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数! “这周穆需一个变数,一个天大的变数,这个变数,要让秦王,要让赵坤元,要让这天下人都为之一惊” 延岁总是会在想这句话,做为女子,虽是皇女,但她又能为这个内忧外患的国家做什么呢? 一代女皇初长到,来看一看不断成长为一代帝王,需经历过什么,女子在这世间能能做到何种程度六月的日子最是难熬,虽在凉亭,又有宫里送来的冰块,但也抵不过这课堂的枯燥,延岁见兄长学的刻苦,打心眼里佩服,也暗暗觉得幸好在娘胎里,自己孕为女子,不然苦的就是她了,终是受不住这暖风的撩拨,浑身酥麻,便心安理得的睡去了。。

先生转身又问“太子殿下觉得呢?”

再醒来,便是午后了,凉亭里,兄长还在看书,延岁伸了个腰,不料被太傅撞了个正着。

“诶!你们二人可不能说真名,跌换个”卫龙一向小心

“行了!,就按我……”还没说完延岁便被人打晕。

“不行,公主,他们是冲两位来的,两位殿下都不能有事”其中一位护卫说

“当年?,老师,就学生所知,我朝从未有过此事,也未有此人”唐延安不解,老师这话他实在是不懂。

“嗯嗯嗯!我也不知道”延岁急着附和。

延岁转头,看见兄长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还在看书,以为大家听不到嘛!

“二位醒了,来这是我刚从街上买的吃食,先吃些早饭吧,还买了些衣物,都是男装,二位换上吧”护卫里一个叫陈生的人说道,他是外院里负责巡逻的卫兵,平时不怎么能见到两位殿下,另一位叫卫龙,是内院的贴身护卫“二位,我叫陈生,外院的,见过二位几次,但二位贵人应该是不晓得我,嘿嘿嘿”

延岁为皇公主,在行宫,与兄长延安一般,兄长学什么,她便要学什么,太傅同她讲过,她虽与兄长长相并不像似,但除行宫内贴身之人外,无人知晓他们的样子,为保太子无恙,有些时候需她代替兄长出现,所以,作为周穆第一帝姬,她不用像别家贵女一般学琴棋书画,却要学比那更难的纵横之术,帝王之策,还要习武,学各色兵书,让延岁十分难过,她虽天资聪颖,却更喜舞艺、书画,但也只能私下偷偷习得。

乾元十六年,那一年唐延岁十四岁,和兄长住在崇岩山的行宫,他们从出生起,便住在这里了,她与兄长延安是当今圣人仅存的骨血,乾元二年,皇后郑涵诞下双生子,正值朝堂动乱,奸佞当道,在此之前圣人三子一女皆因此夭折,因诞生之时,天边霞光万道,万鸟归巢,皇城上方似有游龙盘旋而上,便立唐延安为太子,唐延岁为周穆皇公主,与皇子无异,为保皇族血脉,建崇岩行宫,远离皇城,乾元十五年圣人病重,十六年,圣人兄长秦王唐淮野心勃勃意图不轨……

“两位殿…贵人,我问过了,一会有一班进京的商队,不走城门,直接进异域人住的湘园,这商队遇到的事多了,到时候我们多给些钱财,他们进园时,将咱们算在商队里,准没事儿”这可是他一大早软磨硬泡才说好的,很是得意。

延岁看着这个人,觉得他一定是个憨憨,不过也算可爱,便行了一个礼“,小女子在此,谢过陈兄了”

此时他们和几个侍卫一个贴身婢女正躲在一出凹下去的草窝里。

“好,就这样,那二位兄长便不用换名了,可称是我们兄妹二人在此雇的工人”延安总是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细节,不像延岁,大大咧咧的。

“当年,姜鹏死后,圣人护女,令包括史书之内的各色书籍抹去姜家所有事迹,命众臣不得在议此人,所以两位殿下自然不知,就连老身,也只是晓得此人的名字,他的子女、妻妾姓甚名谁也无从知晓,不过两位殿下,老身布置一个作业,请两位细想,当年长公主还做了哪些谋划。时候不早了,今日的课便下了,记着,几日后我再来可要给我答复”说完,先生便下山离开了

唐延安行过礼答“回老师,学生也是如此”

“公主啊,若是不想抄书,那老身便请教一个问题,公主要是答的好,这书,就不用抄了,可好?”

双生子

2022-05-13

逃命

2022-05-13

变数

2022-05-13

责任

2022-05-13

道长

2022-05-13

蜉蝣生天地

2022-05-13

好一出戏

2022-05-13

母女

2022-05-13

父亲

2022-05-13

书评(161)

我要评论
  • 长十六&的名声

    延岁曾以为自己会做一辈子的公主,即使朝堂再乱,也有兄长挡着,但就在她与兄长十六岁生日时,秦王起兵谋反,宫中父皇母后被俘,有人打着护皇室血脉的名声,夜里潜入行宫,预谋不轨。

  • &此时他

    此时他们和几个侍卫一个贴身婢女正躲在一出凹下去的草窝里。

  • 安十分&皇唯一

    “宫里一定出了大事,火既然能烧到这里,那父皇和母后一定是出事了”延安十分担心,他是父皇唯一的皇子,这伙人一定是朝着他来的。

  • 不知怎&,竟有

    就在刚刚,一伙人闯入行宫,延岁和延安被护卫从密道送出行宫,可不知怎么走漏了风声,竟有人追了过来。

  • “既是&,那我

    “既是异域来的商队,那我便称迪若儿,那兄长就叫巧卡吧”延岁曾无事研究过各族的名字,发现这两个名字异族人用的最多。

  • 英急忙&都可保

    “殿下!”秀英急忙抓住延岁的手说“殿下不必,只要让奴穿上殿下的衣物,护卫穿太子殿下的衣物,你二人都可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