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雨玉屏满长春

    作者:幕咚

    类别:灵异 | 连载

    编辑:诗酒止步 | 在读:17854 人



 

 

“你说什么?”岑灵儿被激怒,当即伸手拿起自己身边的一个茶杯,朝着玉屏这边就浇了过来,那满杯的水都浇在了玉屏的身上。

“下官不敢!”林典仪听到这话,本能的退了一步,当即对着岑尚仪说道,“下官这就去办自己的事情,不敢打扰尚仪大人办公!”

可就在这些姑娘跪下的那一刻,玉屏却因为打盹不知道,也就没有跪下去的意思,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玉屏虽然此刻站着,但是头顶上手撑着的水盆却十分的笨重,这使得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发抖起来。

那水盆过玉屏脑袋之上,靠双手支撑着重量,显得有些吃力,可她依旧没有半点跪下身子去的意思,那副傲骨就如不会打弯一般,直挺挺的屹立在那里。

“真是晦气!”听到玉屏倒地的声音,岑尚仪立刻从椅子上起来,并第一时间对着身边那个二等宫女说道,“找两个人把她拖回去,免得让本座落下一个刻薄宫女的污名!”

“那是她自找的,要不是她当着那样多人的面对我姑姑不敬的话,我姑姑又怎能罚她顶盆?”岑灵儿当即冲着瘦弱小姑娘说道,满脸都是对玉屏的数落,“还有你,秦桂枝,你帮着她和我姑姑做对,就不怕我让姑姑罚你去掖庭局做苦役么?”

二等宫女没有怠慢,当即拿出一根足有四十公分长的香点了起来,并第一时间插在了香炉里,看着那袅袅青烟缓缓升起。

这话一出来,所有女孩子都惊慌失措,尽管不乐意,可也不敢违背岑尚仪的意思,当即跪在了地面上领罚。

“是!”所有女孩都双手食指扣拢,紧贴左边小腹身子微侧而半蹲下去,这是一个极为传统而惯熟的礼节。

其他女孩子看到她,都为她捏了一把冷汗,可她们谁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说什么,毕竟她们都知道在这个偌大的皇宫里面,得罪人那就等同于找死,所以她们除了一个个都诧异的看着玉屏外,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心里嘀咕着那难以想象的悲惨局面即将发生在她们眼前。

她看着玉屏可怜,所以帮着玉屏说了句公道话。

“她性子柔弱,胆子小,在这深宫大院里面还能生存到现在,也算是她的造化了。”岑尚仪听到这句话后当即说道。

“走得倒挺快!”岑尚仪身边的二等宫女见到林典仪走了,立刻嘀咕了一句,眼睛里却不由自主的充满些许得意。

“怎么?想要巴结我了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岑灵儿自以为是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得意。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岑尚仪的侄女!”玉屏顶着虚弱的身体,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当即冲着岑灵儿说道。

其他受罚宫女们处罚时间已经到了,纷纷起身,在掌事姑姑的带领下去了休息的房间,整理房间休息,整个院子中间就剩下玉屏顶着水盆站立在烈日之下。

“当行之礼,大家都不曾慢怠,大人让我们行跪拜之礼,我们之前并未知晓,也不曾学得,若我们都知晓的话,恐怕也用不着到尚仪大人这里讨教了,对吧?”玉屏完全没有被对方的官威吓着,反而有理有节的说出来这样一番话,这样子完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是宫里惩治一些不听话宫女常用的手段,这会岑尚仪用这个方法教训玉屏,目的自然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威,让玉屏这丫头知难而退,不要再自己找不自在,不然她这手里可是有的是手段对付玉屏。

“不是!”林典仪当即回答着说道。她很清楚宫里的规矩,结党勾连那可是要交给慎刑司严办的,所以她不得不小心谨慎着回答。

书评(92)

我要评论
  • 玉屏的&将水端

    岑尚仪身边的一个二等宫女立刻应声,然后招呼人打来一盆满满的水,然后递送到玉屏的面前,那个端水过去的宫女将水端过玉屏的头,直接对着玉屏说道:“伸手端着,水要洒掉一滴,今天午饭便免了!”

  • 你的辩&。

    “本座不想听你的辩解之言,别人跪一个时辰,你跪足两个时辰,半刻不能缺少!”岑尚仪双眼瞪着玉屏,一副吃定了玉屏的样子。

  • &事姑姑

    在这些宫女当中,一个叫做玉屏的少女,她没有出众的才貌,却有着一副疲惫而又慵懒的态度,压根没有听岑尚仪训话,也没有听那些掌事姑姑的教导和谩骂,只顾着自己疲惫的打盹。

  • 让玉屏&己找不

    这是宫里惩治一些不听话宫女常用的手段,这会岑尚仪用这个方法教训玉屏,目的自然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威,让玉屏这丫头知难而退,不要再自己找不自在,不然她这手里可是有的是手段对付玉屏。

  • &课!”

    “巧舌如簧,本座今天到要让你明白在这皇宫大院内必须懂得的顺从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岑尚仪听到这话,立刻板着脸说道,“来人,给她上一课!”

  • 自古道&”玉屏

    “尚仪大人,自古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玉屏倒想替大家问尚仪大人,今日我们的处罚所凭何来?”玉屏腰杆笔直,俨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 如今又&你怎么

    “放肆!胆敢不跪!”岑尚仪之前就对这丫头无视她训话很不满意,如今又见她公然挑衅自己的权威,当即转身走到玉屏的面前,对着玉屏说道,“当真觉得本座心慈手软不会拿你怎么样不成?”

  • 这站着&实在是

    这站着都能打盹,也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她到底是有多么的疲劳困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