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开平安无事,叶琳琅也如释重负的轻轻笑了。

叶音是从秧田里直接过来的,脚上还穿着草鞋。

此时的她,也不是那个获得医学界最高奖项的叶教授。

叶云开送进医院的病房不久,护士给叶云开挂上了消炎的液体。

一墙之隔的手术室里。

“琳……琅……听……话……”

短暂的慌乱后,叶琳琅镇定下来,她低头用牙齿咬开裙摆,“嘶啦”一声撕出一条布条,用布条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叶云开的伤口。

操场上的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跑回教室。

她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视线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医生。

加上现在这天气炎势,很容易滋生细菌,伤口也特别容易感染。

真要闹出去,他们的铁饭碗不也得砸了么?

手术室重地,闲人免进。

前方的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着几道数学题。

叶琳琅从未想过,她记忆里的妈妈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蛮横的夺过一把手术刀,狠厉的抵在自己的咽喉间。

在这个靠天老爷吃饭的年代,抢水成了两个村的家常便饭。

她也亲眼看见爸爸平安无事,才能安心。

队里的拖拉机手把拖拉机往县城开。

她什么都没有!

书评(155)

我要评论
  • 音随后&院外面

    手术室外面,百包村的大队长和叶云开的妻子叶音随后也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赶到了县医院外面。

  • 她得在&开彻底

    她得在医院守着叶音和叶云开,直到叶云开彻底脱离危险。

  • 房不久&了消炎

    叶云开送进医院的病房不久,护士给叶云开挂上了消炎的液体。

  • 百包村&绝了。

    故而当百包村的大队长问叶音,叶琳琅要不要顺便坐拖拉机回去时,叶琳琅一口回绝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