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灵台词  


 

 背景简介: 人生而有执念,特别,当他要离开了这个世界的时候。 活一直这样,是共同的执念。 世上有一种人,能跟未死之人签定契约,只要你未死之人能帮他完成4他的心愿,就能再获新生。 这种人,被称作九灵。 万年只出一个。 故事简介: 江九灵会觉得,她上辈子肯定是把某人的全家灭了,要要不然是把他家祖坟掘了,要不然某人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每回遇到他都绝也没好事。 第一次朋友见面,他的剑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副怒气冲冲要杀了她的模样!残酷的血腥之气久聚不散,残肢断骸,宛若人间炼狱。。

眼角余光瞥见桌边的红木匣子,想着老头子刚才说的话,伸手打开。

曲觞说着伸手,一副你要不交,就把酒交出来的模样。

九陵真的是看不懂他了,他想尽办法活下来,不就是为了找他儿子吗?

“放饭了!”随着一声高亢的吆喝,长长的桌子上,一桶一桶的饭菜摆上,穿着盔甲系着白围裙的伙头军挥舞着拳头大的大马勺,一勺一碗。

对于放饭那边的热闹,好似一点儿也没听到。

那眼神,简直恨不得上去舔两口。

白胡子老头顿时觉得茶不好喝了,舔了舔嘴唇,努力挪开自己要黏上去的眼珠子,表现的一派云淡风轻,“不如何,就算是你拿八百年的花雕来,不给就是不给。”

曲觞呵呵一笑,就当他答应了。

百器可清楚的记得,当年只是让他帮自己去南岳取一坛酒,就被这家伙抢去好几件神兵利器。

“朝廷那边可有传来消息?”

忽然,中年人眼前一花,就见少年瘦弱的手掌中多了个酒囊。

“而且,这两壶五十年的花雕,还不足以让你写一份使用秘籍吗?”

三千把长刀,还要在半个月内完成,他已经好几天都没睡个囫囵觉了。

九陵半睁着眼,“我不想吃,酒。”

中年人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壶,“田七家的五十年花雕,如何?”

听到他的话,眼睛一瞪,“兵器自己也是会择主的好吗?双菱软剑可是情人剑,一把已经择主,我怎么可能把另一把给你,你脑子里都是豆腐花吗?”

话还没说完,手中的酒壶已经没了。

“靠!你这个周扒皮,老子还没管你要钱呢,你要求倒是多。”百器怒瞪,这东西可是拿天外陨石打造的,有价无市好吗?

中年人熟门熟路的绕过宽大的器物架,穿过半开的木质屏风,对于长桌上摆的乱七八糟的设武器计图一眼都没有瞅,掀起一张破布帘子,进到后院。

“公子,要不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书评(194)

我要评论
  • 自己重&想喝清

    百器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可喝过佳酿的舌头怎么还会想喝清茶,立时嫌弃的推给曲觞。

  • 光瞥见&子,想

    眼角余光瞥见桌边的红木匣子,想着老头子刚才说的话,伸手打开。

  • 么了,&措手不

    曲觞已经听不到百器在说什么了,突如其来的真相让他措手不及。

  • 中年人&。

    中年人淡淡点头,抬手扬了扬手里的两壶酒,顺带指了指里面。

  • ,仔细&摸不出

    中年人拿出来,仔细的摸了摸,竟摸不出这是个什么材质。

  • 怎么可&是我用

    “知道,你百器亲自出手,怎么可能有孬货。”曲觞说着合上盒盖,“再说,也不是我用,我琢磨什么。”

  • 子要找&意外了

    莫非公子要找的人,就是他的儿子,那救他,也并非是意外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