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蛊江山最新章节  千蛊江山txt百度网盘  千蛊江山好看吗  千蛊江山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  千蛊江山免费阅读全文  千蛊江山小说  千蛊江山蓝云舒txt百度云  千蛊江山 蓝云舒  千蛊江山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  千蛊江山  


 

 复活成公主了,很好!复活成美女公主,十分好!可为什么这个公主竟然会婆婆不疼,丈夫不爱,小妾都也可以骑到她的头上拉粑粑……她究竟干了什么?竟然能在短短五年内从一个皇朝的传奇公主沦为到此!不行啊!入主的是身体,不入主的是命运!八卦小记骆晓飞最终决定,要彻底逐步转变这个局面,她的命运她作主!慢着……怎么这个白痴到奇葩的公主,实际上像是并也不是“别人”?本文已完结啦,新书《大唐明月》为考订流YY唐穿,评论交流无意报名参加大唐七日游者前来捧场。从13岁起,骆晓飞就想尽一切办法抓住傅刚的心;到25岁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败得那么惨:原来她的白皮肤、瓜子脸、微微上挑的大眼睛就是原罪——在傅刚眼里,她的脸,只能让他联想起那个害死他妈妈夺走他爸爸的恶毒女人!。

她甚至真的跟杜锋交往过两周,却在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落荒而逃——那黏糊糊的感觉太恶心了!

可上吊会把肩膀和额头也吊得这么疼吗?

与杜锋无关,是她自己的心魔。看过半年心理医生之后她才知道这个原因,并因此更加绝望。

那“二爷”似乎也觉察到了骆晓飞的目光,脸上立刻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嫌恶,仿佛看见了一坨狗屎般断然转过头去。

对他来说,这大概是个特大喜讯吧。

“咣当”一声巨响,骆晓飞吓了一跳,所有的丫头也都回头去看,大眼睛的小姑娘突然张开双手,紧张挡在骆晓飞面前,然后她的身子一个趔趄,一个比她高了整整一头的年轻男子出现在骆晓飞的床前。

靠!当年她为了追傅刚在楼梯上失足摔下来摔裂了脚踝骨也没这么痛啊!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骆晓飞眼珠转了转,这个情况么,根据穿越文狗血定律,“二爷”似乎像是本尊的丈夫,他嘴里的敏儿就该是该瞎眼负心汉的心头小妾了,她接手的这个倒霉公主应该是被自己丈夫推倒撞伤丢命的……但是,公主的老公不应该叫“驸马”么?驸马会揍公主也就罢了,醉打金枝么,怎么还能纳小妾?而且他把公主都快打死了居然不害怕不请罪,还理直气壮的来为小妾找场子?

骆晓飞简直茫然得不能再茫然了,但下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头发腾的立了起来,因为这位“二爷”已经一脚把大眼睛小姑娘踹了出去!打女人!畜生!

伤了嗓子?那就是失声咯,还要不要失忆呢?骆晓飞警惕的仔细感觉了一下,发现脖子那里是从里到外一圈都疼得厉害,不像是感冒生病,倒像是……上吊?

“二爷”冷哼了一声道:“母亲之命,宇辰原不敢不遵的,但我若认错,不是更涨了她的气焰,今儿她敢踢敏儿,明儿就该踢我了!”

难道说,难道说,现在的我,就是传说中那种极品大花痴外加贱人VIP?

是下雨了吗?

“好。”贵妇人优雅的微笑着,脸色和蔼地对骆晓飞道:“公主这次是受委屈了,都怪宇儿不晓事,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他再不敢了的,袁氏也是个不省心的,我打发她去佛堂为公主祈福去了,你不好起来,断不能让她出佛堂一步!”

在拿到——不对,确切的说,是看到傅刚的结婚请柬的时候,骆晓飞的第一感觉是:这一天,终于来了!

骆晓飞心说,丫头你错了,是谢天谢地,你家公主终于挂了,本人现在感觉很疼,而且很乱……不过她谨慎的没有开口,看着帐顶,保持茫然状:至少到目前为止,她的脑子没有身体前任所有者的任何记忆,说不得要祭出穿越女第一常用法宝:失忆。只是目前朝代不明,身世不明,环境不明,敌情不明,还是谨慎第一、少说少错的好。

看见熟悉的脸上露出这种完全陌生的神情,骆晓飞一震,脑子立刻清醒了几分,这才看见贵妇人也略略皱起了眉,骆晓飞心里一凛,却立刻发现对方的皱眉似乎仅仅是有点不快,并没有半分吃惊怀疑的神色。

信息有点少,不过,不妨碍骆晓飞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眼前的人个个都是一副含泪带笑的鬼样子,说明她刚才大概病得很重,说不定已经快挂了(废话,不挂你能穿来吗?);她们大多都梳着双丫髻,说明是侍女或宫女身份,那么她的便宜皇帝爸爸和皇帝老婆(不知道是大老婆还是小老婆)娘亲显然不在,说明这个公主不大受宠;这些小姑娘们长得都挺不错,看来本尊大概也错不了,前世好歹也有美女一枚,骆晓飞不大能接受这辈子变成个丑丫头,哪怕是丑公主……

“敏儿身份哪里不好了?金华袁氏的女儿,我看只怕比一个除了名的大燕公主还要高贵点!”

浓眉的小姑娘已经站起来,以一种小母鸡的姿态护在床前,那位“二爷”的脸越发青了,但没有再冲过来。

第十一章

2022-07-24

纠结呀纠结

2022-07-24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了眉头&自己向

    二爷却仿若不闻,向贵妇请了个安,便依然铁青着一张脸站在了旁边。贵妇人皱起了眉头,却也没再说什么,自己向床前走了过来。

  • 小姑娘&去热。

    这个大眼睛的小姑娘原来叫如玉,骆晓飞提醒自己要记牢这个名字,耳边就听见她回答:“回夫人,公主醒的时候药已经凉了,刚让如梦去热。”

  • 的声音&妇。

    “嗯,你们公主怎么样了?”和这把低柔而不失威严感的声音一道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珠钗高髻的端庄身影,身边拥簇着四五个丫鬟媳妇。

  • 门外传&:“夫

    门外传来清脆的声音,思维涣散中的骆晓飞精神一振。刚才还在努力缩小自己的两个丫头嗖的越过“二爷”、蹿到门口、打起门帘:“夫人请进!”

  • 外隐隐&淡香味

    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了,纱窗外隐隐透进月光的银白,可嘴里药的苦味却似乎越来越浓,苦得她恨不能放声大哭一场,连屋子里香炉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也越来越沉腻,腻得她透不过气来。

  • 的丫鬟&眉小姑

    “见过夫人。”屋里的丫鬟们整齐的福了下去,大眼睛大小姑娘没有起身,依然小心的扶着骆晓飞,这让她心头一暖;而浓眉小姑娘回头看了一眼,才低头回答:“回夫人,公主刚刚醒了。”

  • 看着那&浮云。

    骆晓飞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只能呆呆的看着那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神马夫人丫鬟的都变成了浮云啊浮云。

  • 沉,正&道:“

    贵妇人脸色一沉,正想说什么,门外有人道:“太医来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