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妖后传全文阅读  


 

 一夕复活,她又回了七年前。本我以为换了个身份能平安健康过一世,没想起比上一世更惊心动魄。看不透步步权谋,逃但是三世宿命。他:望着你还凑和,这辈子就你了。她:想的美!非爽文,无宅斗、宫斗,不虐、不撒糖、不狗血的剧情。雪花铺天盖地的笼罩着京城内外,紫禁城中坤宁宫,皇后方清颜正斜倚在凤榻上发呆。。

“衍复元年腊月丁卯望,惠王谢晖,护国公、五军大都督方栾,太傅、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章若谷等,告天下令:伪皇谢曜,素无仁孝,薄义寡恩。弑父鸩母,人神为之嗟愤;残贤害善,天地之所难容。矫托天命,欺惑众庶。离心于宗庙,失德于社稷。毁法怠政,功令废于阉人之手;荒淫秽乱,礼谊止于妇人之侧......”

无数陌生的记忆一起涌入她的脑中,方清颜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

下一息,方清颜便见谢曜一脸谄媚,朝曹怀礼说道:“朕已然依督主之言,手刃了这个贱人,如今内应已除,还要仰仗督主肃清乱党,待天下平定,朕定不会忘了督主的好处。”

虽然已经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竟会如此之快,还未等那内侍宣读完,方清颜一言不发地滑倒在地,闭了双眼,两滴珠泪从眼角溢出。

今晚,他大约又不会来了吧,方清颜在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

这半年来因兵权归属,父兄和皇帝已然水火不容,几日前母亲入宫请安,方青颜还尽心劝解,此时她方才明白,父亲这是把自己当成幌子,请安既是打探虚实,也是为了让皇帝安心。

哥哥?她的那个同胞哥哥方万邦眼中只有利益,与她并没有太多亲情可言,为何这个声音听起来却这样亲切?

这毕氏今年还未满二十五岁,其父毕绥南原本是淮南的一个县令,因感念老康宁伯的救命之恩,便让毕氏嫁进了林家做续弦。

在被册封为后的那一刻,迎着谢曜宠溺的眼神,方清颜以为此生无憾。

到后来,谢曜踏足坤宁宫的时候越来越少,便是一两个月也难见上一次面,自父亲拒绝交出兵权后,谢曜便再也没有进过坤宁宫的大门。

趁着大夫问诊,琥珀磕磕绊绊的将自家小姐受伤的大致经过交代了一下。

那传旨的王公公见方清颜面如死灰,犹疑了片刻,踱到了方清颜身旁,蹲了下去附耳说道:“娘娘不必惊惶,一切都可从长计议。”

在方清颜的那一世里,康宁伯府在京中极为低调,除了在宫中年庆节会上露面,平时极少有人提起。

“妹妹”,“妹妹”,一个男子的声音不住地在方清颜耳边轻声喊着。

炉中檀香早已燃尽,殿外脚步声动,紧接着便有人推门进了殿内,方清颜心中暗喜,忙起身正了衣冠。

想起前一世在方家的经历,她有些心酸,又莫名有些庆幸。

这句话情真意切,方清颜听的心中暖暖的,睁开眼向林问荆报之一笑。

她尽力整理着纷繁的思绪,林紫苏的哥哥林问荆却没有给她适应新环境的时间,一连串的问题纷至沓来,让她不得不以原身的记忆来思考。

借着光线看去,这一双小手雪白柔嫩,无疑是一双少女的手,再低下头打量着自己,如今这个身板比原来起码小了一号。

一 废后

2021-10-12

二 记忆

2021-10-12

三 轻薄

2021-10-12

四 欠俸

2021-10-12

五 困局

2021-10-12

六 花会

2021-10-12

七 比试

2021-10-12

八 魁首

2021-10-12

九 立储

2021-10-12

十 马市

2021-10-12

十一 冒犯

2021-10-12

十二 流觞

2021-10-12

十三 惊变

2021-10-12

十四 高见

2021-10-12

十五 胶着

2021-10-12

十六 藏拙

2021-10-12

十七 国事

2021-10-12

十八 古怪

2021-10-12

二十 故旧

2021-10-12

三十 嘲讽

2021-10-12

五十 合作

2021-10-12

六十 意外

2021-10-12

七十 毒药

2021-10-12

八十 好处

2021-10-12

八十七

2021-10-12

九十 解毒

2021-10-12

九十三

2021-10-12

九十八

2021-10-12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林院&剂方子

    她只知道,老康宁伯林厚朴,曾是太医院的院使,因在回乡祭祖的途中遇到了大疫,林院使不惜以身试药,淮南布政使司凭着他在亡故前开的一剂方子,挽救了淮南的无数生灵。

  • 认穴和&一日不

    只是那针灸之术断不能一蹴而就,尤其是认穴和施针须得反复练习。一日不练手生,三日不练心生,辨认穴道的对象落在了家里人的身上,而林问荆就是被扎次数最多的那个人。

  • &。

    方清颜躺在床榻上,仔细梳理了原主的记忆,这林紫苏自幼爱书,尤爱诸子百家、五行八卦、农工算数、医卜星象这类杂书。

  • 小姐林&紫苏。

    正兴十八年,这是方清颜记忆里的七年前,这里是康宁伯府城南的庄子,她现在的身份是康宁伯府的大小姐林紫苏。

  • 可言,&亲切?

    哥哥?她的那个同胞哥哥方万邦眼中只有利益,与她并没有太多亲情可言,为何这个声音听起来却这样亲切?

  • 眼向林&之一笑

    这句话情真意切,方清颜听的心中暖暖的,睁开眼向林问荆报之一笑。

  • &何能休

    看着自家小姐一脸懵懂的样子,在一旁候着的婢女琥珀有些同情,轻声说道:“大少爷,小姐摔的可不轻,你在这里,她如何能休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