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叶灵仙二两,冬至节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意疾苦,可灵仙七叶一枝花,冬至节何谈蝉蛹,雪又怎么能隔年,原是,相思意无解。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陈妈裁缝店外,“师兄,到底怎么了?”“唉,师父算到自己大限将至,可能要羽化了。”

“哦,我找人。”“找人?小娃娃,你是不是走丢了,找不到父母了,那要去警察局哦,叔叔这儿没有人,只有鬼。”中年男人说到鬼,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司夜接过信,信很长,前面是写给师兄与师门其他师哥的,看的司夜潸然泪下,这么多年司夜第一次落泪。信尾,是师父写给自己的话。

司夜见二师兄不肯蹲下,踩上二师兄坐的板凳,在他眼前画了一个三顺开眼结。“二师兄,你再回头看看。”

在青城山,有一座徐家村,家里有男孩,年龄八九不离十岁的,家中长辈未来儿媳的第一人选定是唐瑶,唐瑶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喜欢吃了。她对零食可谓是毫无反抗能力。就在唐瑶六岁那年,她可就差点被徐家老婶用一根棒棒糖骗着签下婚契,就在唐瑶要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一个男孩突然从徐婶背后窜出,一把将唐瑶手中的棒棒糖抢走了,唐瑶先是一愣,随后哇哇大哭。徐婶也愣住了,然后大发雷霆,这自家儿子真的是,真的是气死她了,随后徐婶二话不说捡起一根烧火棍追了徐二狗二里地,后来听说二狗被他娘打的一个星期都只能趴着睡,那场景你可以脑补一下,一个八九岁的小胖墩趴在那,母亲拿着棍子打他屁股,打一下他叫一声,随后还不忘舔一口棒棒糖,痛并着快乐着。言归正传,唐瑶好像除了贪吃就没什么毛病了,最难能可贵的是才七岁的她,已经会读医书了,可以说是青城山上最靓的仔。要知道在青城山这一代七岁左右的弟子中,除了她,其他人还在学着‘啊波次的额佛歌’呢。

“莫哭了,要在那边实在不开心,你就回来。”说着说着,张伯老也忍不住潸然落泪。

“司夜是不是忘记了小唐瑶的礼物。”唐瑶看到司夜鼓鼓嬢嬢的麻袋现在已经空空如也,委屈巴巴的问到。

“徐师侄,这个青城山就属你最爱臭美,别否认啊,师叔我可是看见你几次偷偷拿画符的朱砂当口红的,来这只口红是给你的。”“我哪有,师叔你欺负人。”徐倩倩接过口红,一脸羞红。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你说你,都四十多的人了,还是个道士,你咋害怕鬼呢?”司夜一脸嫌弃的说道。

“忘谁也不会忘记你呀。”司夜笑着,递给唐瑶一张纸。上面写着好多谜语。

青天宫内,一位老道盘坐蒲团上,闭着眼睛应是睡着了,神态安详。小唐瑶看见了,对司夜比了个嘘,随后像是两只小猫蹑手蹑脚走到了老道面前,走近了便能听到老道发出轻轻的鼾声,小唐瑶憋着笑拿起神台上画符的毛笔,沾了沾红色朱砂水便在老道脸上创作起来。

司夜沉吟了一会“嗯,书上没错,既然世间无其药材,那么相思既是无解。”

“司夜,我的礼物是谜语吗?”“这些谜语背后都藏着宝藏,只要你能破解,这些都是你的。”听了司夜的话,唐瑶眼前一亮,“司夜,真有你的,这个礼物有意思,我喜欢。”唐瑶给司夜竖了个大拇指。等所有师侄们都拿到了礼物,司夜走进青天宫,师兄正在闭目打坐,司夜从拿出一双新鞋,轻轻放在了师兄左则,做了个拱手礼,静静退了出去。

北郡市,司夜拿着师兄给的地址找二师兄。师兄说“你二师兄啊,不是修道的料,但人聪明,会做生意,当初在山上,他从山上倒腾山货拿去山下卖,又从山下倒腾东西来山上卖,所有师弟中,就属他最有钱,现在听说他在做什么汇率转换的工作,一听就很高大上,你跟着他好好干,以后啊肯定能有大出息。”

“想好了。”司夜并没有犹豫。

泪水模糊了司夜的双眼,司夜紧紧的抓着信纸,“师兄,我要去北郡市。”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小唐瑶一边唱着清净经一边左手拉着师父右手拉着师叔,一蹦一跳的下了山,歌声清脆干净,让师父与司夜的心都静了下来。

“相思无解,对相思无解,那司夜你可要小心点了,千万别患上相思。”小唐瑶语重心长的对司夜说。

“九叶重楼二两,冬至蝉蛹一钱,煎入隔年雪,可医世人相思疾苦。”唐瑶看到这撅起小嘴,若有所思。今年才七岁的她已经长的亭亭玉立,日后定是个惊世的大美人。

“唐瑶快跑。”司夜拉着唐瑶就往大殿外跑,唐瑶一边跑着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下山

2021-10-29

带师父回家

2021-10-29

龙城陈真璨

2021-10-29

降猫妖

2021-10-29

重回青城山

2021-10-29

初会女鬼

2021-10-29

影鬼

2021-10-29

北郡大学

2021-10-29

军训

2021-10-29

军训(二)

2021-10-29

军训(三)

2021-10-29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那司夜&小心点

    “相思无解,对相思无解,那司夜你可要小心点了,千万别患上相思。”小唐瑶语重心长的对司夜说。

  • ,“师&大限将

    陈妈裁缝店外,“师兄,到底怎么了?”“唉,师父算到自己大限将至,可能要羽化了。”

  • 盒一边&到一道

    “对了,小瑶,你刚刚在看什么呀。”唐瑶一边打开食盒一边举起刚刚看的书“师父让我看的《三顺药记》,可我看到一道药方,很是不解。”

  • 两人来&。”

    青山道人抚了抚胡子“免礼,今日叫你们两人来,是要带你们下山的。”

  • 跑,唐&的笑声

    “唐瑶快跑。”司夜拉着唐瑶就往大殿外跑,唐瑶一边跑着一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