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是什么意思    


 

 新书《天下第一美》已开,评论交流围观群众!——————————————————你因为未来的相公是百年一遇的神童!您怎么再说他家除了个极品的婆婆?你因为未来的相公今后要中状元做大官!您怎么再说他除了病不怕撑将近那时候?只要你你们成了亲,管保他这病立刻就好!你说来说去,不外乎是想让我去——冲囍!娘家婆家一堆人,个个是极品,都不指望跟她过上好日子。这除了也没天理?她是章清亭,也不是章财神!

桂仁开新书啰!新老朋友多多捧场哦!

“你们这群兔崽子!什么叫我都输光了?吃着肉的时候都不吭声,这嘴巴一抹就都来编排老子的不是!”张发财很是不满的从缸边站起,跳着脚骂。

七夕。

她只得继续歪在炕上,用手指在磨得滑溜溜的炕席上打着圈,把脸板得死紧,半晌才斜睨着缩在墙角的两个大孩子,冷冷的开了口。

章清亭幽幽的叹了口气,“姐姐,实不相瞒,我是真羡慕你这样的小家碧玉。象我,虽生在官宦之家,锦衣玉食,奴婢成群,奈何行动之间却毫无自由,实似坐牢一般。”

她一面说,一面注意的观察女鬼的眼睛,黑漆漆的地府什么也瞧不见,只有一双眼睛亮若繁星,藏不住的。这女鬼如此想嫁有钱人家,果然在听到“官宦之家,锦衣玉食,奴婢成群”时,眼神明显的流露出一抹羡慕之情。

为什么每个将死之人都要问上这么一句?

果然是傻头傻脑的乡下丫头,还真好哄骗,章清亭当然不相信她真会去寻死,恐怕进了自己家门就舍不得出来了。她不无轻蔑的讥笑着,还要拿乔作势一番,“只不知,姐姐既然如此好命,却为何也要自寻短见?”

见她主动服软,那女鬼冷哼一声,表示接受“敌人”的白旗。

嘿嘿,新书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隐在暗处的地狱使者鬼差等得都快不耐烦了,立即现身,掏出勾魂索,一把拘了她的三魂七魄,拴着她的脖子就往地府而去。

“大人!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么?”多话的鬼差一得兴奋。

是啊!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张发财家有一个厉害闺女,能顶别人家两个儿!

狱吏在地狱多年,各种难缠的大鬼小鬼也应付了不少,岂会任由两只新来的小小女鬼摆布?他抽出刀笔,在她二人额头分别一点,很快便知道她俩的死因。

只不过是张三李四的张,天上飞的一只小蜻蜓。

“大姐……你……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张金宝的舌头又开始打结了,万一大姐再闹一出上吊,那可真不好说救不救得活了!大姐要是死了,他们可怎么活哟!

果然,偷窥是有代价的,某人面无表情的想。

“家母听信媒人一番花言巧语,便将奴家许配于那京城恶少,九门提督之子潘云豹!竖子眠花宿柳,欺男霸女,好赌成性,打架生事,京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女子弱质纤纤,若是嫁去,恐怕未满三朝就得香消玉殒……”

若她的生母不是空有美貌的丫头,哪怕是个稍有地位的妾室,就凭她坊间流传“京城十大名花”之一的头衔,何愁找不着称心如意的好婆家?

男孩子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响。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他年轻&家里倒

    他年轻的时候家里倒还有两亩薄田,拼死拼活干上一年,一家子混个温饱还是有的。可近些年,随着子女越来越多,吃用越来越大,支撑这个家也越来越力不从心,这老家伙居然学人迷上了赌博。

  • 个家里&炕就承

    环顾四周,整个家里一件象样的家具都没有。这条烧得乌漆麻黑的长炕就承载家里最重要的两个功能,吃饭,睡觉。

  • 么的,&活了?

    这幸好还是飞过只蜻蜓,要是飞过只苍蝇蚊子什么的,那还要不要人活了?

  • 光了?&”张发

    “你们这群兔崽子!什么叫我都输光了?吃着肉的时候都不吭声,这嘴巴一抹就都来编排老子的不是!”张发财很是不满的从缸边站起,跳着脚骂。

  • 正好把&她与对

    日已正中,阳光倒是不嫌弃这家的破烂,照旧从缺砖少瓦的屋顶漏了下来,光柱里可以看到尘埃无声的缓慢浮动。这几根光柱,恰似不可逾越的栅栏,正好把她与对面那一群人分隔了开来。

  • ,索性&养过鸡

    墙角被老鼠掏了个洞,索性就着那眼又掏大了些,据说以前是养过鸡,给鸡留的门。现在鸡早没了,眼还留着,却连老鼠都不屑于再来光顾这个穷得一毛不拔的家。

  • 是要中&……这

    章清亭听得愣了,秀才会死?他不是要中状元的么?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