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有毒结局  贤妻有毒 leidewen 小说  贤妻有毒好看吗  贤妻有毒男主是谁  贤妻有毒 leidewen  贤妻有毒 小说  贤妻有毒  


 

 弃妇复活,无怨有悔。不求报仇雪恨,但求远离它。即使命运弄人,逃不开,躲不掉,一次次让他们再重遇。她却依旧执着坚守着自己平平淡淡的幸福和快乐。守祠堂的老仆妇按着每天的顺序慢慢擦拭着,嘴中还念念有词。。

段绮罗苦苦的笑了一下,盯着自己牌位,上面只有几个简单的字,‘程门段氏绮罗之位’。而她的边上,原本该有的牌位被拿开了,现在空空如已。也是,曾经死了十八年的人,突然有一天冒了出来,说他没死,他又娶了妻子,还生了孩子,他当然已经用不着牌位了。

“给二爷请安。”青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施了一礼,即使已经脱籍而去,但怎么说也是故主,她不能太失礼的。

“青儿?”一个深沉的声音。绮罗看了过去,程安,曾经自己在程家最大的依恋,没想到,再见已成陌路。

“看您说的,我们二奶奶蒙您照顾着,我外头事忙,也不好总来看她。您有空多给她上柱香,就是帮了我大忙了。”青儿也看向了绮罗的牌位,眼眶瞬间红了。

青儿头也不回的走了,绮罗回头看着两鬓有些花白的程安,曾经不止的想像他老时会是什么样,现在终于看到了,却没有之前的感触,原来这就是心死吗?

这话她不怕告诉阮妈,因为她已经告诉府里的老太太了,并说,这是二奶奶的临终遗愿。老太太总算念了二奶奶的点好,便点头放她们出去。也不收他们的身价银子。青儿也是粗中带细的人,她很清楚,若不事先讲明了,二奶奶给他们的东西也带不走,弄不好,还便宜外人。如今趁着老太太还能管点事,一家子出去了,将来真有事,也不关他们一家子的事了。

青儿跟阮妈告了辞,挎着篮子出去了。

“青姑姑,原本一样的,何苦冒险来换?”阮妈长叹了一声,轻轻掂了一下,重量不同,不过外观相似罢了,青儿跟自己说一声,就是知道满府之人,她只瞒不过她。不然找个由头支她出去,偷偷换了也就罢了。谁还能真为一个牌位追查不成。

守祠堂的老仆妇按着每天的顺序慢慢擦拭着,嘴中还念念有词。

“青姑姑,全家脱籍,二爷……”阮妈有点迟疑。

“回去?”程安愣了一下,想想看,是该回去了。回头恋恋不舍的看看那个还在抓药的女子,她好像跟刚刚一样失了神,可是她会抓药。真是很怪!他拒绝承认,她真的很漂亮。

“我就是让二奶奶记住这个地方,哪怕投胎也绕远点。”青儿厉声说道。

绮罗好容易跌跌撞撞的从包裹之中挣脱了出来,飘在了青儿的身后,她不能离开牌位太远,当初老太太剪下了她的缕头发化成灰,混在金粉之中,写就了她的牌位。她的鬼魂就被禁固在这儿。没想到还真是她当初立下的誓言,生是程家的人,死是程家的鬼,死了,还飘在程家的祠堂里。

从后门出府,青儿的夫婿程槐已经套好了车,女儿坐在车里,小子牵着马,就等着她了。她也不说话,直接踏上车辕,坐好,捧着篮子,对程槐说道,“去正门那儿绕一圈。”

绮罗坐在房梁上,静静的看着老仆妇说着每天府中发生的大小事,她本不认识这位老妇,只是她随着灵位迁进程家后院这间小祠堂后,想不认识都不成了。

“这是去哪?”程安点点头,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程安尴尬的一笑,好一会才摆摆手。

“姑娘,你怎么样?”程安急了,好好的上山打猎,结果遇到一个姑娘昏倒在这儿。结果,现在这个姑娘,竟然会傻傻的看着自己,就像没听到他的叫声。

“二奶奶,我们就绕一圈,您看看就行了,咱们回家了。”程槐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嘟囔了一句,赶车慢慢的离开后门。

“蒙青姑姑惦记了,老婆子愧不敢当。”阮妈忙推辞起来。

楔子

2022-05-13

第七章 仇

2022-05-13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看来尽&娘说道

    “绮娘的手势越来越好了,看来尽得段大夫的真传了。”一个邻居大娘说道。

  • 心里涌&急急向

    而此时,绮罗无比确定的看到,城墙是完整的。难道她真的回到她和程安初相见的时候吗?那么爹娘还在!想到这儿,绮罗心里涌出一股热流,拼命的克制着眼中的酸涩,急急向家奔去。

  • 没看见&见。

    “您的药。”绮罗包好药递给了那位,看下一张药方。对母亲的话当没看见、没听见。

  • ,要不&年轻时

    “二爷,要不请个大夫来看看吧?”年轻版的程槐牵着马站在边上。年轻时比中年时的他,显得更憨厚。

  • &罗压抑

    “没事,娘,我来吧!”绮罗压抑住自己的慌乱,把药筐放到后院里,赶紧出来帮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