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贵人下载  大清贵人免费阅读  大清贵人好看吗  大清贵人姚佳欣  大清贵人 第1章  大清贵人小说免费阅读  大清贵人小说  大清贵人txt下载  大清贵人免费阅读全文笔趣阁  大清贵人  


 

 新书《大清良人》求所有收藏!求养肥!被拆迁爆发户卫嘉树倒霉透顶再次穿越大在清朝,结果意外发现,这个在清朝竟也不是历史详细记载的那个辫子朝!不是一个叫宣立国再次穿越前辈逐步建立的新朝代。她满腹槽点没处吐,真的憋得难受啊,一直到遇见了了一只能沟通交流的阿飘君……大吐特吐后才意外发现——阿飘君姓宣名承熠,乃现今天子、开国太祖宣立国之孙也!卫嘉树:这个孙子!————————剩女姚佳欣再次穿越雍正后宫,成了一位年方二八……啊不二十六岁的无宠身体孱弱老贵人,这个年纪好、这个年纪妙,不需要争风吃醋、不需要宫斗,直接步入养老生涯。却,姚佳欣意外发现,咱们的四爷大大地竟然是复活的!老贵人干冷的夜裹挟了初春的寒意,呼啸阵阵,三更鼓声沉闷响起,各宫各院陆续落锁,里外殿门紧闭,连守夜的宫女太监也都静默无声。。

这是老天爷再惩罚她偷漏税吗?不只要了她的命,还把她送到了清朝后宫里,成了一个失宠的嫔妃。

醒来烧热已经完全退却,现代的西药对于古代的身体似乎格外有效。

歪歪斜斜倚坐的姚佳欣不有愣住了,此刻西药已经起了一定作用,虽然还是浑身虚软无力,但脑子已经清醒了泰半。她看着床头捧着青花瓷药碗的女子,圆圆的脸蛋,身量却很纤细,瞧着很年轻,但神色有些憔悴,眼睛里满是血丝,一副熬夜数日的模样。——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圆脸女子竟然梳着那种经常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小两把头,身上也穿着一件夹棉的绿色旗装!!!

喉咙干涩而疼痛,鼻子也不怎么通气。

果然这位就是“素雨姐姐”。

接连数日,素雨的确是熬得厉害了,这会子又瞧着自家小主恢复了意识,想来不会有大碍,便遵从了吩咐,将药碗搁在了床头的榉木小几上,“那您可别等药凉透了。”

懋嫔长长叹了口气,“那就还去请周太医过来一趟,就说之前开的药不见好,劳他费心,再换一副药。”

“素雨?”分析清楚自己的处境,姚佳欣试探性地开了口。

浓云一喜,小主知道饿,可见是病大好,她忙道:“小主莫急,杨公公已经去后头膳房候着了。”

姚佳欣突然觉得头皮又腻又痒,忍不住连忙摸了一把,结果摸到了一手油!

“我自己来吧。”见浓云正要给她擦洗双手,她忙自己伸手上去,将双手浸在了盆中。温热的水包裹着那双瘦得给鸡爪子似的手,姚佳欣不由想起了方才惊鸿一瞥镜中自己拿饿死鬼似的脸。

作为一个从事代购行业、钻了关税漏洞而发家致富的剩女,姚佳欣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幸运地拥有了一个芥子空间,短短几年内,便牟取了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财富。

那人叹了口气,似乎是放弃叫醒她,而后,那人吹了吹热腾腾的苦药,舀了一小勺,塞进了姚佳欣的嘴里。

昨晚素雨说小柳子在外间守夜?额滴妈呀,就是这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在外头上夜班?!姚佳欣心中泛起了浓浓的罪恶感。

姚佳欣做贼心虚般将镜子塞进了被子里,然后咳嗽了两声,“不碍事。”

小柳子眼珠一瞪:“姐姐的意思是,周太医根本没好好诊治,只是随便敷衍?!”小柳子不禁有些火大,“不是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个姓周的老不死,真是杀千刀的!”

面对素雨殷切恳请的目光,姚佳欣不忍拒绝,便忽悠道:“素雨,这几日你也辛苦了,你且回去好生睡一觉吧。药搁在那儿,稍微凉一凉,我会喝的。”

嗯?谁啊?

立时,旁边侍奉磨墨的大宫女砗磲陡然呵斥:“没眼力劲儿的!没瞧见主子正在给大格格、三格格抄经吗?!”

书评(447)

我要评论
  • 斥:“&!没瞧

    立时,旁边侍奉磨墨的大宫女砗磲陡然呵斥:“没眼力劲儿的!没瞧见主子正在给大格格、三格格抄经吗?!”

  • 意思是&母心,

    小柳子眼珠一瞪:“姐姐的意思是,周太医根本没好好诊治,只是随便敷衍?!”小柳子不禁有些火大,“不是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个姓周的老不死,真是杀千刀的!”

  • &死活?

    玉髓忙赔笑道:“是,主子惯来菩萨心肠,这才遣了周太医去给姚贵人诊治。若换了是在储秀宫那位,哪里会管自己宫里人死活?”

  • 宫上下&宁嫔捧

    这咸福宫上下都深知懋嫔与储秀宫主位宁嫔不睦,玉髓这般踩宁嫔捧懋嫔,着实大大取悦了这位咸福宫主位娘娘。

  • :“好&”

    懋嫔“嗯”了一声,对跪在地上的玉髓道:“好了,起来吧。”

  • 太医才&脸上满

    半个时辰后,那位周太医才姗姗来迟,老脸上满是不耐之色,东偏殿的宫女素雨连忙又塞了银子、又陪了好话,周太医这才入内给病榻上的姚贵人切了脉,重新开了药。

  • 坐在秋&褥上,

    咸福宫正殿中,主位懋嫔正坐在秋香色暗花缎条褥上,手执一管羊毫,司空见惯地抄写着佛经。一笔笔写就在染了醇厚迦南香气息的生宣上,沙沙不绝,宛若春蚕食桑。

  • 脑子浑&,只听

    姚佳欣脑子浑浑噩噩,只听见有人进来过,又很快出去了,她只断断续续听到个老家伙说什么“病如抽丝”,一个声调有些女气的少年骂骂咧咧,哦,还有个“素雨姐姐”,声音太温和,没听清说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