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黑化后我总是被迫躺赢  


 

 乱世沉浮,胜者为王败者寇,朝代的更迭,时代的产物。大夏有位娆娆公主,小小年岁国破家亡,亲眼见到亲眼目睹父母双双殒命,父母身死之际耳提面命让她切记报仇雪恨,切记被怨恨催毁她的心,他们只愿她好好的好好活着。苏家有位纨绔贪恋美色女儿,纨绔又乖戾,因贪念云王府霁月晋王倾世容颜,小小年岁爬墙欲偷看,结果摔了个面朝地,磕上太阳穴,不幸身亡魂散。现阶段朝灭国公主变作看今朝苏家纨绔丑女,身在这场乱世沉浮内,国破家亡,父母的血仇与耳提面命的遗愿两两相互交织,每夜不能够寐,她该如何…床榻侧,一女子,隔着帷幔视线落在榻间这小人儿身上,一目疼惜。。

“父王…”

满身的狼狈,面容更苍白无色,可哪怕是如此跪地,却仍身躯笔直,背部不曾弯曲一点。

“娆娆,你是浩叔叔见过最懂事最乖巧的孩子,你的父王和母妃,他们拼尽全力就只为了要你逃离,活着,你的这条命从那夜起就不再是你一人的命了,它是你父王和母妃的命。

小小人儿走出庭园,那双桃花明眸直直望着大秦皇城的方向,望着那早已看不见的城墙。

“琴妹…”

浩叔和琴娘赶忙进屋关了门,两步走过去。

走至一半时,脚下不慎一个打滑,直接滚落下去。

一旁跟着老婆子,一左一右拉着两个满脸黑黝又粗糙的小娃,朝着城门口方向蹒跚走来。

可长枪却还直指,指着老汉让把席子掀开。

琴娘也一声喊,带两个孩子快步跑来。

神经瞬间紧绷,却见来者只一人,未有其他士兵跟随。

一点波澜都无法荡起。

好久好久,再次昏厥。

“父王…”

今日,又是一个大雪天,纷落的皑皑白雪飘下,这才将路面上那还猩红的血色遮盖一分。

朱老伯只是一个憨厚的老农,不明白这些,浩叔如此说,他也跟着看了一眼这星辰夜空。

赶紧走赶紧走。

士兵们远远瞧着,真是水痘,赶忙催促老汉。

他的目光,炙热的执迷。

两孩童看见母亲,那女童一下子扑过来。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浩叔见&将前赴

    浩叔见此,一直佝偻的腰终于直了起来,身形动,两脚将前赴后继的这些乞丐难民踹飞。

  • 怀中,&娃,没

    娆娆躺在浩叔怀中,除了那两声咳嗽之外,不哭不闹,好似一个布娃娃,没一点生机。

  • 才又彼&对视。

    直到看不见这将士身影,浩叔和琴娘两人才又彼此一眼对视。

  • ,还是&袋子揣

    一语低喃,浩叔看着银钱袋子,短短须臾,还是把银钱袋子揣了怀中,他们现在需要银子。

  • &的药,

    他们离开,除了藏在鞋筒里的些许银票以及粗布麻衣和包藏在衣服里的药,再什么都没带。

  • 膀,哪&怕外面

    娆娆看着浩叔,他低沉的声音,沉重的面色,亦如她的父王母妃,死死按着她的肩膀,哪怕外面杀戮声越来越近,可他们却直直看着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