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盈门范城  喜盈门讲述的是20世纪80年代初一个中国  喜盈门txt下载  喜盈门床垫  喜盈门意千重小说  喜盈门 意千重  喜盈门建材家具广场  喜盈门电影完整版免费观看  喜盈门小说  喜盈门电影  


 

 信奉好人好报,却被逼到尽头;逼到尽头,她终于等到大彻大悟,看待恶人,善心永远是多馀。就算顶着“克父克母,命运多舛”的大帽,就算娘死爹厌没人要,就算身后除了拖油瓶妹妹要照顾,就算婚事“十分”不顺心,那又如何啊?幸福和快乐,需努力拼搏扞卫!声明:做人做事就当记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乱咬哦,啊呜————*——*——*——新书《国色芳华》已传上,评论交流可观赏。天色将黑,蔡明菲手里提着一把早已经缺了口的破柴刀,小心地沿着一个陡坡来回打量计算,待到确定一切无误后,她方沿着山路走上去,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眯着眼睛望着山下小小的吴家村。灰不溜秋的吴家村在白银一般灿烂的雪色里犹如一块雪白绸布上的脏污,显得突兀而刺眼。。

蓝衣妇人冷哼了一声:“你先下去,不要吵着我家小姐。有什么事,等她醒过来以后再说。”明明她是客人,偏偏她才像主人。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每增加300个收藏,加更一章,谢谢大家的支持。O(∩_∩)O~

天色将黑,蔡明菲手里提着一把早已经缺了口的破柴刀,小心地沿着一个陡坡来回打量计算,待到确定一切无误后,她方沿着山路走上去,立在白雪皑皑的山顶上,眯着眼睛望着山下小小的吴家村。灰不溜秋的吴家村在白银一般灿烂的雪色里犹如一块雪白绸布上的脏污,显得突兀而刺眼。

一切丝丝入扣,恰到好处。

那个时候,她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前世的事情。她一直以为自己就算不是幸福的公主,也会是幸福的小女人。可惜,世间的事永远都是那么冷酷,站得越高,摔得越惨。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说遭遇爱人和好友的双重背叛,老父惨死,老母病重,世界坍塌的时候,她还存着一丝人性本善的理念,奋力拼搏的话,那后来被劫匪一刀致命的时候,她就已经完全放弃了从前的坚持。

明菲这一觉睡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假若不是被人弄醒了吃药,她还可以再睡上个一整天。没办法,这具身体太虚弱,吃的苦头太多了。

早在十多天前,蔡家大公子得知了这个消息,就偷偷让人告知了她这个消息,来人一再交代她,让她好好珍惜这个机会,行止得当,也许能就此回去也不一定。明菲暗想,就凭这十多天的准备,哪里能打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多亏她谋划已久,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某日,二姨娘心血来潮,偶尔问起这位三小姐的情况,听说还没死,不由恶从心头起,竟然就让人送了钱来给吴家,不是给三小姐的用度,而是折磨三小姐的费用。

大丰朝南边的民俗,从来都是说,生在二月的女子,命运多舛,克父克母,是不适合养在家中的。再加上三小姐是早产,才一出生,蔡家那位已经过世了的原配夫人张氏便重病缠身,在鬼门关打了个来回,无暇理事,又有一位虎视眈眈,年轻貌美,出身良好的宠妾二房姨娘牟氏在一旁添砖加瓦,所以三小姐生下来不过三天,就被送到了这乡旮旯里的吴家村。

咦,不用她告状,来人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明菲从睫毛缝里偷偷往外瞟。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穿着靓蓝绸缎镶白兔毛皮边棉裙袄,头上插着一股金簪,耳边挂着金耳环,白白净净的妇人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一双利眼冷冷地瞪着立在一旁的汪氏。她的身后,还侍立着两个十五六岁,穿粗绸衣服,眉清目秀的丫鬟,看着汪氏的表情都是忿忿然的。

余婆子笑了:“三小姐为何这样说?”

想到这里,明菲抬起眼睛望向余婆子,却正好捕捉到了余婆子眼里的那一丝怜悯,她立刻决定,先将余婆子拿下!就算是暂时不能回去,今后也不会能再过这种温饱不济的日子!于是明菲的眼里就流露出一丝好奇来:“余妈妈,我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她一定是个很温柔很善良很能干的人。”

果然余妈妈被她的笑容晃得一愣,随即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可怜的小姐,小小年纪就遭这么大的罪。”

下方是我已经完本的三本VIP,欢迎大家观赏。

张氏和蔡老夫人一死,长期被压在下面的二姨娘牟氏如愿以偿地暂时当了家,仗着自己是花轿抬进门的良妾,又有了两个儿子,妄想扶正,但蔡老爷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明。为了报复张氏,二姨娘对这位三小姐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将那教养妈妈寻借口远远卖掉不为其说,日常用度也越减越少,蔡老爷先前还会问一问情况,但每次听见的都是三小姐咒骂亲生父母的话,慢慢的就淡了。

余婆子道:“你的母亲的确是个很温柔很善良很能干的人,你想不想见到她呀?”

目前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新夫人都是想拉她一把的。但古人信命,关于她命不好的这个问题一朝不能顺利得到解决,她一朝就不能堂堂正正做人。所以她很怀疑,新夫人会帮她帮到什么地步?世界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新夫人帮她的程度,更多的是取决于她的作用,光有诚意和听话是不够的。

平时一脸尖刻相的汪氏此时抖抖索索地站在屋子正中,焦虑不安地绞着手帕,一张脸哭得满是泪水,眼睛就像落入陷阱的兔子惊慌乱转,迟差要给那妇人跪下去:“不关妾身的事啊,您要替妾身在夫人面前伸冤啊!”哪里还有平时地主婆的威风?

看来水果蔬菜吃得太少,缺乏维生素。她摇了摇头,将菜团子放在一块结了厚冰的石头上,用柴刀的刀背使劲砸了几下,菜团子顿时四分五裂。做人要惜福,即便东西不好,吃了总比不吃的好,这还是早上出门时芳儿偷偷塞给她的。她笑眯眯地把这唯一可以果腹的东西吃了下去,虽然刚入胃的时候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但很快就给这具小小的身子添了一丝暖意。

余婆子便想着,这个粗养的小姐比之蔡家那几位养在深闺中、庶出女儿们可爱多了,人也乖巧漂亮,虽然自小养在乡下,又在生母死后吃了许多的苦头,但人看上去还是一点都不村,和吴家几个丫头比起来明显的不同,到底出身不一样。只可惜,怎么会生在二月呢?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坡处,&里的柴

    她迅速往山下走,借着雪光,走到先前的那个陡坡处,举起手里的柴刀,犹豫了一下,暗想,煮了整整一个小时,不会再有破伤风菌了吧?

  • 既然这&婆子这

    呵呵,既然这婆子这般厉害,一来就查出了她摔伤的真相,还这样不留情地骂汪氏,她便承情暂时不醒来了,让汪氏好生吃点苦头再说。

  • ,汪氏&来:“

    “唉……”一声做作的长叹,汪氏哭了起来:“说起来都是我的错,怪我没有照顾好她,有负先夫人的重托。她要是醒不来,就让我抵命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