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拆亲评论  喜拆亲小说牙牙的童话  


 

 拆亲铺里小坐的苗细细长长,望着对门相亲对象铺中的池路直很是火大。虽然她哪里明白,这个说话的噎死人的男子,是上辈子战死沙场沙场,自己为他跳下悬崖自杀殉情的相公。他求了月老,这辈子还得将她找回去。虽然阿弥陀歌的会出现被打乱了这些。 苗细细长长:我要拆亲养得起自己。 池路直:苗姑娘这性子难嫁。 阿弥陀歌:苗细细长长你迟早都是我阿弥陀歌的人。 月老 :…… 孟婆 :我要护男二上位。花州城里一处新开业的铺子跟前聚了不少人。。

星儿眼中一丝波澜,起身挪到胖子跟前拉过他的手,颤声道:“相公,苗姑娘今儿怎么了?胡言乱语的。”

对面铺子里的池路直安顿好物件,洒扫完毕,洗漱完回了卧房。

小草惊的瞪大了眼。

…………

“刚才得了一个好的”

“我爹娘,是我拆的。”

“我就瞧你美的很,说说什么好事?”

“可是女孩子家有了心上人,多添几味香也是常事。”

“是呀,我倒是也好奇这家掌柜的是何人。”

花州城里一处新开业的铺子跟前聚了不少人。

背身过去的弯弯脸色一下沉了下来,小草瞧着不对劲儿:“掌柜的,你这脸变的也太快了。”

弯弯越说,那星儿贴的越紧,急的她直跺脚,顺手拿起案板上的肉刀,指着那星儿厉声道:“你再装我就真动手了。”

“胖子?还记着我今儿开业呢?”

“公子,您没事儿吧?这年头竟然姑娘家都如此蛮横了,倒是从未遇过。”

池路直安稳躺下,闭上眼,又仿佛回到了那天晚上。

小草一旁出了主意。

“这认识了位姑娘,处了几日,过些日子就准备成亲了,想着带你过去认认。”

“水水水”

“家里奶奶重男轻女,想要娘亲再生,可当时娘亲生我之时就差点丢了命,自是打死都不答应。我爹不敢违背奶奶的意思,从商量到争吵再到摔东西,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不是因为跟你有了弯弯……就在及笄那年,我这当闺女的狠下心让他们和离了。”

书评(327)

我要评论
  • 摘菜闲&去。

    弯弯气的将扇子一合,冲着巷子里几位正在门前摘菜闲聊的妇人走过去。

  • 常,有&事儿说

    “你这丫头今儿怎么如此反常,有事儿说,守着我娘子还有什么。”

  • &此说话

    苗弯弯不以为然,大着步子扭头进了铺子,身旁新来的丫头艾小草,跟在后面闷气道:“掌柜的,他们怎么如此说话。”

  • 子,顿&说。”

    弯弯瞧他还被蒙在鼓里的样子,顿时急了,余有丝丝理智牵制着道:“星儿姑娘要不然先去别处走走,我有事儿得单独跟他说。”

  • 清瘦男&说有笑

    巷口一清瘦男子朝着星儿喊了一声就奔了过去,两人有说有笑进了门里。

  • 弯一脸&披散头

    早上小草哼着小曲儿端着粥刚落在桌上,就瞧弯弯一脸倦容,披散头发,寝衣外胡乱披着一件长衫就下了楼奔了外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