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乡里有声小说  锦乡里谁是坏人  锦乡里大结局  锦乡里幕后黑手是谁  锦乡里txt百度网盘  锦乡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锦乡里txt免费下载  锦乡里青铜穗  锦乡里无弹窗免费阅读全文  锦乡里  


 

 皇孙陆瞻前生与乡野出身贫寒的妻子钦差成亲,一辈子貌合神离,至死相敬如“冰”。复活回去他松了口气,并打定主意从根源上割断这段孽缘。不想直到一切如愿以偿,他却突然间意外发现他前妻——不,他妻子,他媳妇儿,孩他娘!不仅也在始终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并且还在他处心积虑揭穿敌人阴谋、且累得像条狗的时候,却把她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在村里遛着狗,赏着花,登门拜访求娶的人还排到了城门底下……晨光透过窗户照在罗汉床上,将她的影子拉得长而扭曲。隔壁传来轻轻窸窣声,仔细听听,是她五岁的长子带着两岁的幼子在背诗,还有京城随过来的仆从正在扫院子。。

宋湘望她半晌,蓦地扯了下嘴角。

“娘子!娘子!”

要说不甘,宋湘当然是不甘的。

只是谁能想到,成亲当晚陆瞻就犯错让皇帝抓了个正着,罚他去屯营里服役了呢?

“我对你很有几分满意,你若肯从我,借着这山高皇帝远的,我接你上我府中做个姨娘,或者另置住所给你安身享福,倒也不是办不到的事。”

宋湘容貌出众,少时上街,每每都能收获一大堆人的注目礼,兼之自幼由博学的父亲亲自教育栽培,亲厚大方,知书达礼,按照预想,怎么着也要嫁上个品性好,有前途的夫君,生儿育女,安安稳稳地度过这辈子。

她出身乡野,甚至还是个丧父之女,没有背景没有人脉,本是只机缘巧合变了凤凰的麻雀。

晋王礼贤下士,重信重义,又是皇帝唯一特许留在京中开府的皇子,想来他的话是可信的。

这不是宋裕自夸,也不是宋湘过后臆测,而是她的公公晋王殿下有一次在跟他们聊家常时亲口说的。

她拿起面前的碗,又放下来。

但她仍是凭着自己的心智与修养渐渐得到了上下尊重。

虽然在郑家那样氛围里长大的母亲郑容同样也不知道掌家理财为何物,也根本没见识过怎么掌家,家底在不断变薄,但借宋裕进士官身之便,他过世之后,宋湘一家被免去了赋税,母子三人在京城内外,在堪称盛世的百姓富余的当下,也还算是过得安稳。

总而言之,陆瞻的命是他们当中最有价值的这毫无疑问,其次是两个孩子。她是最可有可无的。毒下在碗上,孩子们还小,用的是小碗,他们一家四口,要排除掉孩子还是相对容易。剩下的的碗,不管是她还是陆瞻,总能蒙中一个——大约流着皇室血脉的陆瞻到底命要衿贵些,老天爷也保佑他,所以她便成了陆瞻的替死鬼。

正因为母亲郑容不擅掌家,所以她才比同龄人懂事得早,很小就接触了家务。加上父亲在翰林院那样的地方当差,也带着她见识不少,平时在家的时间也多,悉心教导下她没理由是个糊涂虫。

如今想想,那毒便只可能下在碗上了。

宋湘是个平时做针线,都能在心里默记绣出来一朵牡丹花大概用了多少针的人。贬来潭州这一年,她难免需要亲身做饭洗衣,碗盘橱柜但凡是她经手的,绝对不会随意。

……如果一定要说异常的话,那只能是她巡视完之后回到厨房熄灯的时候,碗橱开启的那条缝了。

他手还没挨着宋湘,就听“啪”地一声之下,迎面一巴掌已猝不及防甩到了他脸上。

他眯着双眼蹲下,换了副面孔:“你死了这条心,从古至今被贬为庶人的皇子皇孙还能够被恢复身份的屈指可数,朝中几位皇子都人品才学上佳,也没有缺皇储这样的好事轮到他陆瞻,再者他犯的可是忤逆之罪,你这辈子是绝无可能再当上风光尊贵的皇孙妃的了。

这力道虽然比不上宋湘平时,却也成功在他肥硕左脸上留下个巴掌印。

楔子

2021-11-02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为宗室&贵眷,

    她从一介民女一跃成为宗室贵眷,背地里说是她图谋才攀上这根高枝的人自然不会少到哪里去。

  • ,每个&吧?

    但这些尚可不加理会,因为身份的确悬殊,对一般人来说,聘她这样身份的女子回来做世子夫人,每个人都会由衷欢喜才叫不合理吧?

  • 足之症&年祖母

    可惜宋裕身体欠安,少时溺过水,留有不足之症。在翰林院呆了几年,宋湘十岁那年祖母过世,他正好丁忧养病,十二岁时他过世,留下宋湘和母亲以及幼弟孤儿寡母地度日,还有留下祖母主持分家时给他们的三十亩田地。

  • 这样的&词从宋

    “出身乡野”这样的词从宋湘自己嘴里说出来,自然是带点自嘲的意味。

  • 上的高&他们王

    她并不是耍手段才攀上的高枝,是他们王府想报恩主动求娶的她。凭什么她要承受世人讥讽与冷眼呢?

  • 下有一&亲口说

    这不是宋裕自夸,也不是宋湘过后臆测,而是她的公公晋王殿下有一次在跟他们聊家常时亲口说的。

  • 变凤凰&这么轻

    宋湘从没想过沾上的会是这么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世间麻雀变凤凰的事例也有不少,但像宋湘这么轻松变凤凰却不多。

  • ,却因&只有一

    外曾祖过世后,宋湘外祖父虽然一身本事,却因为受家风薰陶,索性也只在营中挂了个虚职,平日就交朋结友。生儿育女上也不甚用心,统共就只有一儿一女。由于爱交结,家产也没掌出个名堂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