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作者:湘诺

    类别:现言 | 连载

    编辑:情话微凉 | 在读:6016 人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小说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大结局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全文阅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湘诺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免费阅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第1章  穿越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txt下载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全文免费阅读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孟桃穿进年代文,生活……在六十年代,人设为炮灰女配,为需要支持男主在外工作,勤劳肯吃苦任劳任怨奉养公婆照料弟妹的小村媳,却落个个被被人嫌弃被被抛弃被设计陷害背上各种恶名的下场,以她的悲惨落魄人生衬托出文中男女主美好的爱情和幸福和快乐生活……。孟桃怒摔:让我来,拾掇畜生!某男:我帮你。孟桃:谢谢您。某男:一家人,不谢。孟桃:……我就客套一下,你还真不客套。她希望这只是个梦,等梦醒了,她又回去原来生活的世界。。

孟桃装死中。

背叛婚姻和丈夫,那农村女人遭到了人们的谴责和唾骂,男主则得到同情,男女主终于没有负担地结婚了,结局真是令人极度舒适满意!

男主正直坦荡、光明磊落,在女主深情告白、表明非君不嫁时,他把自己在农村有一桩事实婚姻的情况,毫不犹豫地告诉了女主,任凭她裁决。

于是田家人合计后想到了这个撤儿,先捎信喊表亲石大头从山村过来,再设法把孟桃花弄伤了不能动弹,那孟桃花却是滚下山都没伤着,田兰香只好直接敲昏她,谁知又遇雨天,石大头腿脚不好赶路不及时,最后田母王水凤开招,给脑袋还晕着的孟桃花下了催.情.药,才做成事,生米煮成熟饭,送给光棍表哥一个媳妇儿,美名其曰肥水不流外人田。

因为这番话,同事与孟桃展开激烈争辩,孟桃当玩似的,却再没想到,她竟然一家伙穿进这本书里来,还成了她一时头脑发热表示同情的、男主的那个农村包办妻,孟桃花!

木箱过去有个窗,窗格子没玻璃,只糊了层报纸,难怪房间里光线很暗,窗下是一张没有抽屉的木桌,桌上用砖头顶着一块巴掌大残破的镜子,一把梳子,一盏煤油灯和一盒火柴,最醒目的是一个脱漆严重的白色杯子,杯壁上印着一行红字还能看得清:为人民服务。

“就是,凭她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土妞,还巴望我那当了干部的三哥回来跟她过日子?想得美!她能嫁给大头表哥就该烧高香了。”

小说里所写,孟桃花背叛田志高,和田家表哥石大头在屋里做坏事,被田雅兰撞破,一声尖叫,引村里许多人跑进田家亲眼目睹,通女干成实锤,两个人差点被绑了游村示众,是孟桃花的婆婆王水凤出面救了他们,王水凤哭着跪求村里人不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她宁愿出钱每家每户送一份大礼,只求大家守口如瓶,让他们自家人内部处理就好。

“妈你放心,这个我懂得很!”

国家还是那个国家,只是时光被倒回去几十年!

土墙上还钉了两幅宣传画,画上三个人物,工人农民兵哥哥,扛着工具抱着谷穗手握钢枪一脸笑呵呵看着孟桃。

中年妇女嗔怪着,语气里却和年轻姑娘一样的骄傲自得:“我最近攒的鸡蛋也不是要卖,就想带些家里的鸡蛋进城给你三哥三嫂吃,现在看来留太久怕不新鲜,那就吃了吧。索性今晚做一大盆炒鸡蛋,让你们吃个够。再单独做碗鸡蛋汤,那是专给桃花的,你们小心千万别碰!”

刚醒来的时候,她已融合了孟桃花的记忆,事实证明,她对同事说的那番话并没有错:文中隐藏了剧情,光明磊落的男主其实是个心机男,女主不用说了,明知男主有婚姻,农村家里有妻室,她还非要往上扑,贱女无疑!

同事看完小说,絮絮叨叨发表评论,羡慕眼红文中男女主的美好爱情和幸福生活,女主美丽优雅,个性鲜明,有点傲娇但温柔可爱,又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真是太迷人了,怨不得男主宠妻如命,爱惨了女主。

门外脚步声渐远,周围安静下来,尚有鸡鸣狗叫以及小孩子哭闹声,感觉离得挺远。

她一千个不愿意呆在这个破房间里:斑驳落块陈旧的黄土墙,地上别说地板砖了连水泥面都不是,就是普通夯实的土层,房顶上盖的是瓦片吧?也不知多久没打扫了,蜘蛛网一挂连着一挂,还有蜘蛛在继续结网中。

中年妇女叹一声:“还昏睡着呢,你香兰姐下手忒重了些。”

又骂刚才来到床前的老女人和那个田雅兰,听听她们都说了些什么?要给她下药,让她跟那个瘸腿大头……简直一家子黑心烂货,不是个东西!

“嗯。雅兰啊,你这几天也抓紧准备好,你三哥和三嫂十.一在单位举办婚礼,咱们这边只等大头和桃花成了,就赶过去。你三嫂是城里姑娘,可讲究着,你三哥上大学进修回来以后,现在是厂里技术骨干,以后还会升更大官儿,你们几个可要打扮整齐漂亮些,别给你哥你嫂丢脸!”

第七章公开

2022-07-19

第八章丑事

2022-07-19

第九章预警

2022-07-19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妇儿,

    年轻姑娘得意地笑:“妈,今儿晚上桃花和大头表哥算是洞房了……大头表哥三十岁,桃花刚满十九,那脸盆子还长得挺不错,大头表哥怕是要乐坏了,他白得个媳妇儿,以后敢不孝敬你这个姨妈,我打死他!”

  • ,引得&种想法

    孟桃醒来好一会儿了,屏息瞪眼看着屋里环境,尽量不乱动,害怕发出声响,引得木板门外小声说话的两个人闯进来,打破眼前这份安静,证实她的某种想法。

  • 个不愿&也不知

    她一千个不愿意呆在这个破房间里:斑驳落块陈旧的黄土墙,地上别说地板砖了连水泥面都不是,就是普通夯实的土层,房顶上盖的是瓦片吧?也不知多久没打扫了,蜘蛛网一挂连着一挂,还有蜘蛛在继续结网中。

  • 蛋卖不&馋死了

    “不嘛,我也要吃鸡蛋羹,你老是攒着鸡蛋卖不让吃,馋死了!”年轻姑娘撒娇。

  • “日头&了,今

    “日头落山该做晚饭了,今儿星期二,小六小七住校不回家,一会大头就到了,你去看看你姐你姐夫干啥呢,问他们要不要回来一起吃,我也好量米下锅。”

  • 一点就&”

    “实在不行——我上次进山打米椎子遇到几棵药草,就是那种黏黏草,不论男女只要沾上一点就变得跟畜生似的黏一块儿,打都打不开……晚上给桃花做碗鸡蛋汤放进去,你们可别碰!”

  • 会房顶&,摸摸

    孟桃睁开眼睛,定定看了一会房顶,随即爬起来,头有点晕,好在还能行动,摸摸脑后果然有个大大的包,不知道不觉得,现在一碰就痛,痛得她呲牙裂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