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难求 小说  祸水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男主不断成长流,系统文,爽文】【即将正式文案】:阮倾歌前一世活得太窝火,偏偏是天之骄女,却凄惨而终。这一世重来,她便立誓已不再被情爱而耽,要潇潇扬扬洒洒地为自己活一次。他人言,红颜虽美,终为祸水。阮倾歌却要让自己的名字成了祸水的代名词,成了世人看俏而不可以即的绝美传说。【简单轻松版文案】:“临时任务已命令,请宿主再打开光屏查询。”系统机械的声音突然响了。阮倾歌轻轻地瞥了几眼远处那一位清贵尊华的锦衣公子,心中有一种好的预感。临时任务:拥抱亲吻赵姓公子一次奖励:60属性点和随机选择大礼包一份任务失败惩罚:武力值减20果真不出她所料,阮倾歌

随着屋门的开启,一股腐烂发酸的味道伴着灰尘迎面扑来,主仆几人都忍不住蹙了蹙眉。

站在最前面的宫廷女子身着绛紫齐胸襦裙,容貌妍丽,眼角略往上挑,满身的贵气。她的右手轻抚着白狐狸毛的护腕,淡紫色的额坠随着她抬起头而轻微晃动着。

“你知道吗?本宫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脸。”孟燕婉走到阮倾歌面前,长长的指甲勾起阮倾歌的下巴,用充满恶意的语气说,“金陵第一美人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会死在冷宫里,变成了一具腐烂恶臭的尸体。”

阮倾歌无意识地用指甲抠着地面,哪怕硬生生地磨出了血也没有感觉。她喃喃地说,“原来他以前对我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

孟燕婉不爱看她这么压抑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要怪就怪你自己蠢,所以家人也跟着遭殃。对了,我都忘了告诉你,你的祖母懿德夫人在听闻噩耗后病倒,于昨日不幸去世了。”

伴着昏黄的夕阳,远处缓缓走来了一行人,驻足于弦清宫门前。

一道悦耳的声音从屋内阴影处传来,交杂在痛苦的呼喊中显得隐隐约约听不太清楚,“…看看你现在可怕又丑陋的模样,谁还能说你是金陵第一美人…令人作呕的丑八怪…”。

若有来世,歌儿一定会替你们报仇。

“嘻嘻,本宫怎能让你如愿呢。本宫费尽心力找寻这毒酒,就是为了让你以最丑陋最痛苦的方式死去。”孟燕婉的眼睛在昏暗中发着兴奋的光芒。

天色已经微微暗了下来,正是到了用晚膳的时辰。各宫的宫门前都点起了油灯,宫女们来来往往穿梭于宫殿中,正忙活着伺候各自的主子用膳。

阮倾歌蓦然从榻上坐了起来,她的头发随着她的起身如瀑布般散落在她身后,衬着一袭白衣,如水墨画一般带有意境。

阮倾歌看到孟燕婉一步步走近,自己的下颌被牢牢扼住,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冰冷辛辣的酒水顺着她的口腔流入喉咙,她想吐却被扼住下颌吐不出来,不禁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阮倾歌的脸色慢慢地变得更加苍白,她微微瞪大双眸,用干哑的声音说道,“孟燕婉,如果你想让我死,就给我一条白绫,或者直接拿刀子捅死我,给我一个痛快!”

榻上女子双眼微垂,依旧卧在榻上没有起身,她的声音有些干哑,似乎许久没有说话了,她语气毫无波动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着阮倾歌依然不屑的眼神,孟燕婉的眼睛微微眯起,“据说,喝完之后你会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有上万只蚂蚁在爬行噬咬,会使你忍不住发狂地抓挠自己的身体,直至把你全身的肌肤都挠烂,把你的骨头和内脏都扯出来。”

阮倾歌慢慢撑起自己的身体,从榻上下来。她向前迈了几步,便朝东北角重重地跪了下去,左手按住右手,拱手于地,将额头紧紧贴于满是灰尘脏物的地面。

她们主仆二人的对话字字戳在了阮倾歌的心里,似乎在她心中还尚存一丝余热的地方狠狠地泼上了一层冰水,把她的血液和念想全部冻结了。

“阮家出了你这样的女儿,真是家门不幸啊。”

思琴看着自己主子的脸色,故意提高了音量答道,“回主子的话,前汾阳王的确是很惨,听说啊,他和汾阳王世子都是在狱中被活活饿死的,收尸的时候,父子两人都瘦的不成人样了。”

孟燕婉弯着嘴角,看着坐在地上的阮倾歌,头也没回的对身后的思琴说道,“思琴啊,你说说,这阮鹰扬也是个可怜人呐,养个女儿平时千娇万宠,最后却因为这个女儿把爵位丢了,性命也丢了,是不是太惨了?”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头发随&一袭白

    阮倾歌蓦然从榻上坐了起来,她的头发随着她的起身如瀑布般散落在她身后,衬着一袭白衣,如水墨画一般带有意境。

  • 子口中&说出的

    听闻从宫廷女子口中说出的噩耗,她闭了闭眼,反应却不如宫廷女子想象中的那么激烈。

  • 听说啊&中被活

    思琴看着自己主子的脸色,故意提高了音量答道,“回主子的话,前汾阳王的确是很惨,听说啊,他和汾阳王世子都是在狱中被活活饿死的,收尸的时候,父子两人都瘦的不成人样了。”

  • 股腐烂&住蹙了

    随着屋门的开启,一股腐烂发酸的味道伴着灰尘迎面扑来,主仆几人都忍不住蹙了蹙眉。

  • 思琴,&开。”

    宫廷女子看着弦清宫宫门上歪斜破旧的门匾,嘴角噙着笑,侧头吩咐道,“思琴,把门打开。”

  • 的身体&住嘴唇

    听到这些话,阮倾歌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她紧紧咬住嘴唇,垂头不语。

  • &嘎吱地

    随着宫门嘎吱嘎吱地开启,弦清宫外院的景象随之映入眼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