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微笑时很甜电视剧  他的微笑很甜电视剧  他的微笑很甜小说  


 

 别人家的校草靠冷酷无情,而附中校草就不像了,他表面上是一个得理严禁理不饶人严禁理也严禁理不饶人的小霸王,可谁明白他暗地里竟然是一个奶凶奶凶的团宠小可爱的。小可爱的积极向下,甜而不自认,从来不不向他的小白眼狼数据的传输悲观消极思想,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小白眼狼睚眦必报非常爱记仇,但他没办法,自己养的小野猫,再野也不能扔。〔小剧场1〕江梓摘下去沈雁书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介时她眼前模糊不清一片,隐约能辨得很清楚,面前的少年拿着玻璃片刺破自己的手腕,鲜血成股从他的腕上滴下去,流到那个人的脸上,想化去他的贪婪的欲望耍无赖与罪恶。少年笑着说:“地狱阴森,但我的血是热的长风乍起,拂去了一整季的燥热。。

“你管老子去哪里?”少年往她身上扫了一眼道,“打架你去?”

少年又笑笑,拉下角落里的帘子换衣服:“说实话,老子还真没闲心养你这小猫,休息好了起来我送你回去,没休息好你自便。”

“我说,”少年耐着性子重复一遍说,“你浑身的淤青哪来的,谁他妈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教训人。”

在签名的过程中,有读者问她:“雁书,你写了这么多年的青春校园小说,有没有想换类型写写?”

沈雁书的签售会上人来人往,她坐在荫蔽处忙不迭的重复着签名,白皙的脸上挂着微笑。

很久后,从警察局里出来一个男人,看样子比沈雁书大不了几岁,寸头,这么热的天,他裹着一件外套。

沈雁书吓的立马闭上眼睛,一句话也没说。

沈雁书这才抬起惊慌的双眸,定格在他唇角,他面上没什么表情,鼻梁高挑,双眼没有一丝光,唯独生了那副微笑唇,面无表情的时候微笑唇上扬,像是在笑。

他又重新问了一遍:“纸,有吗?”

一阵冷风灌入这个逼仄的小巷子,沈雁书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眼眶里的泪水活生生被逼出来了。

沈雁书愣在原地,见他骑着电动车往另一头去了。

“我……”沈雁书咽了咽口水,有点难以启齿。

“滚吧。”江梓点燃口中叼着的烟,一只手挡住打火机点燃那支烟,转而抬眼望着她,“下次别再来这种地方,不然就打你了。”

他是沈雁书的亲哥哥,沈醉早早就辍学供沈雁书读书,原本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出路,只不过因为沈雁书这个累赘。

少年抬腿坐上了电动车,插上钥匙等着沈雁书,她愣了一下坐上少年的电动车。

因为他已经逃了出来,所以他发现不了。

骄阳似火,毫不怜惜人,就这么直直的照射在人脸上,热而疼。

他的微笑唇很甜,仅此而已,又不止于此。

大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沈雁书移步到屋檐下躲了一阵子的雨,接着便雷鸣电闪,她害怕的闭上双眼,跑进了逼仄黑岑的小巷子。

在她沦落深渊的时候,她在深渊里看见一束光,她始终无法分辨这抹光的来处。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往她身&上扫了

    “你管老子去哪里?”少年往她身上扫了一眼道,“打架你去?”

  • ,上扬&病态感

    “鬼知道呢。”那个人哂笑,上扬的嘴角在那团烟里若影若现,有种病态感,不看那双眼睛是美的。

  • &老子的

    “我说,”少年耐着性子重复一遍说,“你浑身的淤青哪来的,谁他妈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教训人。”

  • 走了两&烟头往

    走了两步,他随手将烟头往雨中一扔,双手揣进裤兜,打了个冷颤后消失在街尾。

  • 晌,颇&问个几

    那个人沉默半晌,颇为无奈道:“起码等人醒啊,她睡着了我问个几把?”

  • 说话,&”

    中年人靠在铁皮房边上,没说话,抬头纹很严重,像一块被拧了两转的抹布,他抖抖烟灰抬抬下巴指着屋内说:“看样子像是被人打了,你说这么乖巧的一小姑娘,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 着电动&前后面

    沈雁书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跟着电动车越往前后面的景象就越模糊了,看不清男人脸上的表情,估计气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