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心思修真,怎奈误闯魔门。来都来了,就顺道卧个底。虽然知道这样做没啥用。。

随后秩序俨然。

至少,她总感觉这片石屋子里的不记名弟子们的数量好像并没有仙船上的两百多。

因为她留意到了,一位离她很近的哭泣又尖叫的锦衣少年,成为了飞出去惨叫中的一员。

因为她留意到了,一位离她很近的哭泣又尖叫的锦衣少年,成为了飞出去惨叫中的一员。

偶尔相遇时。

功法!

前者可能会多一点重视。

功法!

不管是向外挤哭泣的还是向内挤激动的人中,很快凭空飞出几人,惨叫着落到了广场空旷的一角。

那是位看着十三四岁的秀丽少女,眉目清明眼神坚毅,她神色中也带着明显警惕,看到胡苏后表情微缓。

希望今天有吃的,或能发辟谷丹。

希望今天有吃的,或能发辟谷丹。

她记得,原主一船两百多人全部是拥有所谓灵根的仙门预备弟子,然后,在被送往仙门的路上被一网成擒。

这位少女胡苏有点印象。

宫殿大门外,广场上。

翻看原主的记忆。

可如果真的见人就杀,毫无逻辑原由的杀,她就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修炼……”

但不能显得太积极。

功法她肯定是需要的。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似乎&两枚一

    隐约中,似乎大殿正门上牌匾中某两枚一直变幻不定的繁复字体快速闪过一道黑色流光。

  • 飞出几&人,惨

    不管是向外挤哭泣的还是向内挤激动的人中,很快凭空飞出几人,惨叫着落到了广场空旷的一角。

  • 们正张&名气氛

    一百多面色惶恐的少年男女们正张惶四望,在莫名气氛中,没有人大声说话或交头接耳,只有人抹着眼泪。

  • 得一脸&甲大汉

    当时有一位长得一脸凶煞的半身黑甲大汉吼着告诉他们,他们从现在起就是魔门顶尖势力七煞宗的不记名弟子了。

  • 到隔壁&来了粗

    幸好,敲门声只是重响了三下就过了,随后她听到隔壁那边也传来了同样的重击敲门,同时也传来了粗吼声指令安排。

  • 赋最差&徒下限

    而隔壁这位少女名叫黎泠,就是天赋最差的听说是四灵根,只勉强够上仙门弟子收徒下限的一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