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鉴宝团  非常鉴别  非常鉴介  非常鉴宝  


 

 上古一战后,三族大能炼成空间神器,降临誓愿将天下大陆一可分三,以人、妖两族为主力一方攻占大陆,享有的权利最不菲的资源,并在大路上繁衍繁衍生息繁衍生息。而以魔族领头的战败方则立下契约,远离它大陆。并以混沌世界之力创造出十魔海,屈居此处。上古一役耗近近百年之久,各族伤亡损失惨重。第一代神因参与其中人间纷争,修复天地,消耗掉甚厉,争相殒落无踪。后飞天者得神谕,殒落之神精神不死,将生死轮回于世,涅槃死而复生。后神心思各异,各方势力互相试探性。接着神之争,祸延人间。便最有威望的十二国主立下盟誓,各自想办法将天尊之塔解开封印,使限制往来,又设天地禁制,阻隔人神,是以绝地龙城居于商鼎腹地,北临中原,南接蜀地,一道天堑由西向东,生生将那冷冽西风拦下,揽来一城寒雪。。

“我做的东西是吃不得吗?”许王氏的声音轻飘飘的,却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威严。

不知为何,那人身上有一种她很熟悉的气息。炽热得灼人,暴戾得充满杀气,却让她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

这么想着,小丫鬟对二夫人的敬佩之心更增。

龙城居于商鼎腹地,北临中原,南接蜀地,一道天堑由西向东,生生将那冷冽西风拦下,揽来一城寒雪。

“罢罢罢——”许白雁神色一敛,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忽而大笑道,“来,灵开山一往,看你是否有所得。”

少年看了灯笼多久,许仙仙就把筷子举了多久。直到那人走了,她才舒了一口气,把筷子放下。

“嘿嘿,二娘……”许仙仙一脸讨好的笑,由着那妇人把她的手用皂角洗了又洗。

想当年护国侯平乱,用的是箭,却没人见他使过剑。巧不巧几个许氏分宗的纨绔子,自以为得了真传,到花楼酒肆去显摆。打输了叫人家混混吊在树上笑话,大骂许氏剑法只有花架子。

不,或许不是他,而是——它!

“不许学她!”许王氏一声怒喝,把许仙仙吓得缩了一缩。

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刺啦”数道裂帛之声乍响,好听得如同一支乐曲。

简直就像跳动着的烛火一样啊,温暖得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害怕会被灼伤。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两剑让许公子名极一时不错,可真正让他之名享誉整个商鼎国的,却是在两年后由万仙盟主持的滁州剑会。

“你要记住,你姓许。”

汩汩温热血液自伤口流出,白衣上绽开朵朵红梅。

“看了便看了,难道偌大一个流丹阁,还怕这些不速小人。”许王氏看不得小丫头皱眉,招呼丫鬟收拾了碗筷,就把许仙仙吆喝着往床上去。

一个真正的夜行者出现在窗外。

小丫鬟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二小姐滑到一边的被子仔细掖好。

“嗯……她还这么小,可这性子和夫人一点没差,都是争强的。大公子在时还能管着她些,一旦没他看着,这丫头便要成了混世魔王。”妇人柳眉微皱,眼角是藏不住的忧虑。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不巧几&纨绔子

    想当年护国侯平乱,用的是箭,却没人见他使过剑。巧不巧几个许氏分宗的纨绔子,自以为得了真传,到花楼酒肆去显摆。打输了叫人家混混吊在树上笑话,大骂许氏剑法只有花架子。

  • …”许&了许久

    “哦……”许仙仙送走许王氏,在床上坐了许久,也没让自己狂跳的心静下来。

  • 少年看&还是离

    少年看了那灯笼许久,眼神灼热得像是能在灯笼上焼出个洞来。但他还是离开了,悄悄的,带着红梅朵朵。

  • 头靴踏&窣便是

    枯叶纷飞覆石阶,白雪如盐撒枯叶。一只黑色翘头靴踏上石阶,耳边窸窸窣窣便是一阵叶碎之声。

  • 一层赤&冰凉而

    少年面色微沉,目光投向了那鲜艳的大红灯笼,眼中不觉染上一层赤红血色,仿佛被激怒的嗜血凶兽。那眼神冰凉而无情,可怕到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大开杀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