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很對不起,我還有事做,我先回家了。」白嫣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向一條隱蔽的小路,到達一間房之後,便推門入去。

「娘親你撐著,我一定會拿到錢帶你去看大夫!」白嫣哽咽地說著,她看着床上瘦弱的娘親,心裏內疚不已,要是自己早些發現娘親患上肺癆,或許她就不會像現在這般痛苦

「砰!」一聲巨響打破了白嫣的思緒,把她從沉思拉回殘酷的現實。

「好。」她冷冷的拋出一個字,心中卻不捨平靜但貧苦的生活

「白姑娘,我猜你現在需要一筆錢。」那男人探頭望入去屋裏,最後目光移到白嫣那哭紅的眼睛

「娘親….」白嫣握緊那躺在床上的女人那又黑又糙的雙手,那褐色的眼睛抹上一抹朦朧,淚水順著臉龐流了下來

「高丞相,有何貴幹?」白嫣看著面前的男人厭惡無比

現在高雁登上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官位,自然再也看不上林葉荷這個正妻

「好極了,快帶白姑娘到房子休息,準備明天進宮選秀!」高雁高興的道,想不到她竟然如此快就妥協了

「你住這裏呀…」那男人一路尾隨,看見那破破舊舊的房子,便抹起那邪惡的笑意,之後便往大路上走向丞相府

「你打呀!」白嫣看著他的手停下了,便知道了他的如意算盤了

「走路不看…路…啊…」那男人抬起頭看著白嫣那恍如被天使親吻過般絕美的臉龐,口中說着的話都不禁結巴

……….

要不是高雁他拋下了白嫣和她娘親兩個人,或許她娘親就不用患上肺癆!

過了一會兒,門外逐漸傳來一陣腳步聲,白嫣知道是他們來了,她主動走向門口打開木門,他們兩母子頓了頓,不過一把男聲就響起來了:「娘,就是這狐狸精,她叫我滾!」

「咯咯。」門外發出兩聲悶響,她只好強忍着眼淚,紅着眼睛去開門

「滾出去,請不要打擾我。」白嫣雖然覺得他這樣說話十有八九林葉荷教的他,不過對着這樣的人也毋須禮禮貌貌地說話

沒多久,一個賣菜的大媽來找白嫣的娘親,卻發現了那顆玉珠,貪欲使那個女人撿起了那顆玉珠放進了自己的袋子,然後就偷偷摸摸地在月色下走了

白嫣想當然並沒把林葉荷當一會事,自己現在對於高雁是隻重要的棋子,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自己

书评(356)

我要评论
  • 白嫣被&心頭肉

    白嫣被高雁的侍衛「送」到房間後,心中一想到她的娘親就是像是缺了一塊心頭肉,這些年哪個人知道娘親為了養活她吃了多少苦?

  • &向丞相

    「你住這裏呀…」那男人一路尾隨,看見那破破舊舊的房子,便抹起那邪惡的笑意,之後便往大路上走向丞相府

  • 的女人&那褐色

    「娘親….」白嫣握緊那躺在床上的女人那又黑又糙的雙手,那褐色的眼睛抹上一抹朦朧,淚水順著臉龐流了下來

  • 」她冷&出一個

    「好。」她冷冷的拋出一個字,心中卻不捨平靜但貧苦的生活

  • 止不住&林葉荷

    「高夫人,好久不見吶,不過我已經不姓高了丶姓白,要去花園逛一逛嗎?」白嫣看到她震驚的樣子,嘴角就止不住的微微上升,林葉荷當初為了趕走她們母女,在她們房裏放完老鼠又是毒蛇的,也不是甚麼善良的人

  • &點不舒

    「噢沒事….只是我肩膊有點不舒服。」那男人看到面前的白嫣,就知道已經找到目標了,看來又有姑娘倒楣了

  • 事做,&我先回

    「很對不起,我還有事做,我先回家了。」白嫣說完之後,就快步走向一條隱蔽的小路,到達一間房之後,便推門入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