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个男人似乎是听到了言初的话,不再阻拦她的动作,言初也简单地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口。

缓缓停下脚步,言初往后退了退,微微偏过头,便看到附近的弄堂里,站着一个人,而他的脚边,还半躺着一个男人。

“你还真的不怕死!”他气愤地喊了一句,下一秒就要朝着言初那边冲过去。

那个男人猛然回头,面色阴沉,更是一脸不耐烦地看向言初。

哎,早知道不多管闲事了,买的东西都湿了。

看到女人一脸平静的样子,那个小混混却淡定不下去了。

空中飘下的雨水早就打湿了两个人的衣服,而在昏暗的灯光下,言初看得也不是很清楚。

看来,他受了不少的伤,可是又不像是这个小混混干的事。

随即,两人的视线相撞,言初也有了几秒钟的愣神。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只不过,当她刚准备路过拐角,往家门口走的时候,那双耳朵却听到了不远处的嘈杂声。

而此时,透过头顶的那盏路灯,言初也注意到了那个半躺在地上的男人。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伸出手,言初下意识想要看清男人的样子,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手,一把挡开了言初的手。

这么严重的伤,不去医院怎么行?

“我是要救你,可别不识好歹。”她又轻声说了一句。

“看什么看?还不给我滚!”

她蹲下身子,细细凝视着男人的面孔,冷峻中却带着几分苍白。

这会儿,言初的心中多了几分动容。

言初很清楚,平时街角的这些小混混大多只是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实在是不会把人伤成这样。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男人去&院。”

    言初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打算先送男人去医院,于是,她又开口:“能走吗?我送你去医院。”

  • 音传到&分警觉

    “别碰我!”男人沙哑的声音传到言初耳边,还带着几分警觉。

  • 初在场&的表情

    碍于言初在场,那个小混混也不敢再嚣张,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带着一抹不甘心的表情,快步往外面跑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