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杀类似小说  名门闺杀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  名门闺杀男女主分别是谁  名门闺杀讲的什么故事  名门闺杀宣云结局  名门闺杀男主角是谁  名门闺杀txt下载  名门闺杀txt百度云网盘  名门闺杀无弹窗免费阅读  名门闺杀  


 

 上一世出身贫寒世家,却因身体的原故让她被保护好的很好,也严禁不渐渐地好习惯了端庄大方恬淡的性子。这一世(名门,却母亲早亡,父亲忽略,后母故意刁难,祖母冷谈。人人都道王三娘柔亮温厚,却不知道她也曾无数疼爱集一身,也曾刁专骄横,蛮不讲理娇纵。面对自己一干粉墨登场的鬼魅魑魅你争我斗互相相互倾轧,她只看作办公室职场硝烟面对自己一波波来势汹汹的敌视势力,战但是和?这是个问题!爷爷说,的话非要造成伤害一个人,要灭其报仇之力,才能断其报仇之念。爸爸说,手段也可以狠厉,态度肯定要柔和。奶奶说,要学会饶恕,切记轻意与人为敌。若不是战不可以,便不死不息。妈妈说,不穿着薄软清凉的玄色杭绸褙子的李嬷嬷嫌恶的瞥了那劈柴的婆子一眼,掏出帕子印了印额角并不存在的汗珠冲着厨房喊了声:“都动作快些,老太太都起身了,你们这些憨懒的婆子还磨磨蹭蹭的,要是误了事儿看我不揭了你们的皮!”。

李嬷嬷点点头,“这以后还得按着规矩来。小主子做错了事,咱们做奴才的直言规劝也是本分。叫个丫头把羊乳羹端过去吧,我去老太太屋里看看。”

李嬷嬷脸上总算露出了点笑意,却是受了那媳妇的全礼。只见她缓缓掏出一个鎏金的怀表,打开表盖看了一眼然后问道:“福顺家的,老太太这时刻就要起了,厨房的膳食都预备齐全了?”

李嬷嬷见她问这件事,便端着架子道:“我既然允了你女儿进老太太的院子,这件事就八九不离十了,你好好办差,我自然不会亏待。”

孙氏道:“仙草这个名儿现在听着倒是新鲜了,是个好名字。以后还是给屋子里的丫头用吧。”

王栋先是在祖母的安排下娶了兖州府巨富的嫡女赵氏,之后王栋的母亲孙氏又做主替他娶了一房平妻柳氏。赵氏生下二子一女,长子还未续齿便已夭折,只剩下在王家孙儿辈中行五的王五郎王璟和孙女辈中排行第三的三娘王珂。平妻柳氏只有一女,二娘王琼。另还有一妾生的庶女五娘王玥。

孙氏已经醒了,正靠在一个青缎靠背引枕上闭目养神。一个穿着水红袄儿长相清秀的丫鬟站在塌旁拿着一柄象牙柄绘着美人图的团扇轻轻缓缓地打着。她旁边还恭谨地蹲着两个捧着小银盆,和棉巾子的嫩绿色背心的小丫头,正等着伺候孙氏洗漱。

常嬷嬷把孙氏最后一绺头发盘进了发髻里,低头打量了一下孙氏穿着的那件崭新的松花绿织金松竹花纹的褙子,从一个红漆镶珐琅三层首饰盒子最下面的那层屉子里找出了一套与松花绿颜色接近的嵌碧玺金头面来。

李嬷嬷感激不尽地接了,又道:“奴婢会嘱咐厨房让他们明天注意些,这精贵的东西不能让她们这么糟蹋了,合着都看着老太太您宽厚呢。”

可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位王阁老也并不是事事尽如意。五十有一的王显至今无子,膝下只有一个十一岁的闺女。王显为人方正,娶妻之后一直未纳妾,王夫人李氏却无所出。王显四十岁才在夫人的主张下纳了一妾,一年之后妾生下一女,之后却再也没有了消息。李氏欲劝王显再纳,王显却拒绝了。王显为人豁达,反而安慰夫人命里无时无须强求。

孙氏说,“昨日长青家的告了假,我午睡醒来找人梳头。这身边的丫头嬷嬷平日里看着千伶百俐,竟没一个能把头梳得让我满意的,还折了我两根头发。还是甘松想起来常嬷嬷会梳头。找她来一试,果然不错。也难为她这些年这门手艺还没丢,我就让她以后还是伺候我梳头,那长青家的你另找个差事与她。”

孙氏笑了笑,“你去找个松齡院的嬷嬷跟车一起去,让她去帐房领一百两银子做法事。再帮我给寺里添五十两香油钱,从我私账上走。”

李嬷嬷说:“今年夏来得早,也比往年热,这晚上走眠是常事。奴婢也是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不信你问问这些小丫头是不是这道理!”

孙氏瞧了瞧李嬷嬷那鬓角怎么也拔不尽的几根白发摇头失笑。

“卯时三刻了。”

赵嬷嬷看她身后的丫头手中空空,眉头皱的更紧:“不是打发你们去领些冰的么?”

孙氏点点头,对水红袄儿的丫鬟吩咐道:“甘草去外屋把常嬷嬷叫进来给我梳头。”

孙氏冲着一旁的一个绿衣小丫头说:“去看看常嬷嬷来了没?”

刘嬷嬷吃了定心丸,千恩万谢地去了帐房。

赵嬷嬷脸色一沉,继而冷笑一声:“病的到真是时候。她以为她这样涎着脸巴结那边,人家就会忘记她出身荷风院么?两面三刀吃里爬外的骚蹄子。”

书评(292)

我要评论
  • ,无奈&房走去

    赵嬷嬷止了步子,在原地停了一瞬,无奈地转过身朝正房走去。

  • 足,闻&瞪口呆

    王老太爷抚摸着新爱宠笑得心满意足,闻言悠悠然地接了一句:“比什么?比儿子?”那位世家老爷被噎得目瞪口呆。

  • 姬姓,&冠冕不

    琅琊王氏出自姬姓,始祖乃周灵王太子晋。历朝历代,王氏家族皆有人才入世,近几百年来更是冠冕不绝,簪缨不替。可谓书香世家名门贵族的典范。

  • 中间的&那间帘

    “嬷嬷,小姐喊你了!”在赵嬷嬷刚要拐出院门这当口,小跨院那三间正房中间的那间帘子掀开了,一个与白芷年龄相仿打扮也差不离,长相端正的丫头一手挑着帘子,一边探头叫道。

  • 赵嬷嬷&”

    赵嬷嬷看她身后的丫头手中空空,眉头皱的更紧:“不是打发你们去领些冰的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