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摄政王他不  穿书后朕被摄政王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  


 

 当代中国神医少女夏云桐还没来及在在现代社会会发光发热时,就意外发现自己再次穿越到了一本权谋古言当中。剧情从太子女主被害后全面展开,他一夕施以援手,魂穿农家子弟;蜇伏待机时间,运筹帷幄庙堂;忍辱负重克制,周身三尺霜寒;步步为营,监国锦绣江山;清剿朝野,再现海晏河清。而夏云桐就穿成了这位太子复活后的未婚妻……活虽然三章的炮灰工具人。戏份少,结局惨,软弱可欺可辱,是颗地里的小白菜。开局不错两分钟,咸鱼显本领农家炮灰女,第一次显锋芒东南西北一条街,打探打探谁是爹。虽然那位位极人臣的监国王却一直不愿退亲。夏云桐:勿cue,美女只想搞事业。因为这炉火烧的正旺,她被汗水打湿的发丝杂乱地黏在脸上,呼吸的温度也跟着攀升起来。。

夏云桐没时间搭理她,略带阴鸷的目光看向正倚在正房的窗台前似笑非笑看着她的一个姑娘。

不过小名叫大丫。

她一下子就闻出桂花糕里面有让孕妇落胎的霸道药物。

那么,大伯娘元氏也就是夏云桐眼前的这个妇人便起了坏心思。

按照剧情,大丫拿着有毒的桂花糕高高兴兴的去了她们母女几个住的西厢房,将桂花糕给了连氏。

夏云桐手里拿着油纸包,轰的一声,无数的信息涌进了脑海。

夏云桐随便拿起了一块递给了堂妹,也许是对食物的本能渴望吧,夏云敏不由自主的将糕点放在了嘴边。

在沈栖十七岁这年,也就是今年五月初八,被康元帝冠以结党营私的名义废掉太子之位,未免夜长梦多,当晚就被康元帝一杯毒酒将其毒死。在他下葬这日,距离京城皇陵三百里的迂曲县沈家村沈四郎,带着猎到的野物下山,路过凤鸣山的时候,天降暴雨,然后被大雨冲下来的山石给埋住了。

如今好不容易连氏怀孕了,村东头的吴奶奶前些日子说连氏这胎可能是个男孩,

“桂花糕?”夏云敏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

听到有铜板,张婆子的脸色好了许多。

想到这里,元氏的心跳变得平稳了。

夏云桐朝着夏云敏走过去。

夏云桐余光冷冷的瞥了一眼她,张婆子被这眼神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把余下来的话憋回到了肚子里。

而人也如一阵旋风一般的刮过来,元氏上前伸手就要抢,却被眼神变得冷厉的夏云桐突然一把拉过来。

那么,夏家二房的悲剧应该就与她手里的这两块桂花糕有关系。

张婆子的二女儿夏茹嫁去了外村,有一子一女。

她惊呆了一瞬,随后快速的出了灶房,一眼就看到自己家住的屋子窗户前站着大丫,手里是熟悉的油纸包,其中一块桂花糕此时正在宝丫的手里。

一日之间,夏家二房只剩下三个女儿。

可在沈栖十岁这年,康元帝的真爱蓝蔻儿进宫了,当年生下一子,被封为蓝贵妃。

第01章 穿越

2021-10-28

第02章 紧迫

2021-10-28

第03章 反杀

2021-10-28

第04章 重生

2021-10-28

第05章 初见

2021-10-28

第06章 退亲

2021-10-28

第07章 底线

2021-10-28

第08章 结伴

2021-10-28

第09章 诛心

2021-10-28

第10章 诡辩

2021-10-28

第11章 报官

2021-10-28

第12章 原谅

2021-10-28

第13章 分家

2021-10-28

第14章 前尘

2021-10-28

第15章 看我

2021-10-28

第16章 天下

2021-10-28

第17章 进城

2021-10-28

第18章 京城

2021-10-28

第19章 妾室

2021-10-28

第20章 国舅

2021-10-28

第21章 加更

2021-10-28

第22章 穿越

2021-10-28

第23章 震慑

2021-10-28

第24章 制药

2021-10-28

第25章 皇宫

2021-10-28

第26章 系统

2021-10-28

第27章 夜探

2021-10-28

第28章 雷雨

2021-10-28

第29章 天命

2021-10-28

第30章 机会

2021-10-28

第31章 东宫

2021-10-28

第32章 合作

2021-10-28

书评(98)

我要评论
  • 过来,&就要抢

    而人也如一阵旋风一般的刮过来,元氏上前伸手就要抢,却被眼神变得冷厉的夏云桐突然一把拉过来。

  • 走出来&,她是

    这时候,正房走出来一个长相刻薄的老妇,她是夏满囤的妻子张氏,村子里人都称呼她为张婆子。

  • &连氏这

    元氏眼神闪了闪,她自然是心虚的,婆婆也觉得连氏这胎是个男孩,最近更是让她养胎,生了之后还要坐月子,那她最少也要四个月不能干活。

  • 夏云桐&毒,因

    夏云桐自然不可能将有毒的桂花糕给连氏吃,也不知道元氏从哪里弄来的,这糕点做的很隐秘,平常人绝对看不出桂花糕有毒,因为香味和正常的几乎一模一样。

  • 沉,一&讥讽道

    张婆子脸色阴沉,一把推开夏良,讥讽道,“沈四郎的娘是远近闻名的铁公鸡,下辈子我都指望不上他的孝敬,你也别做梦了。”

  • 一个月&前的一

    一个月前,娘亲偷着给她买了一块,和眼前的一样,咬一口,满口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