。随着新时代的开展越来越多的现代人来到地府,阎君也多次出行人世吸纳了许多新事物。我身上的工作服和电脑就是改进之后产品。我手中的电脑是生死簿的副本,正本存在于判官的手中,这样就能随时勘察鬼魂信息以防捉错人。”佘浩越听越觉得神奇,不多时二人来到一座古代衙门口的地方。吩咐佘浩暂时等候,进去通报不多时门口大开,青年再次出现将其带入衙门之内,没有想象中的情景宽大的办公室中摆着三张长桌,里面的一张桌子后面一个虬髯大汉穿着一身宽大的西服端坐期后,外面两张稍短的长桌之后分别坐着一位儒雅中年男性和一位黑脸青年。佘浩想到这估计就是传说中的阎君与崔判与陆判了。向前一步俯身下拜说:“小人佘浩拜见阎君大人,两位判官大人。”阎君见此哈哈一笑说道:“小子倒也识礼数,崔卿查查他的善恶因果。”崔判应是之后在桌上的电脑中差了起来,片刻之后说道;“启禀阎君,佘浩其人寿元二十五岁,生辰死记并无差错。只是他本应在沉睡中中煤气而死,却因为救人而死,救下的孩子将来又是对社会有大贡献之人,所得公德甚大可准其回归阳世。在享阳寿七十五载,该合寿元百岁善终。”阎君听闻说道:“即使如此变送他还阳就是了。”崔判应是安排鬼差送佘浩回归阳世,佘浩连忙称谢跟随鬼差下得衙门来。正当佘浩跟谁鬼差走在还阳的路上之时,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喝叫;’前面的小子先莫着急离开,阎君找你有事,速随我回去。‘舎浩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一直未曾说话的陆判。急忙附身一拜说道:“不知陆判亲临有何赐教?”陆判几步来到近前说道:“阎君招呼你有事情,还阳的事情暂且搁置,速随我回大殿。”舎浩点头称是,陆判大手一挥将舎浩腰带抓住提了起来,健步如飞直奔大殿而去。押解的鬼差无奈的摇了摇头变自行离去。

  随着新一届的国术大赛结束,让全国人认识了这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国术天才—佘浩。年仅二十五岁击败了全国无数的国术高手一举夺魁。在经历了为时半年的全国国术交流之后,疲惫的佘浩终于回到家中。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休闲服之后,佘浩准备出门采购,因为明天佘浩的家人将会前来为其庆祝。作为一个国术世家佘浩的家人很多,明天所需的食材必然不是小数目。

  无尽的黑暗充斥这整个空间,佘浩不知道在这里多久了自从意识重新开启,他就存在这个空间之中,孤独伴随着他不知道多久了,可能是一天或者一年又或者更久,突然不远处一丝光亮出现,兴奋的佘浩迅速的冲了过去。那是一盏蓝色的灯笼,昏暗的灯光如同灯塔般给予佘浩前进的方向。来到灯笼之下,用手一推一扇门被打开,依旧是昏暗的世界,唯一不同的是脚下一条崎岖的小路通往远方,每隔不远的地方就有一盏同样的灯笼照亮一小片空间。

  陆判抓个舎浩不多时便来到大殿之前,殿前值班的鬼差刚要打招呼就感觉一阵风吹过陆判便带着舎浩进入殿中。大殿之上阎君正暴跳日雷的大骂,崔判则无奈的在电脑上查找着。阎君见到陆判将舎浩带回便说道:“舎浩小子,本君不和你废话了,就在刚才出了天大的纰漏,一只恶鬼突破无间炼狱的封印出逃,打到鬼差借轮回隧道逆转时空而去。这时已然投身东汉末年,东汉末年虽然人口相对现在来说不算多,但也无法准确锁定那只老鬼到底附身何人身上。现在本君只能发启用秘密法令暗中搜罗他并且将其捉回来,因为是秘密行动所以不能用现有的鬼差于是我与崔判陆判商量了一下决定派你前往捉拿。”舎浩听完顿时无语啊,于是说道:“阎君大人,我一个肉体凡胎如何能对付一只恶鬼啊?”阎君说道:“这点自然考虑到了,本君已经命令崔判给你寻找好宿主,在你与宿主完全融合之后,本君命陆判帮你改造身体,让你天赋神力,且你与宿主的精神力融合自然学习东西也特别快。还有一点你放心恶鬼想要在汉末生存也只能和你一样寻找宿主,自身的法力必然无法运用了,你可以积攒自身力量慢慢寻找。”舎浩继续问道:“那我怎么复活啊?”阎君说道:“复活你别想了,因为撞你的那位家里有些势力,在你死后不就便被匆匆火葬了。不过你放心啊,撞你的小子也没有好下场,他下半辈子注定潦倒一生。他老子不久后被双规,母亲车祸而亡,他自己则会百病缠身最终饥寒交迫而死。善恶有报你虽然无法重生,你的家人也因为你救助的小孩关系今后衣食无忧,社会会因为你的见义勇为为你的父母提供保障。在你完成任务之后,本君自然会为你寻找新的宿主让你重生,到时候你不愿重生本君也可以安排你在冥界供职。”舎浩心里想了一会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了,于是说道:“既然如此,就听阎君大人的安排吧。”

书评(117)

我要评论
  • &们的故

      我们的故事由此展开,且看一代良臣辅助少帝一统华夏的故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