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仵作俏皇妃  仵作皇妃狂妃皇叔偏要宠  


 

 卫子卿是个天生的就被冠上灾星称号的世家女子,但她性格倔犟,并没有因而郁郁寡欢,不是精心去学习仵作技能,拥用了精湛的仵作水准。但天妒红颜,卫子卿被同世家的女子谋害,而在现代的卫青青意外再次穿越到系统中,占有了卫子卿的身子……“杀了这个灾星!她是个祸害!”。

他收回那些思绪沉沉开口:“放人。”

眼下看着那些手持火把的人,眸子里的绝望越来越深。

她说他不太听得懂的话,穿很是有失体统的衣服,他甚至不确定这女人真实存在,可是他要找的人,竟和她一模一样。

卫子卿捂着额头,只觉得浑身像是教人拆开般的疼,下意识抬了抬眼皮,表情顿时一僵。

但这一位,为何巡查河西的第一站,会是这算不得繁华的武湘城?

“……”

虽然听不懂,但是这位卫小姐的胆子,是不是有些大得离谱了?

她不是回警局的路上遇上了车祸吗……现在这是……

祁烬皱眉看向那花,下意识想凑过去看:“这花是何物?”

“烧!烧死她!连那样疼她的亲祖母都害死了!简直丧尽天良!”

卫子卿扫她一眼,很快便认出这是原主的堂姐卫紫依,向来对原主很是嫌弃,避之不及。

卫子卿正在纠结要不要向这位大理寺卿提出解剖,卫老夫人的眼睛却突然睁开。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锁在卫子卿脸上,眼神莫名带着些怨毒和恨意,像是受了冤屈死不瞑目……

虽然看得出她暂时一无所获,但是那般对着尸体格外镇静的模样,还有这熟练的动作……

一群手持火把衣着很有些怪异的人紧紧盯着她,眼中还带着些许恐惧,而不远处,身着红衣的男人清凌凌的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眼神淡漠,却莫名叫人心悸。

卫子卿淡淡扫她一眼:“只有案发现场和尸体不会说谎,如果能放我去看看,我便能为自己洗脱清白。”

她可是法医,怎么可能被陷害?只要能让她查,她自然能还原主清白,也让原主的主母泉下安息!

卫子卿深吸一口气:“暂时没能查出死因,但是我想看看房间。”

那自称武湘城知事的男人怒声呵斥,却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冷声音。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会查个什么东西!”

书评(169)

我要评论
  • 她自然&下安息

    她可是法医,怎么可能被陷害?只要能让她查,她自然能还原主清白,也让原主的主母泉下安息!

  • 的呼痛&去,就

    囚车上传来一阵低低的呼痛声,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看过去,就看见额前满是鲜血的女孩幽幽醒转。

  • 出生不&寺祈福

    果真,卫子卿出生不过半月,三房老爷和夫人同去诏安寺祈福,却在回来的路上教那山上落下来的滚石砸死,尸骨无存。

  • “烧!&烧死她

    “烧!烧死她!连那样疼她的亲祖母都害死了!简直丧尽天良!”

  • 武湘城&神之说

    一名中年男人上前冲着祁烬微一拱手:“小人是武湘城知事,即便是怪力乱神之说不可信,那卫府老夫人同这女人共处一室,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也是一桩命案啊!这女人是杀人凶手……”

  • —而那&人似是

    那囚车下面现下已经堆满了干柴,看样子竟真是要活活烧死卫子卿——而那些面带怒色的人似是觉着她这般死了太过便宜,自行捡了石块便朝着囚车上砸去。

  • 位,为&的武湘

    但这一位,为何巡查河西的第一站,会是这算不得繁华的武湘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