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南梁两军多年,分不出高下。一夕缺阵,二国欲结三晋之好,消息一出,百姓莫不拊掌鼓掌。唯独三位当事人则表示不太不满意。“——你要我嫁给南梁那个瘫子?!”“——你竟要我娶北魏那个悍妇?!”……“——退婚!”-岂知天有不测风云,萧瑾瑶半路滑落山崖,醒过来后就变为了个小寡妇。三日出外打猎,还随手捡了个半死不活的野.男人。本心里想救回家去换赏金,结果这人……手不能够提、肩不能够扛、人患上瘾疾,但是个残废!「要不然扔回家去算了?」「罢了,我佛慈悲心~」(实际上是家里有个爱管闲事的老大爷)费力九牛大虎之力将人治好了——「姑娘大恩大德,在下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话音方落,本来觥筹交错的大殿瞬间静得落针可闻。

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我不,我偏要说,姑姑当年自愿和亲远嫁梁国,可最后呢!还不是死在异国他乡,尸骨无存!您如今竟是要重蹈覆辙将您唯一的女儿也给献出去送死么!既如此儿臣不如直接撞死在此处,也免得将来落个惨死的下场!”

北齐皇帝萧煜闻言赏脸一笑,摆手赐酒,台下一众官员这才好似打开了开关一般纷纷陪笑。独独皇子一席末座那位,凤眸微挑一错不错地打量着那人,眼里始终带着几分考究。

“此事不必担忧,孤会让皇后为你备上一份最丰厚的嫁妆,你去了梁国也定能富贵荣华一生无忧……”

萧瑾瑶眼皮都懒得朝他那抬一下,闻言只沉声道:“萧景恒,你若是皮痒了待会姐姐我就陪你好好练练!”

当时便气得一把将她扯起道:“巧了,本公主也是个莽撞人。不想当我伴读也成,来跟我比划比划,赢了我便放你回去!”

那叶岚岫本碍于公主身份不敢乱来,奈何萧瑾瑶气上心头下手便狠厉了些,她师从当朝大将叶枫,拳法行云流水,招式凛冽如风,虽年仅八岁,身法便已初具雏形。

若说叶岚岫是只飘然出尘的白鹤,这赵觅芙便是只花枝招展的飞蛾。

无他,只是单纯地被闪着了。

只见那齐皇面色微微一滞,随后只轻笑着不再接话。

那日她刚想偷着出去跑马,便被两个官家小姐看到,二话不说就直接告到皇后那里,后面便来了好几个嬷嬷,又拉又扯地将人给劝回去了。

萧瑾瑶轻哂一笑,心下早已翻起巨浪波涛。

萧瑾瑶强撑了那么久见胜率实在渺茫,便主动停手。

宴席上只见那位梁国来使徐年徐大人身着盛装,举止恭敬,眉眼间布满精明锐利,举手投足间更是充斥着多年浸淫官场累积的圆滑。

话音方落,只听见“啪”地一声,一个清亮的巴掌落在了萧瑾瑶的脸颊上,不多时便泛起一片赤红。

萧瑾瑶愣在原地,抿了抿唇,二人对视了良久,才见萧瑾瑶轻轻点头。

萧瑾瑶便揉了把通红的眼睛,又去伸手将她扶起:“无妨,是我自己要求的,与你无由。你既赢了,还不快走。”说完又命周围的宫侍不许将今日之事报给皇后。

赵觅芙这才喜笑颜开,迈着小碎步就上前挽着萧瑾瑶的胳膊撒娇。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别别

    “别别别,我开玩笑的!”说着僵硬地将头一扭,再不敢招惹这只母老虎。

  • 视了她&静立在

    那齐皇垂眸扫视了她一眼随即转开,负手静立在窗前轻声道:“孤还在考虑。”

  • 凉的小&。

    晡时太阳正烈,林间蝉鸣不止,间杂几声鸟鸣。大片澄光洒落在葱茏草木上,光影斑驳,洒落在树下乘凉的小兽身上,微风和煦,卷来阵阵幽香。

  • 引来百&攘攘。

    如此景好之所,自是引来百官慕名前来。别院里一时门庭若市,熙熙攘攘。

  • 被那马&忿得掏

    赵觅芙被那马儿颠得步摇直晃,忿忿得掏出帕子边拭汗边嘟哝道:“……堂姐莫非是想将这后山猎空不成?”

  • 信地瞪&死的吗

    萧瑾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心中泛起一阵凄楚。果然,父皇竟当真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将她卖了!随即一阵怒上心头,她低吼道:“不!我不稀罕!父皇忘了姑姑吗?忘了姑姑当初是怎么死的吗?”

  • 她这位&眼中立

    萧瑾瑶难以置信地捂脸看向她这位父皇,眼中立时蓄满了泪水却又被她强忍了不曾渗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