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倍受疼爱的嫡长公主,李淑婉。一个是天下钦慕的儒学大才,李慕白。两人因断案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知相爱,齐心协力,为民请命。破“兵马案”、清剿京都盟、除京城五恶少,令沉冤得雪!可李淑婉与李慕白没想起的是,他们每破的一件案子都意外牵涉出另一件案子,这是凑巧但是不存在着某种取得联系?元成三十年,两人有意中卷进一桩朝中旧案,此案杀机重重,多少辜之人被害,祸首逍遥法外,却无能为力。李慕白执着坚守心中正道,到最后身死。李淑婉为李慕白去寻求讨回,身心大变。一个很任性、娇弱的长公主变为了稳重、刚毅、步步为营的复仇者。查冤案!斗权臣!抗新皇晟国京都,明珠宫。。

李淑婉一醒来,心中牵挂着的还是李慕白。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一,丑时初刻(凌晨一点十五分)。

元成四十四年,腊月初二,辰时二刻(上午七点半)。

不急,等过几日,我就能办一件惊天动地的大案,届时立个大功,圣人自然就允可了。”

“公主,这是奴婢分内之事。”

“这也不怪你,你才来几个月。

看完了信,李淑婉没有哭没有闹,就这样坐着,她在等天亮。

“大胆,此人乃是大逆的罪人,莫不是圣人宽恩,早就赐死,你却在此为他说好,这要让青衣卫听了去,你逃不了同党之罪。”

有点埋怨也有点鄙视的口气嘟囔着:

何隐君与另一个同住安正街的衙役王五正在去府衙当班的路上,恰好碰见了此事。

“是啊,当年那件大快人心的事,京城的人都传颂至今。”

李淑婉不明白,为什么自前些日子李慕白说要办件惊天动地的大案之后,境况就突然急转到现在这一步。

李淑婉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李淑婉不舍地离开了牢房,出了承旨司,前往祈年殿去求圣人李景。

未免给李公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无法常去见李公子。

“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没了呢?”

何隐君说此话也是为了朱武好,吓吓他,免得乱说话惹祸上身。

李淑婉双手想去抚摸李慕白的伤痛,可当指尖只是轻轻触碰在血衣之上,李慕白便疼得忍不住叫出声来。

我这身子骨估计也只有三个月命活了。

牢中之人昏睡在稻草之上,浑身血衣。

书评(393)

我要评论
  • 片刻后&地抱住

    片刻后,李淑婉再也忍不住,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佝偻着身体的人。

  • 站在一&前停住

    拐了一个方向没走几步,领路的青衣卫便站在一个牢房前停住,对李淑婉施了一礼,道:“公主,就是这里。”

  • 这艰难&要开心

    “淑婉,今后这艰难世间,我不能再陪你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也要开心快乐地活着。”

  • &了出来

    此时躺在明珠宫软塌上的李淑婉,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头下软枕已经湿润了一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