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她只想种田  穿越后只能靠种田维持生活  穿越后种田养夫郎  穿越后我只想种田搞钱  穿越后和王爷一起去种田  


 

 

窗外又是一株石榴树,不光是为好看,到了八月,石榴果熟能拿到通州换银钱。

村长的大儿子沈大勇急道,“远哥,文大伯呢?”

东院,沈笑的大伯沈文,边抽着烟袋,边时不时的看看天,“这么大的风雨,再不停麦子八成会翻,今年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这么大雨,后院的樱桃和杏儿,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唉,娘,桔梗不是糊涂人。”沈远想到满月后被大舅子接回娘家“挪窝”的老婆孩子,一脸的笑意,他儿子身子壮,媳妇月子养的好,开心。

沈大伯知晓源由,二话不说,领着俩儿子一起冒雨走了。

那年雷雨天,香河的陈员外冒雨回家,被雷劈死的事才多久。”

沈大伯一步上前,一巴掌拍到沈志后背,“臭小子吼谁呢?”

就是西院和你们四叔该得的田,七两成亲也会落在她名下。

“七两一辈子都不离开伯娘。”沈笑摇摇她手臂。

他顿了一下起身道:“走,柳林水洼那十亩地得去挑开些口子,放水出田。”

主理刑名的钱师爷,是顺天府大兴县人,他比高师爷这个主钱粮的福建秀才,更清楚通州的水网,白河与通惠河在通州交汇,直至天津京杭大运河,是为北运河。

沈勇抹抹满脸雨水,“凤港河水倒灌进田,我爹通知大伙儿去排水。”

“什么?”高师爷大惊,直愣愣的从椅子上站起,通州那边并未有消息传来,“管典吏,此事果真?”

待到沈笑和伯娘洗好收拾好,东院大门啪啪作响。

“二郎!”沈远警告似的喊一声沈志,怕他在爹娘面前胡说。

当年,沈笑娘陆氏嫁来,在村里置了十两银子一亩的上等田作嫁妆,招了大姑娘小媳妇儿的眼。

沈大伯一口一口抽着烟,“我们凭本心做事,将来那两亩上等田的田契是要给七两的,那是七两的私产。

“爹,娘,这雨一时半会儿的也停不下来,我先回西院儿了,七两一个人在那院儿了。”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郎也要&有你们

    二郎三郎也要记着,这家里有你们一份,就有七两一份。”

  • 踏进了&房。

    沈志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老爹一起,踏进了西院厨房。

  • 时,还&代替人

    因为那时,还没联合收割机代替人工不说,乡下老家工厂少,大部分乡亲都靠地里的庄稼过日子。

  • 大伯沈&八成会

    东院,沈笑的大伯沈文,边抽着烟袋,边时不时的看看天,“这么大的风雨,再不停麦子八成会翻,今年这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 郎,前&(浇地

    沈大伯用力磕了磕烟袋锅子,“大郎,前些天让你疏通的垄沟(浇地时开出的一条三十公分宽高的水渠)都通完了吗?”

  • 噼啪的&险要盖

    噼啪的雨声打在房瓦上,好险要盖住了隔壁二哥的喊话,东院大伯的喊话,她都听不真切。

  • 了大哥&么,自

    沈志瞥了大哥一眼,不明白他笑什么,自从大哥成亲以后,都不带他和沈七两下河抓鱼玩儿了,没意思极了。

  • 麦粒掉&食少收

    沈笑清楚的记得,她和姑姑一家蹲着,跪着在麦田割麦,好多麦粒掉到地里,拾都拾不起来,粮食少收一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