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不淑男主是谁  剩女不淑全文免费阅读  剩女不淑讲的什么  意千重剩女不淑  剩女不淑 小说  剩女不淑好看吗  剩女不淑txt意千重  剩女不淑百度云网盘  剩女不淑小说免费阅读  剩女不淑  


 

 

夏夫人悄叹了口气,这个女儿,从生下来开始就让她不省心,先前怀着的时候,她和夏老爷一心希望她会是个儿子,她那身形,所有人看了都说是儿子,结果生下来竟然是个女儿,夏老爷气得睡了三天,谁会想到最后他最爱的竟然就是这个唯一敢和他唱反调,敢和他对吼的女儿,只因这个女儿脾性其实最像他。

夏夫人又含了一泡眼泪,拉着夏瑞熙的手,无声的流泪,看得夏瑞熙都心碎了。她来的这段时间,夏老爷和夏夫人对她的那种好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是货真价实的好,她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父母,也是这样的对她,不知他们现在过得如何了?想必失去她,白发人送黑发人,是生不如死的吧?心中一酸,不由流下泪来。

尚夫人却是什么都没听出来,为难的道:“三弟妹,你看四弟越大越胡闹了。这次的事情,你回去一定要跟爹和娘好好说说,坚决不能饶了他。”

尚夫人冷汗都冒出来了,她这个幺弟也是个不省油的灯。他去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夏老爷的女儿呢?

夏老爷沉吟片刻,道:“目前来看,还不好说。只能是先吃药静养,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她正想得入神,一团被人捏得很铁实的雪团穿过花枝,飞进亭子,狠狠地砸在了她的额头上。婉儿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撕裂了她的耳膜,她只感觉到两眼发黑,漫天的小星星飞舞,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彻底陷入昏迷前,她听见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男子声音有些害怕的说:“怎么搞的,不是说这是个野丫头吗?怎么也这样的弱不禁风?”

夏夫人一把扶住她,接过她的话:“尚夫人,我不敢当你的这个礼。汤药费什么的,咱们夏家出得起。我们家熙熙皮糙肉厚的,被四少这样捉弄了,用石头打了最多就是留下些后遗症罢了,出不了人命。若是其他的小姐,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这一天,果然就在夏瑞熙十五岁生日那天来了。那天早上,一家老小都等着给她操办及笄礼,结果她玩了个失踪。

几次想逃离,始终不敢得罪笑里藏刀的夏夫人,她继承了夏瑞熙的皮囊,却没有继承她那包天的胆子。说到底,她做贼心虚,总想着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夏夫人唱对台戏。

夏夫人以为她是被自己的病情吓着了,忙不迭的用手绢去擦她的眼泪,轻声哄道:“乖女儿,乖女儿,不要怕。不会怎样的,有你爹爹和我呢。咱们用最好的药,啊?就是怎样了,爹和娘养你一辈子。”说着说着她自己也哭起来。

不多时,夏老爷终于满头大汗的跑来。他身材高大,人又胖,一进来就把房里本来就不甚亮堂的光线挡了大半。事情的经过他在路上已经听报信的仆人说过了,看见两位夫人自然是高兴不起来。本来他是不该进这内院的,因为他是苦主的父亲,又精通医理,自然无人敢挡他。

夏瑞熙这是第六次跟着温良贤淑的夏夫人出门做客,展现自己温柔文雅的新形象,再顺便推销自己,当然后者是第一位的。

她刚刚好些,能下床走动了,夏老爷和夏夫人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去了城郊玉泉山上最有名的万佛寺烧香还愿,保佑她从此否极泰来,长命百岁,嫁个好丈夫。相比夏家夫妇两个拾到宝的欢天喜地,夏瑞熙怎么也笑不出来。

他木着脸,对着尚夫人和她弟媳略略抱了抱拳,一个箭步就冲到夏瑞熙床边,先拉着手细细端详了一遍。一边把手放在她脉门上,一边生气的说:“哼,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把我如花似玉的女儿给砸成这个样子?一个男人欺负女子算什么?这般狠毒的心肠,我倒要见识见识他。尚夫人!”

尚夫人慌了神,夏老爷不但脾气不好,武艺也是出了名的好,这些年来,无论是泼妇还是泼皮,没人从他手里讨了好去。自家小兄弟落入他手中,不是自讨苦吃吗?她嘴笨,眼巴巴的看向她弟媳,眼泪都要急出来了。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衣着华贵青年女子说:“是啊,大姐。四少这次也闹得太不像话了。亏得是遇上了夏家这样讲理的人家,若是遇上其他家,还不知要怎样的纠缠不休呢。”

但一场赏花会下来,她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最起码,她的名声好转了很多。西京的人都知道,夏二小姐摔了一跤之后,性子变得温婉可人,成了淑女了。夏二小姐性子一转变之后,大家就发现,原来这个野人也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的。

旁边那圆脸夫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拉了夏夫人的手,嘴动了动,什么都说不出来,满脸的窘迫,拉拉夏夫人,又绞绞手帕,走上前想凑过去帮帮忙,又被忙乱的婉儿请开。夏夫人只是不理她。

夏润熙扶着额头呻吟着醒来,想着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伤了她,她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一睁眼,一入目的就是夏夫人那饱含滔天怒火的眼睛。吓得她头疼都感觉不到了,心跳得擂鼓似的。难道,是在怪她偷溜出去惹麻烦吗?她一直都很害怕会让夏老爷夫妇讨厌她,小心翼翼地活着。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备了半&推醒昏

    一家人凄凄惨惨的准备了半日,只等着夏瑞熙落下那口幽幽气。半夜的时候,一直守着夏瑞熙的夏老爷推醒昏昏欲睡的夏夫人,又哭又笑:“二丫头醒了。”

  • 城西的&的表情

    想起八月那次,她重伤初愈,就被迫不及待的夏夫人好好收拾了一番,去了城西的江夫人家赏什么桂花。座中那些贵夫人探照灯一样的眼睛,意味深长的表情,探究的话语,让她头都大了几圈。

  • 逃离,&胆子。

    几次想逃离,始终不敢得罪笑里藏刀的夏夫人,她继承了夏瑞熙的皮囊,却没有继承她那包天的胆子。说到底,她做贼心虚,总想着自己已经占了人家的便宜了,自然不敢理直气壮的和夏夫人唱对台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