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也没能摆脱年下的套路

    作者:抱葱

    类别:职场 | 连载

    编辑:清尊素影 | 在读:26277 人



 

 

也比她一年前死于守城之战的丈夫桓羽生死前身上穿的已经不齐整的战服,好上许多。

寒风呼啸。

她还想,搏一搏。

凛冬。

冰冷的剑携裹着寒风捅入身体的那一瞬,真的——好冷。

“主子,您前日吩咐的,将府中的所有蝴蝶兰统统撤走,现在,已经办妥了。”

只是——

最重要的,是有扬家老将军写给朝中其他大臣的共同清君侧的结盟血书。

如锦再次逼近李杳杳。

如锦急忙检查——

“噗!!!!!!!!!!!!!!!!!!!”

李杳杳的血,很浓,很红。

“你!!!!!!!!!!!”如锦气的想再往李杳杳的已经残破的身体上捅上七八个窟窿泄愤。

这血书若是落到月知恩手上——

可是——

“想想你这一路,隐姓埋名,沿街乞讨,遭人白眼,没有身份,像过街老鼠一样,没有身份,连份工都做不了,吃不下,睡不了。你活着,也是个痛苦啊,你说,是不是?”

下一瞬,如锦的剑,便直挺挺的捅进了李杳杳的胸膛。

如锦看着李杳杳原本就冻得惨白的脸蛋在看到手书的一瞬间变得更加煞白,心里很是受用,讥讽李杳杳道,“别白费力气了。省省你的唇舌。我跟了你三天,早已知道,那些账册和书信在你身上了。”

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死在这里,那,还真是,死得轻于鸿毛啊。

是她当时,手把手的教着这字迹的主人读书,习字,看着他的字从歪歪扭扭如同被小鸡抓过一般,到现在的字体方正、遒劲刚毅。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像过&下,睡

    “想想你这一路,隐姓埋名,沿街乞讨,遭人白眼,没有身份,像过街老鼠一样,没有身份,连份工都做不了,吃不下,睡不了。你活着,也是个痛苦啊,你说,是不是?”

  • 可是自&后,李

    可是自从左相被斩首,相府被抄之后,李杳杳已经不知道被多少次这样折辱过了

  • 可怕的&刀的冷

    现在,对而她言,最可怕的,不是又冷又饿,也不是如刀的冷风。

  • 身上背&罪名,

    “你只是个杀人犯,身上背着滔天罪名,你早就没有名声了。”

  • ,截断&前路。

    “别费劲跑了。”如锦重复着这句话,一个轻功腾挪到了李杳杳面前,截断了她的前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