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躲父亲,带着弟弟远走他乡他乡的章橙在一次弟弟的失踪后与当代中国顶尖集团总裁卓俊有了瓜葛。一个是努力生活、性格坚毅的女孩子,一个是看似冷血,看似温暖的的腹黑总裁,当两条相同的平行线偶然的间碰撞后在一起后,生活骤然变为一个非常大的旋涡,当无尽的幽暗、不择手段的利用和疯狂的追逐,在碰撞后上心底最温柔如水的一片天时,像是在撕咬每一个人的灵魂,人性永远是是最可怕的,也是最清澈的东西。公安局那边,她一天之内去过好几次了,警方的回复一直都是我们在努力,您稍微再等等,我们已经布下天罗地网了。。

“谢什么,再说了忙都还没帮成呢。”

现在距离章芒失踪已经二十四小时,章橙火急火燎地赶到YGY酒吧时,谭春盈正站在员工通道的后门等她。

她望着那盏灯,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急忙叫住要挂电话的谭春盈。

“章橙,你怎么还没来?”

“我正好有个兄弟来了,你这个妹子看起来和他岁数相仿,让她和他一块儿玩吧。”

开车门,推章橙下车,关车门,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就像真的是因为她跟上来的原因生气了一般。

她向来洒脱仗义,更何况她一直拿章橙当亲妹妹般看待。

“谢谢谭姐。”

红唇白皮、身材凹凸有致,虽然谭春盈的五官并不完美,但她浑身那派干练果断的气质却是无与伦比的,丝毫看不出她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年纪。

“没事儿,你先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对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你说一声。”

于静瑶点头肯定:“对,他家,好像是在半山的御景湾别墅区。”

“你要找谁?”

“他肯定会再去的,如果他是将章芒卖给别人的话,他一定会拿着钱去庆义那边儿想着要把之前的钱赢回来的。”

谭姐将这位庆义的大公子卓俊吹得可谓是天上有地下无,可章橙压根儿没在意,因为无论他是谁,来自哪里,她都只关心一个问题---他能不能找到她的弟弟。

阿发塞了瓶醒酒的药给她:“拿着备用。”

也不管于静瑶在她们俩身后嚷嚷,转身就离开。

章橙心里犹如打鼓,马丁在分别前塞了几个银色的铝箔袋子给她:“你拿着,有备无患,你要吗,春盈?。”

上回他的水果摊被文顺道的地痞给掀了,她揣着一把水果刀就去二楼的‘韦和有限公司’讨要说法,他没有亲眼见证她的威猛时刻,但是后来听韦和的小弟说,她当时“啪”地一声把刀往他们老大桌子上一放,气势汹汹地只说了一句话,‘你要不把汤药费赔了,我今天就死在你这里’。

“我弟弟章芒。”

谭春盈说:“我让马丁送我们过去。”

第十七章

2021-10-10

第三十五章

2021-10-10

第三十六章

2021-10-10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他,让&们进去

    她正迟疑,谭姐一把拉住她的手,十分坚定地说:“不怕,我之前那个老相好也住那里,姐去找他,让他带我们进去。”

  • 己并不&觉得为

    谭春盈安抚地看她一眼,自己并不觉得为难:“救人要紧,这点事算不得什么。”

  • ,章橙&火急火

    现在距离章芒失踪已经二十四小时,章橙火急火燎地赶到YGY酒吧时,谭春盈正站在员工通道的后门等她。

  • 的二手&大众沿

    马丁开着他那辆破烂的二手大众沿着沿海大道飞驰,海水隐在黑夜里看不清轮廓,只听得到海水‘叫嚣’的声音。

  • &连保安

    御景湾别墅区,章橙只觉得脑袋‘轰’地一响,那可不是普通人能随随便便进得去的地方,岗市的富人居住区,安保措施可谓是全国的头号,她这样的黄毛丫头过去,怕是连保安亭的大门都挨不上一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