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篱做为沧海国皇子,被当做质子前去云杏国,每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从此反派,回国后,大灭云杏。赵懒做为云杏国皇女,在沧海国的生活……却是偷羊打渔,乐不思蜀,回国后,云杏被灭。再后来,赵懒重来了一次,立誓肯定要变化结局。光影忽闪忽闪照到孟懒圆润的脸上,嘴角的一串哈喇子亮的耀眼,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那清浅的呼吸声。。

赵懒不敢置信的眨巴眨巴自己的眼,连忙正襟危坐,乖巧的点点头,反正是在梦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等她醒来,又要去偷鸡摸鱼了,每天为了生计而烦恼。

“母皇三思啊,小九还这么小,万一到那儿受了欺负怎么办?”说话的是大皇女,她已经过了十四的年纪,小小的人儿,玲珑剔透,对于妹妹们也是极其宠爱。

每次这马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会把这高级草递到它嘴边,一边摸着它的鬃毛一边道:“也就你争气了,其他马都趁乱跑了,就你没跑,这草就便宜你了。”

不过,赵懒还是写了一封信给母皇,一定要端了土匪窝,把这些宫女太监们给救出来,山林这边还是需要好好治理,这里的地形太容易让土匪们得手了。

就算在梦里,赵懒的情绪也是很激烈,她猛地挣开宫女,一个人跑到对面的莲花池边,圆嘟嘟的身材莫名具有喜感,那也不妨碍她爬到假山上,尽管中间踩空几次,但是凭借她的毅力,还是上去了。

立刻就有宫人按住她,让她动弹不得,五岁的她哪能是这群天天做事的宫人的对手,自然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这回再也没有皇女替她求情了,大家都知道,皇妹她不值得。

赵懒突然想起来这回事,自家大姐在她走后一月便与丞相嫡子成婚,夫妻恩爱,纵然在梦里,自己也断然不能坏了这桩婚事。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子痛意,这手法,这痛感,简直太熟悉了,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这双手将她揪醒的。

她眼泪已经在眼框内兜不住了,顺着圆圆的脸庞滑落下来,大大的杏眼饱含委屈,就看她吃不吃这一套了。

“我不!”她这次大声反驳回去,倒是让女皇一个愣神。

赵懒感激的朝着大皇姐看过去,大皇姐还是那个大皇姐,不像母皇已经不是那个母皇了,一心要把她送出去,把那个灭家的江篱拉进来。

“赵清梦,我不去!”赵懒大剌剌叫出了女皇的名讳,让女皇的眸光彻底沉了下来。

赵懒忽梦忽醒的时候,只觉得饥肠辘辘,母皇还在那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众皇女们认认真真的在听着,只有她一头倒在桌子前,睡得死沉。

“你怎么这么狠心,我还这么小,我不要去!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对小孩子最有利的方法就是撒泼耍赖。

她就如同一条咸鱼一般,就那么被丢了出去,每当赵懒想起来的时候就十分难过,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了。

女皇将自己的头撇过去,不再看她,冷声放话:“带下去。”

可最终也会拿她没辙,将武艺悉数传给了她,偷奸耍滑她本领一绝,每次学到真本事的时候却格外认真,倒是让她不至于长得太歪。

她顺势擦了擦哈喇子,迷迷糊糊道:“别揪我,我就在这个棚子里休息一会,这就走。”

第1章 梦醒

2021-10-31

第4章 被劫

2021-10-31

第5章 被困

2021-10-31

第6章 救援

2021-10-31

第9章 阿璃

2021-10-31

第12章 责罚

2021-10-31

第13章 吃鱼

2021-10-31

第19章 奇缘

2021-10-31

第20章 清允

2021-10-31

第21章 赶客

2021-10-31

第10章 做梦

2021-10-31

第24章 混乱

2021-10-31

第26章 鸽子

2021-10-31

第30章 下山

2021-10-31

第31章 篱匪

2021-10-31

第34章 牵手

2021-10-31

第35章 圈养

2021-10-31

第32章 辩解

2021-10-31

第42章 父女

2021-10-31

第45章 打架

2021-10-31

第58章 叨扰

2021-10-31

第59章 喝醉

2021-10-31

第60章 上学

2021-10-31

第62章 邪术

2021-10-31

第65章 旷课

2021-10-31

第64章 羞人

2021-10-31

书评(231)

我要评论
  • 滑落下&来,大

    她眼泪已经在眼框内兜不住了,顺着圆圆的脸庞滑落下来,大大的杏眼饱含委屈,就看她吃不吃这一套了。

  • 噗通一&感觉直

    只听见噗通一声,她就跳了下去,拦也拦不住,窒息的感觉直直涌上来。

  • 驳,本&还有点

    “我不去,大皇姐也不能去!”她大声反驳,本来听到这声音,女皇还有点欣慰,这还知道心疼姐姐,可下一句话让她彻底黑了脸:“要么就把我和大皇姐一起送去。”

  • “母皇&的是大

    “母皇三思啊,小九还这么小,万一到那儿受了欺负怎么办?”说话的是大皇女,她已经过了十四的年纪,小小的人儿,玲珑剔透,对于妹妹们也是极其宠爱。

  • &都是要

    “不若母皇将我送去,左右都是要一个人去当这个质子。”大皇姐提议道,眼底也下了决心。

  • 你去吧&情,一

    “那就你去吧。”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话,冒出来却是冷冰冰的,她这是又在梦里被咸鱼了。

  • 么这么&不去我

    “你怎么这么狠心,我还这么小,我不要去!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对小孩子最有利的方法就是撒泼耍赖。

  • 这里解&决掉他

    反正是自己的梦,这次反驳掉不久好了,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果呢?如果能在这逮住江篱那小玩意儿,好好收拾一顿,以后万万不敢跟吴老头里应外合了,又或者在这里解决掉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