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大人使不得小说  阎王大人使不得漫画  阎王大人使不得  


 

 

“这就有趣了!”慕流云轻笑,转身到孔大人案前,拿了一只羊脂玉瓶递到孔大人手中,“孔大人,你细细观看这羊脂玉瓶,可从瓶身雕花当中瞧出什么来?”

“好你个王二,真是胆大包天了!”他恨不能把惊堂木直接拍碎在桌案上,“本官被你骗得好苦啊!你这红木匣子和丝绸衬里透着熏香的味儿,一点不见变色,分明是才赶制出来不多久的玩意儿,羊脂玉瓶缝隙里都藏着油污,你那玉石珠宝店铺里面哪里来的油烟?”

“请大人明鉴!我与那王二从小相识,也算是故交,他又是做玉石买卖的,我想着估计不会坑骗我,就请他到家中帮我掌掌眼,瞧瞧我这祖传的宝物成色如何,价值多少,谁知他这人黑了心,起了这般贪念!”宋三一腔悲愤。

王二跪得笔直,见了慕流云并不慌张,朗声道:“回大人话,小人也没有人证,羊脂玉瓶极其珍贵,是我店里头的镇店之宝,这样价值不菲的宝贝当然不好摆在明处任人围观了。

慕流云拿过红木匣子,将里面的丝绸取出,又把木匣凑近嗅了嗅:“那王二说,羊脂玉瓶一直是放在这个匣子里,在店铺当中已经放了十几年,那可就有意思了!

“慕老弟!你可算来了!”他迎上去,一把拉住慕流云的衣袖,“今天这个案子,你可得帮忙拿拿主意!我现在是焦头烂额,没法子了!”

“宋三,王二,你们二人为那羊脂玉瓶争来争去,本官今日特意从州府衙门请了司理参军慕大人过来,慕大人向来断案如神,再难的悬案也难不住他,由他来审你们的官司,一定能够替你们主持公道!”他对跪在下面的宋、王二人道。

穿麻布耐久又价格低廉,熏上个几次坏了也就坏了,要是用在丝绸上,两次就会褪色变脆,三两年就脆得好像纸一样,一碰啊,可就碎了!”

“孔大人这么说我就懂了,这事交给我,今天一定给你断个明明白白。”慕流云听了个明白,便也不想再多耽搁,折扇装模作样摇几下,颇有几分狗头军师的派头。

“你说你的镇店之宝在你店铺当中镇了多久?”慕流云又问王二。

谁能想到他竟然如此卑鄙,记下我那宝瓶的记号,银子也不给了,还反咬一口,说那宝瓶本来就是他家的,我被逼无奈,带人去把宝瓶夺了回来,想不到他还耍赖到底,跟我闹到公堂上来了。”

王二那一方的说辞却不是这样。

王二哪里还敢再做争辩,跪在地上抖作一团,再不敢胡乱喊冤叫屈,生怕多喊一句孔县令再多赠几板子,没了魂儿一样地被两个衙差从堂前拖了下去。

孔县令一张脸已经黑得好像抹了炭一样,若不是眼眶不大,眼珠子都快从里头瞪出来了。

宋三被他激怒,恼火怒骂:“你说谁是贼?你才是贼,偷我传家宝的贼!”

这慕司理不是素以善断刑狱而闻名的么?不是还有人说他虽然不能活死人、肉白骨,却能让死人、尸骨开口说话,供出真凶,可今日这种断法儿,却让人着实有些想不透。

“没错,大人果然是天资卓越!”慕流云顺手拍上一记马屁,“宋三家里穷,即便仔细保管,房子就只有那么一间,年头多了就容易挂上一些油污,这还亏得他穷,要是平日里大鱼大肉多了些,这瓶子的雕花保不齐都要被腻住了。”

“在,我这便叫人拿来给贤弟看看!”孔县令赶忙示意一旁的差役。

“停!你先不要云了!”慕流云赶忙打住他的话头,揉着额角,“你不就是想说值钱物件儿不收好,等于请贼到你家去偷么!好好说话,听着头疼!”

请假一天

2021-09-15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小五儿&和红木

    “无妨无妨!他不明白,我对他说说清楚就是了!”慕流云好脾气地冲孔大人拱拱手,又冲已经从后堂回来的小五儿递了个眼色,小五儿便把已经准备好的羊脂玉瓶和红木宝匣送了上来,置于堂前。

  • 过玉瓶&细细端

    孔大人小心接过玉瓶,仔仔细细端详了一会儿:“纹路中有些黑色污垢,摸着有点黏腻,像是烧火做饭沾上了油污一样。”

  • 王二连&他,又

    王二连连摆手,见慕流云看也不看他,又向孔县令求情,说玉瓶价值千金,开不得玩笑。

  • 倒是跪&“这局

    王二此刻却变了一副模样,方才还紧张的要命,这会儿倒是跪得端端正正,眼珠子叽里咕噜转两转,再看慕流云和孔县令的时候,仿佛见到了同道中人,眼神里摆明了写着“这局爷稳了”。

  • 木一拍&,敢对

    孔大人见他出言不逊,惊堂木一拍:“大胆刁民,敢对司理大人无理!”

  • 王二还&就是一

    王二还真说对了,方才他在后堂摔的可不就是一对茶壶么。

  • 面的丝&店铺当

    慕流云拿过红木匣子,将里面的丝绸取出,又把木匣凑近嗅了嗅:“那王二说,羊脂玉瓶一直是放在这个匣子里,在店铺当中已经放了十几年,那可就有意思了!

  • 上个几&次坏了

    穿麻布耐久又价格低廉,熏上个几次坏了也就坏了,要是用在丝绸上,两次就会褪色变脆,三两年就脆得好像纸一样,一碰啊,可就碎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