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前,沈闭月作天做地。放着摄政王切记,偏去不喜欢凤凰男。不但借助娘家权势为他铺下,还得挣钱挣钱养家。结果她要弱了一辈子,最后落个被凤凰男折磨殒命的下场。复活后,沈闭月痛定思痛。不但扮猪吃老虎,还得抱紧摄政王不松手。一直到有一天,她揉着手腕可伶眼巴巴,“王爷,我手疼。”众人再也没有看不一直这样:你他妈都把皇帝打了,还装什么娇弱小白花?摄政王冷目一皱:“皇帝脸皮太厚,伤手,为夫揉着。”众人:……对上男人冷峻到极致的脸,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恐惧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宋修文,不要——”

沈沉鱼打了个哆嗦,一抬眼,就对上了男人冷沉阴郁的眸。

她说着去拉男人的大手。

她不仅人美心善,医术还十分精湛,王府上下都喜欢她,也是她在王府里唯一的“朋友”。

沈沉鱼的意识逐渐混沌起来。

赫连骁放在她腰间的大手一点点加重了力道,凉薄的唇冷冷吐出一句话,“别在本王面前提这个名字!”

沈沉鱼咬了咬唇,他不相信自己也是有原因的,她之前为了离开摄政王府,三番五次撒谎,如今她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任何信任可言了。

沈沉鱼顾不上双腿间撕裂般的疼痛,慌忙追了出去。

他雄才大略,是百年难遇的帝王之才,本该称王称帝,却选择追随她而去,她沈沉鱼何德何能值得他这般?

沈沉鱼心头泛起一抹无力。

临死前,她才知道,原来上一世一直被她视作洪水猛兽的摄政王赫连骁竟爱惨了她。

赫连骁以为她不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怒意如惊涛骇浪般拍打而来。

“沉鱼,宋公子还在等着你私奔呢,你怎么还在这里睡觉呀?”她见沈沉鱼还坐在榻上,忍不住着急催促。

她的动作,令身上的男人浑身一僵。

他在朝堂上处处提携宋修文,只为了能让她的日子好过些,甚至不惜违抗圣命,擅自救下流放的父亲和哥哥。可惜,等他赶来找她时,她已经被宋修文活活折磨死了。

她不放心地反复嘱咐着,可男人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径直出了院子。

沈沉鱼怯怯地点点头,眼眶微红。

话音落,前面的男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沈沉鱼心中大喜,他这是相信了?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连骁这&狼心狗

    放着赫连骁这样的天之骄子不要,偏偏喜欢宋修文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 千金小&和鱼目

    “沈小姐,你又想耍什么把戏?”赫连骁的贴身护卫冷哼,“盛京的千金小姐们谁不想嫁给王爷,偏你瞎了眼,分不清珍珠和鱼目。”

  • 善,医&她在王

    她不仅人美心善,医术还十分精湛,王府上下都喜欢她,也是她在王府里唯一的“朋友”。

  • 骁的手&今日的

    回到房间后,她看见压在枕边的匕首,突然明白了什么。她刚才没有伤赫连骁的手,即便他不听她的劝告,仍然从春秋长街经过了,但凭他的武功和剑术,是不是可以应付今日的埋伏?

  • 骁,不&出声,

    “赫连骁,不要去好不好?”她看着那道清冷出尘的背影急切出声,“会遇到危险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