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伞的成本价就五块钱,她给八块钱已经很够意思了。

“可是你这价格也太低了吧。”

妗砚提着电脑袋,戴上帽子,直接出去,懒得理后面的人。

“我已经说了无数次了,我不可能喜欢男的!你他么是不是有病!”

“妗砚,就你这样的脾气,谁能受得了,你还不如跟着我算了。”

“长得干干净净讨人喜欢,谁知道竟然如此恶心,不喜欢男的喜欢女的,她爸妈知道了,不得哭死…这孩子三观有问题…”

“妗砚,你到底有没有心,我陪了你一年多了,你就没有一丝的喜欢么?”

“妗砚,你给我回来,外面下雨着,你跑什么跑!”

“gun!”

“我都追了你一年多了,你就是一颗石头你也该暖了吧!”

“嘀咚,收款到账八元。”

少女突然站起来不顾形象骂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妗砚,你别不识好歹!”

“不喜欢还耽误那少年那么久,就是一个渣女。”

她都躲到这个地方了,这人怎么还阴魂不散。

她一边重新敲着字,一边呵斥着面前的人。

而少年的对面,是一个少女,少女穿着很朴素简单,白色的长袖前面挂着猫的图案,蓝色的牛仔裤,穿着淡粉色的帆布鞋,脸上没有一点淡妆浓抹,但是很干净,让人赏心悦目。

都拒了无数次了,每一次都在人多的时候说同样的话,搞得自己好像是渣女一样,心机boy。

周围的人阴阳怪气说着让妗砚有一些不悦,她尽可能平静,告诉自己莫气莫气,气大伤身。

买伞划算一点,出租车到她家得15,出租车可以很快到,很少只能一次,而伞虽然很慢,但是可以一直用着,更何况家里也缺一把雨伞。

第59章键盘

2021-09-14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的人,&是谁处

    看热闹的人,一般都是谁处于弱势,他们就帮谁,少年利用了这个心理。

  • 有一点&人赏心

    而少年的对面,是一个少女,少女穿着很朴素简单,白色的长袖前面挂着猫的图案,蓝色的牛仔裤,穿着淡粉色的帆布鞋,脸上没有一点淡妆浓抹,但是很干净,让人赏心悦目。

  • 狼狈,&个个替

    少年看起来很狼狈,眼角不知道是泪还是水,旁边的几个人看不下去如此深情的少年,一个个替着少年说话。

  • 了,你&颗石头

    “我都追了你一年多了,你就是一颗石头你也该暖了吧!”

  • &一个学

    面前这个人是木林,和她同一个学校的,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狐朋狗友一大堆,私生活一团糟,这些都没什么问题,问题的重点就是他拿自己当挡箭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